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卓勇良:努力促进经济筑底及"浅V"回升

作者:浙江省信息化和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首席专家 卓勇良

  2017年中国经济发展,需努力构建新常态下的新均衡。去失衡,建均衡,筑底部,强预期,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这既是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的具体要求,也是稳中求进的具体表述。努力终结经济下行,及早展开新一轮较好增长,努力促进经济筑底。
 
  经济或正进入筑底阶段  观察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要财务指标,2016年以来均有不同程度回升,具有明显筑底迹象。如主营业务收入累计同比增长,2月份为1.0%,10月份上升为3.9%;存货累计同比增长,2月份为1.0%,10月份上升为3.9%;产成品累计同比增长,4月份为负1%,10月份为1.4%;利润累计同比增速亦逐月提高。
 
  筑底意味着经济新常态下的新均衡正在形成。所谓新均衡,是指在企业保持正常或较好财务状况下,总产出与需求结构变动及其增长放慢相适应的稳步增长。因此,新均衡应有三个基本标志:一是出口占比下降,二是居民收入及居民消费地位上升,三是企业利润及投资正常增长。当然还有其他一些要求,如金融格局保持稳定,以及股市、债市、汇市和楼市基本稳定,但前三者无疑是基本面和支撑性的。
 
  当前状况下,形成和保持经济新常态下的新均衡,关键是做到四条:一是积极促进经济发展回复到内需主导发展上来,二是积极促进经济发展回复到消费主导发展上来,三是全面增强多层面引进及自主创新,四是积极保持金融等的稳定和风险控制。上述前两者已逐步做到及显现,后两者或有较多问题,但第四者近几年总体可控。
 
  积极促进“浅V”回升  正是以上述分析为基础,提出促进“浅V”回升判断。中国经济自2011年至今,形象而言应是一种“雷电型回落”。如果关于经济进入底部的判断成立,则2017年及下一阶段,完全有可能出现增速曲线稍有向上的“浅V”回升,形成经济自1998年走出低谷以来的新一波次较好增长。
 
  2017年商品出口或仍将充满不确定性,但2011年以来已消化吸收了相当部分不利因素。按美元计算,2015年出口负增长2.8%,2016年1至10月累计负增长7.7%。2017年在人民币大幅贬值情况下,出口完全有可能保持2016年的甚至稍好一点的水平,且出口相当于GDP比重有下降,对国内经济影响已有所减少。
 
  工业投资增长大致已回落至底部。随着企业利润持续两位数增长,生产者价格开始上升,投资预期亦将转好。全国民间投资已持续3个月回升,或可证明这一点。工资增长或将持续快于GDP增长。如果出口增长不出现大的回落,投资增长将有所回升,加之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将从2018年增加到600万以上,居民人均收入有望继续相对较快增长。这虽不利于企业,但鉴于中国经济“遍地是黄金”,尚不至于较大影响企业生产经营。反而因消费稳定增长,有利于促进企业销售增长,给中国经济带来持续积极影响。2017年经济工作思路,关键是坚定信心,加快转型。应进一步关注以下问题:
 
  政府转型是经济社会转型关键  首先是各级政府思想观念转型。正视经济社会格局的根本性重大变化,正视经济发展放慢现实,正视2017年错综复杂形势,坚信活力在民间。政府的关键是保护产权,规范和监管市场,增强和提高服务效能。注意控制政府欲望,防止政府看得见的手乱动。其次是领导经济的方式转型。积极实施“三个解放”,即如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的,“进一步解放思想,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社会活力”。第三是服务企业的方式转型。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亲”和“清”要求,领导干部积极与企业家交朋友,但决不仅仅与少数企业家交朋友;领导干部洁身自好,但关键时刻敢于担当决策。服务企业的关键是打造环境,努力降低机构和个人的投资和商务成本。加快市场化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依法依规增强政府打造环境的积极作用。
 
  以实际行动改变企业继续主动收缩状况  当前经济形势的一个特点是企业主动收缩生产经营,形成低水平增长下的微观均衡。这虽有利于企业增强抵御风险能力,但在当前局面下也对宏观经济有不利影响。如所有企业均取“现金为王”策略,则将是灾难性的。在如何优化企业预期,增强信心,增加投资等方面,“一个行动胜于一打宣言”,关键是出台有“干货”并能较好贯彻实施的政策举措,同时就企业关注的长期问题,加快推进全面深化改革。
 
  注重减轻企业负担。严格控制政府支出,开源节流,积极在地方政府力所能及范围内减轻企业税费负担。不提倡“应收尽收”,提倡“能宽则宽”。争取在“十三五”时期内,财政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不再出现提高,理想状态是有所下降。注重城乡居民收入增长。本轮经济下行之所以难以“触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居民收入增长相对加快。政府所要做的,既不偏向于资本,也不偏向于劳动,严格依法保护资本和劳动的各自权益。与此同时,积极注重改善低收入群体生存环境,增强就业培训和介绍机制建设。
 
  注重政府及政府性投资。积极调查研究,展开课题和规划研究,创造和发掘投资机会,把尽可能多的项目用于吸引和促进民间投资增长,积极以政府和政府性投资撬动民间投资。同时注重政府性投资的现金流和项目综合效益,强化预算约束。注重国企改革。尽管国企比重已较低,但一些国企行为对市场机制仍有较多扭曲。诸如项目投标不讲求现金流和未来综合效益,片面追求规模;工程承包不讲求效益和财务平衡,但求营收做大等。再如以较小经济规模获得较多贷款,形成对于民间企业特别是对小微企业贷款的挤出效应。对国企管理套用行政部门管理模式,影响企业活力。
 
  注重金融改革。当前贷款责任制严重影响业务人员积极性。建议有关部门督促商业银行加强系统内统筹协调,抱团应对实体经济的贷款扩张。对一些确实不是主观因素导致的呆坏账,不应笼统由业务人员及其所在支行承担经济责任。
 
《社会科学报》总第1554期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