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易宪容:稳固经济动能重点在管制

作者: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原主任 易宪容

稳固经济动能重在对资金流出的有效管制
 
  自8月1日至今,人民币已连续突破6.7,6.6,6.5三大整数关口,进入6.4时代。特别是在9月8日,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更是猛烈。当天,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大幅上涨了237基点,报6.5032,实现了“10连涨”,也为2016年5月12日以来最高。同时,当天在岸人民币(CNY)升破6.45关口,10天来暴涨2000点,离岸人民币(CNH)也突破了6.5大关,也一度创下近18个月新高。9月9日,央行发布文件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即9月11日起,外汇准备金率从20%调整为0。
 
资金管制政策初见成效
 
  有分析认为,这有利于降低企业远期购汇的财务成本,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等。但实际上,政策的核心或实质,是央行希望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而不是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过快升值,也不是要让人民币重新回到单边升值的道路上。因为,2016年上半年,面对人民币的持续贬值,央行推出了增加外汇风险准备金的政策,该政策自2016年8月15日起,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的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外与其客户开展远期卖汇业务。产生的头寸在银行间外汇市场平盘后,按月对其上一月平盘额交纳外汇风险准备金,准备金率为20%,准备金利率为零。其政策的根本就是为了弱化国内企业在人民币贬值时做空人民币所导致的恶性循环。而现在把外汇准备金率从20%调整为0,其作用正好是反方向的,即在人民币过度升值时遏制国内企业通过外汇远期市场进一步推动人民币汇率上升,造成人民币过度升值。
 
  我曾指出,今年5月底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6.90升至突破6.45,在将近3个月的时间内单边升了4000多个基点。尽管其原因是多方向的,但是主要还是美元过度贬值的结果。美元的贬值,对于非美元来说,人民币自然会升值。但是对于一篮子汇率来看,人民币升值的幅度不会这样明显,甚至于对欧元来说,人民币对美元幅度远低于欧元。不过,也应该看到,人民币一旦走上升值之路,国内企业做多人民币则会风生水起,这也是最近一个多月的时间人民币对美元快速升值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预期能够逆转,既有外部的因素,如美元弱势、全球经济好转,也有国内的因素,如国内经济增长已经企稳、去产能的过程基本上完成,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正在形成等,但最为重要的原因应该是一系列对资金流出有效控制的结果。如果没有这一系列的对资金管制政策推出,人民币贬值预期仅是依靠外部因素是无法实现逆转的。
 
汇率问题是国家利益关系的重大博弈
 
  汇率的问题既与实体经济有关联,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的利益关系的重大博弈,特别是在当前国际汇率市场有98%以上的汇率交易与实质性贸易资金流动没有关联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因此,从近几年中国所进行的一系列汇率制度改革的情况来看,汇率政策基本上是围绕着国家的重大利益来转。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情况下,政府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因为,对于当前人民币的汇率水平到底在哪个水平上更为合适,当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思考。
 
  一是面对着当前国际市场的一系列不确定性,特别是美国政府政策的一系列不确定性及中国的需要,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稳定是最为重要的策略,既不过度贬值,也不过度升值。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以不变应万变。而人民币汇率稳定也是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最好的时机。
 
  二是无论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还是中国正在推行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肯定需要一种强势的人民币汇率,特别是对美元的强势更是重要。正如2015年811汇率制度改革后人民币的持续贬值,让人民币的国际化受阻,香港市场人民币的存款下降了60%以上,而直到最近这种情况才有所缓解。没有哪个国家及哪家企业愿意持有将会贬值的货币。所以,改变人民币持续贬值的态势是必然。2016年以来政府推出的一系列的稳定汇率的措施基本上达到此目的。
 
  三是改变人民币过度贬值态势也不能够让人民币过度升值。因为,尽管汇率的变化不能够全然影响一个国家的进出口贸易,但一定程度的影响也不可小视。特别对于中国来说,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运营成本及劳动力工资全面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企业与东南亚国家相比,其竞争力越来越弱。如果人民币过度升值,如今年五月以来这种速度升值,很容易把中国不少出口企业的微薄的利润吃掉,而引发一些问题。
 
《社会科学报》总第1577期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