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哈福德:自由贸易到底有什么好处?

作者: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蒂姆?哈福德

 
  当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时,我是一名办公室职员。我妻子是辛劳而又没有报酬的全职妈妈。后来,她重新学习,成了一名肖像摄影师。为了让她重返劳动力市场,我们需要聘请一位保姆。这个决定的原因不仅仅在于金钱,但从纯粹的财务角度来讲,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保姆收入低于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因此,通过聘请保姆让我们得以用其他方式赚钱,我们家比以前更富有了。
 
  然而,在家庭里显而易见的道理在另一种背景下却变得奇怪和危险。想象一下:骄傲独立的“哈福德国”拥有一个蓬勃发展的育儿产业(我妻子),但遭到了廉价外国竞争(保姆)的削弱。与保姆的双边贸易出现巨额赤字,“哈福德国”的本土育儿产业遭到毁灭。糟糕!
 
  尽管“哈福德国”的摄影产业从此兴旺发达,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民粹主义者针对的目标。
 
  自由贸易似乎突然失去了支持者。在兴奋的英国脱欧派中,一些人支持自由贸易,确实如此,但有了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呢?因此我认为,有必要提醒我们自己,自由贸易一开始的重要性是什么。
 
  首先也是最基本的认识是,所有的人类文明都建立在某种贸易之上。我不是农民,但幸运的是,我可以用我写的书换取食物和电力,让我煮饭。甚至我的书也依赖其他人造纸、设计文字处理软件、装订书页、设计封面、处理物流……其中一些我可以自己做,不过会很慢也做得不好。而其他事情我连尝试一下都不能。
 
  第二种认识是尽管国际贸易似乎包括与外国人竞争,但把它视为国内制造商之间的竞争往往更有启发性。我的家乡是牛津,那里生产Mini汽车,我们可以将其出口换回法国卡芒贝尔奶酪。但如果退欧后的英国政府决定打击卡芒贝尔奶酪交易怎么办?这并非不可能:内阁大臣利兹•特拉斯(Liz Truss)确实曾经把英国对外国奶酪的依赖描述为“耻辱”。
 
  法国奶酪制造商将受损,但牛津的Mini汽车工厂也会受损。法国人用他们的卡芒贝尔奶酪购买我们的汽车;如果我们购买的卡芒贝尔奶酪减少,意味着他们购买的汽车也会减少。
 
  这不是因为法国的报复。这只是反映出,在英国,有两种制造奶酪的方法:显而易见的方法是养殖奶牛,另一种间接的方法是生产汽车然后用汽车换奶酪。从实际意义来看,英国奶酪行业正直接与英国的汽车行业竞争。如果用关税保护一个行业,就会损害另一个行业。
 
  经济学家对于多数事情意见不一,但几个世纪以来,他们对于自由贸易的好处达成了一致,主要出于以上列出的原因。但一些读者可能隐约意识到这种共识的漏洞——经济学家没有意识到自由贸易有时也是件坏事吗?
 
  基本上,答案是否定的,经济学家仍完全相信国际贸易的好处。但有一些警示。首先,现代贸易协议往往包含大量与关税无关的规则,比如食品安全、金融监管、知识产权规则。
 
  其中一些规则与贸易本身密切相关:海关的长期争执会像边境关税一样限制贸易。但还有一些规则几乎与贸易无关,有时这些规则非常糟糕。因此你可以支持自由贸易,同时反对一些“自由贸易”协议,就像很多经济学家那样。
 
  经济学家戴维•奥托尔(David Autor)、戴维•多恩(David Dorn)和戈登•汉森(Gordon Hanson)发表的重要论文《中国冲击》(The China Shock)颇具说服力地展示了,受中国竞争影响尤其严重的美国制造业遭受的打击是惨重和持久的。就像“哈福德国”的育儿产业一样,它们被彻底摧毁了。对于一位经济学家而言,这并不意外。意外的是,在最初的冲击过去很多年后,人们没有成功接受再培训或换地方,找到新的好工作。美国经济比多数国家都更灵活,但它没有我们想象的灵活。
 
  人们不禁要问,英国经济有多容易用更全球性的模式来取代根深蒂固的欧盟内贸易模式。这些变革可能是痛苦的。
 
  但从更深的角度来看,贸易只是另一种生产技术,这种技术把Mini汽车变成了卡芒贝尔奶酪。与所有生产技术一样,它让我们变得更为富有。但它产生赢家和输家,赢家可能会把好运当作理所当然,而输家强烈意识到他们失去了什么。输家也有投票权。如果他们对中国感到不满,那么让我们看看如果自动驾驶汽车让数百万卡车和出租车司机失业会发生什么。
 
  我们需要找到应对现代世界压力的更好办法。“建隔离墙”显然是一种容易让人买账的想法,但它并非一项有帮助的政策。我们的国际贸易体系一直帮助推动着繁荣与和平。如果它出了问题,那将令人惋惜。
 
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