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喻中:新型人工智能面临三大法律难题

作者: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喻 中

新型人工智能面临哪些法律难题
 
◤ 11月15日,科技部在京召开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暨重大科技项目启动会,宣布了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名单。未来,人工智能带来的变化乃至颠覆将会越来越大,也将给社会治理、法律伦理、经济安全等领域带来更多的挑战。也正因此,对于人工智能的批判性思考一直没有停歇。至少,科技能改变生活,但不能取代生活。
 

WDCM上传图片

 
  在当下,人工智能是举世关注的前沿话题。但是,人工智能又是一个含义宽泛的概念,举凡人工制造的智能设备,譬如智能手机、个人电脑,甚至自动洗衣机、自动扫地机,都可以归属于人工智能的存在形态。当然,手机、电脑、扫地机这些智能设备,还没有在法律上带来明显的难题。可能为人类社会带来法律难题的主要是新型的人工智能,譬如自动驾驶汽车,譬如有翻译功能、对话功能、能够表达情绪的机器人,等等。这样的人工智能进入实际生活,就会带来明显的法律难题,需要我们未雨绸缪,提前思考与应对。
 
  首先是权利主体问题。更具体地说,高度智能的机器人能够成为法律上的权利主体吗?所谓权利主体,是指享受权利、承担义务的主体。这样的权利主体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法律拟制的人,亦即法人。这就是说,法律拟制的人,譬如公司,是可以成为权利主体的。那么,智能机器人呢?它当然不是自然人,它能否成为法律拟制意义上的另一种“法人”?这就是一个新问题。当人工智能还处于初级阶段的时候,这个问题还不会出现。但是,如果智能机器人有痛苦和喜悦的感受,能够相对独立地思考,甚至有“干坏事”的冲动。那么,它似乎也具有了“人”的某些特征。在这种情况下,智能机器人是否有可能成为法律关系的主体?智能机器人能够相对独立地享受权利、承担义务吗?——就像公司那样享受权利、承担义务?如果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那么,什么样的机器人,或者说智能达到何种程度的机器人,有资格成为相对独立的权利主体?如何设定智能机器人的权利与义务?
 
  其次是利益分享问题。人工智能产品在方便人类生活的同时,能够创造巨大的经济利益,那么这些新增利益如何分享?一家公司生产了一种具有翻译功能的智能机器人,并把它卖给了用户,用户向生产商付了货款。从形式上看,商品的交易到此已经完成了。但在社会生活中,利益的分享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才刚刚开始,由此导致的相关问题是:由于购置了具有翻译功能的智能机器人,以前雇用的专职翻译只好解雇。如果这样的智能机器人足够多、足够智能,那么,所有的人工翻译都不再需要了,这将导致多少翻译人员失业?按照同样的逻辑,自动驾驶也将导致驾驶员失业,只要智能向哪个行业延伸,那个行业就会出现明显的失业现象。在这样的前景面前,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实现人工智能产业的利益分享?人工智能产业获得的收益,应当由哪些群体来分享?应当对哪些群体进行补偿?由于人工智能产业的跨国经营,这个产业涉及的利益分享甚至可能是跨国界的。
 
  再次是风险共担问题。人工智能既然是高度智能的,它必然能够高度方便人类的生活。但是,万事万物都是收益与风险共存,而且同比例增长:汽车方便了人类的出行,但每年因车祸伤亡的人数也是触目惊心的。原子能可以产生巨大的能量,但原子弹造成的威胁也是巨大的。人工智能也是这样,自动驾驶汽车是高度智能的汽车,但是如果让你乘坐这样的汽车驶向高速路,你是不是就没有一丝顾虑?你可能会想:这家伙的反应足够敏捷吗?万一程序失灵,岂不车毁人亡?已经设定的程序能否应对所有可能出现的状况?等等。自动驾驶汽车面临诸多的风险,智能翻译机器人同样会面临这样的风险:翻译机器人能够处理标准的“普通话”,它能否处理千差万别的“方言”、“俚语”?它能够处理字面含义,它能否处理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翻译过程中造成的误解、误译和误会由谁买单?试想:一个国家领导人、一个企业老总,能否只带着一个翻译机器人跟外国人讨论国事或商事?由此可见,人工智能产业中的风险分担问题也是一个复杂的法律问题。
 
  应当积极地推动人工智能不断向前发展,但这个产业面临的法律难题,需要更多的人来关注和研究,这是人工智能产业有序发展的前提与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