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刘力臻:如何看待“IT生产力悖论”

作者:东北师范大学经济学院 刘力臻

  “IT生产力悖论”(IT Productivity Paradox)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索罗教授于1987年提出的,意指IT投资与生产率提升间存在相悖现象。30多年来IT投资对企业绩效影响研究并未得到共识。今年两会期间,传统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互掐,以及我国经济出现的互联网企业的不良竞争对实体企业的挤压现象,使“IT生产力悖论”再次被提及。可见,对“IT生产力悖论”的辨析,有利于认清事物的本质。

 
  “IT生产力悖论”是个伪题——电商不会给实体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以IT(信息技术)为起点的互联网技术,都是提升劳动生产力的利器。一个典型的案例是,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IT产业曾经给美国带来了10年辉煌的“新经济”,由此全方位地提升了美国的劳动生产率,不仅实体经济利润普遍提高,也给美国财政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以至于在美国“新经济”时代,化解了数十年财政赤字的难题,甚至一度出现了财政收支盈余。然而,任何产业的发展包括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都要避免产能过剩,避免泡沫化,否则必然受到经济规律的惩罚。2000年,美国IT产业的泡沫化不仅断送了自身的繁荣,甚至间接地为经济危机埋下祸根。在中国,电商去中介化及信息对称的低成本运营,给商业实体店带来了巨大冲击,但这并不会打压实体经济,因为互联网几乎可以覆盖所有的实体产业,并使其在互联网化中提升了劳动生产率。大量数据证实IT——互联网给实体经济带来巨大收益,却没有数据能证明IT——互联网会降低劳动生产率。然而,任何时候要保持经济平稳发展,都要避免恶性竞争,避免过度垄断,否则就会给实体经济、虚拟经济及新经济带来损害。
 
  “IT生产力悖论”现象的出现——祸根在于过度垄断和不公平经济竞争 如前所述,IT——互联网不会影响生产力发展,但为什么会出现某种“IT生产力悖论”的现象呢?主要原因在于过度垄断和不公平竞争的横行。由于互联网运营是信息技术软硬件发展创新的产物,于是在创新的名义下,各种免费销售、红包销售、补贴销售、低于成本价以下销售、烧钱大战等不良竞争手段,不仅躲过了监管,甚至被推崇为互联网思维。这种情况给监管,机构、消费者、互联网企业三者均带来负面影响。整个中国都在低层次的低价竞争中煎熬。那些非常有创意的、新颖的、便利化的、多姿多彩的互联网产品几乎找不到正当的盈利模式。长此以往新经济发展必会受阻。“天下没有不付费的午餐”。前期的免费会在垄断形成后的高价中抵消;超高速的经济增长会以高通货膨胀为代价,消费者的钱会在无形中贬值。事实上,不是IT、互联网企业打压了实体经济,是不正当竞争和独角兽式的过度垄断打压了实体经济!
 
  振兴实体经济——须找准问题的症结和振兴的路径 现阶段实体经济不振有四大病根:一是产业结构严重失衡。二是传统产能过剩。三是生产方式粗放。四是市场经济秩序混乱。然而转型升级、去产能、生产方式细化都属于结构调整,而市场秩序构建则属于制度创新和法律规范的范畴,所有这些都不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痛苦的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过程。
 
  那么,振兴实体经济的路径在哪里?首先要深化改革,做足减法:减少国有经济比重恢复民间经济活力、减少行政机构降低财政支出、减税免费大幅减轻企业负担,让企业有利可图;其次,创新驱动,做足加法:实体经济必须拥抱互联网,拥抱人工智能,拥抱创新创意,拥抱低碳绿色,才是振兴的路径;再次,均衡发展,调好比例:处理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货币金融经济)的比例、直接金融与间接金融的比例、产业结构升级的三产比例、内外经济均衡发展的比例等。
 
  以商业的实体店为例,曾经的商业霸主——百货商店、超级市场、大型卖场、商业广场、购物中心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无法同无中介的电商竞争,但只要发挥自身的优势,同样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商业实体店的振兴之路在于,首先,建立内部利益驱动机制,解决内生动力问题。其次,追求互联网化,实现O2O(线下线上)对接、周边辐射和信息化管理。第三,走高端路线,销售高档、高质、高价产品,避开电商低价商品的营销领域。第四,开拓体验经济的路径,使实体商场成为精彩的体验经济的中心。
 
《社会科学报》总第1551期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