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2018全球经济:逐步重回强劲轨道

作者:熊一舟 编译

 
编者按:近日,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在纽约总部发布了《2018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World Economic Situation and Prospects 2018, WESP)。报告着眼于2017年全球经济发展形势,对2018年世界经济的发展前景作出了基本判断,从全球宏观经济发展前景、可持续发展目标、不确定性和风险以及政策挑战与发展四个方面,对全球宏观经济的基本走势和2018年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挑战与应对策略等重大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
 

WDCM上传图片

 
世界经济正在逐步走强
 
  过去十年,全球经历了一系列影响广泛的经济危机和负面冲击,先是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继而是2010-2012年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2014-2016年的全球商品价格调整。随着这些危机及其持续影响的消退,世界经济正逐步走强,为消除阻碍可持续发展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方面的长期问题提供了更广阔的政策调整空间。
 
  预计2017年的全球经济增速可达3%,与2016年的2.4%相比,经济提速十分显著,这也是自2011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速最高的一年。许多国家的劳动力市场指标持续改善,与2016年相比,全球约三分之二的国家在2017年实现了较强的经济增长。从全球范围来看,2018年和2019年有望继续保持3%的经济增速。东亚和南亚仍将是世界上最具经济活力和增长速度最快的区域,2017年东亚和南亚区域GDP增长为6.0%,高于世界其他区域。中国2017年的经济增长将达到6.8%,在强劲内需和宽松的宏观政策带动下,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将保持稳定。不过,由于中国正处于平衡经济发展的过程,其经济增速将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微调至6.5%和6.3%。
 
  当前,全球总产值增长加速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几个发达国家的强劲增长,美国2017年的经济增长预计达到2.2%,2018年和2019年的增速预计将稳定在2.1%。与2016年的1.5%相比,这一增速表明经济获得了明显改善,这主要是通过加大工商业投资实现的。欧洲经济活动也十分强劲,2018年的GDP增长预计将达到2.1%,居民消费的增加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2017年日本的经济增速超出人们的预期,达到1.7%,日本政府持续的宏观政策刺激和内需的快速增长推动、实现了这一强劲的增长。阿根廷、巴西、尼日利亚和俄联邦国家从经济衰退中逐渐恢复,为2016-2017年全球经济的增长贡献了约三分之一。
 
  但是,近期的经济增长在不同国家和地区间的分布并不均衡,世界上的许多地方仍没有实现经济的健康增长。许多商品出口国的经济前景仍充满挑战,这意味着那些过度依赖某些自然资源的国家仍易受到经济繁荣与萧条的交替循环的影响。此外,全球经济的长期潜力仍然处在全球金融危机后投资不足和生产力增长水平低的不良影响之下。
 
破解阻碍可持续发展的结构性问题
 
  全球经济复苏的速度不一,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前景尚不明朗。近期许多国家的经济遇到困难,2016年四个主要发展中区域的平均收入均有所下降。从2017年至2019年,预计中非、南部非洲、西非、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人均GDP将进一步降低或出现极缓慢的增长,这些地区总共有2.75亿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这表明,解决一些阻碍可持续发展的长期性和结构性问题,并确保实现消除贫困和为所有人创造体面的就业机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如果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到2030年,非洲总人口中将有四分之一陷入极端贫困之中。
 
  近期,只有极个别最不发达国家有望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至少7%”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在更多最不发达国家进行更高水平的投资,通过协同使用国内与国际、公共与私人资源,最不发达国家能够获得更多必要的金融资源。然而,众多最不发达国家的快速发展受到了体制缺陷和基础设施不足的阻碍,更容易受到与气候和自然灾害相关的事件的影响,同时也面临安全与政治不确定性的诸多挑战。必须消除这些障碍,确保有限的资金能够有效运用于生产性投资之中。在过去二十年间,减贫目标主要在亚洲大规模经济体获得了进展,如中国。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亚洲人口已经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15亿下降到了目前的约3亿。基于模型的研究表明,到2030年,这一数字还将减半,到时,亚洲所有人口中仅有3%生活在极端贫困中。
 
  经济增长的提速也带来了环境成本的提高。与气候相关的冲击事件发生频率日益增加,构建应对气候变化的恢复能力和减缓环境恶化的速度已成为当务之急。尽管在2013-2016年,全球与能源相关的碳排放水平保持不变,但国内生产总值的高速增长很有可能将导致更高的排放水平。国际船运和航空运输的碳排放并未处在《巴黎协定》的监管之下,而在过去25年间,这两个行业的碳排放增长速度要大于公路运输。尽管船运业和航空运输业已经采取了措施控制空气污染水平,但尚不清楚目前的政策是否足以减少排放,满足《巴黎协定》制定的目标的排放水平要求。
 
  全球在向可持续能源过渡方面正在逐步取得成效,可再生能源占近期所有装机容量的一半以上,但仅占全球发电量的约11%。中国仍是世界上可再生能源的最大投资者,2017年,澳大利亚、中国、德国、墨西哥、英国和美国对大型风电项目进行了投资。当前,许多国家,尤其是非洲的众多国家,仍面临严重的能源短缺问题,因此通过制定明智的政策和进行充分的投资来推动对环境友好的可持续增长仍有巨大的潜力。
 
世界仍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和风险
 
  尽管自金融危机以来,全球面临的许多重大问题已逐步消除,但世界仍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和风险。政策不确定性的阴云持续笼罩全球贸易、发展援助、移民和气候目标的前景,并有可能延缓全球投资和生产力在更广泛领域的复苏。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将强化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的政策趋势,全球流动性的增强和借贷成本的降低导致全球债务水平的进一步提高,一旦发生全球流动性收紧或资本突然撤出的情况,许多发展中经济体——特别是那些拥有更开放市场的经济体——就将面临极大的风险。
 
  在对全球化日益增长的不满中,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将对全球贸易前景带来严重威胁,还有可能对全球增长造成不利影响。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贸易限制性措施的使用都有所增加。由于贸易、投资与生产性增长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因此这一趋势将阻碍全球经济更强劲、更具可持续性的复苏。
 
  目前,全球一些主要贸易关系的调整引发了人们对贸易壁垒和争端升级的忧虑。英国决定脱离欧盟,美国决定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重新谈判,并要求重新评估美国参与的其他贸易协定的条款。如果这些举动招致其他国家的报复性措施,其不利影响将被放大。由于贸易、投资和生产力增长之间存在互补关系,限制性的贸易环境将对经济增长产生不利影响。因此,各国应采取相应政策促进双边贸易合作,从双边贸易中获取最大利益。
 
  世界数个地区不断上升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与气候相关的灾害事件频发,将使全球经济面临下行风险。从全球范围来看,朝核危机的升级与中东局势的紧张,特别是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紧张局势,值得特别关注。2017年,朝鲜半岛紧张局势严重升级。尽管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仍较低,但对紧张局势的担忧对全球投资者造成严重影响,导致更大范围的金融波动。这一风险对东亚地区经济影响尤其严重。在世界上的许多其他地方,暴力冲突或政治不稳定阻止了朝着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展。
 
更广阔的政策调整空间有待被打开
 
  由于存在许多风险和不确定性,目前经济环境中的首要问题是调整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周期,促进金融市场的稳定和解决商品价格错位导致的负面冲击等问题。调整政策,解决这些挑战,实现发展目标收益的最大化,能够进一步刺激投资,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实现可持续的中期经济增长目标。当前对教育、扩大医保范围、应对气候变化、改善体制缺陷和促进金融与数字包容性的投资将有助于推动短期内经济的增长和就业机会的增加。此外,这些投资还将推动实现社会和环境目标,提升可持续增长的长期潜力。决策者应当抓住当前宏观经济的有利形势,着力聚焦几个具体领域的工作:
 
  首先,在那些严重依赖一些基本商品的国家,实现经济多样化的需求无论怎样强调都不过分。近期商品价格的调整造成的重大经济成本就证实了这一点。其次,努力消除不平等对于确保均衡和可持续发展是极为关键的。这就要求有关经济体在短期政策制定方面注重提高最贫困人口的生活质量,在长期政策方面注重解决机会不均等的问题。如对儿童早教进行投资,扩大医保和受教育范围,以及对乡村道路和电力设施进行投资。第三个关键领域是调整全球金融结构,使之符合《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议程》。这就需要为可持续金融构建一个新的框架,逐步从当前的聚焦短期收益转向长期价值创造的目标,并承担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宏观审慎政策、货币、金融和外汇政策能够推动实现这些目标,促进金融稳定性并遏制金融风险的升级。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0期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