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推进全球整体化治理

作者: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 常 健

 

WDCM上传图片

 

  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一方面使全球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另一方面也导致了出现全球性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危机的可能性。如何防止全球性的危机,使人类社会能够延续存在、和睦相处和持续发展,是全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和课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解决人类社会危机的中国方案,对于制约西方霸权主义、推进全球整体化治理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从输赢分化到休戚与共
 
  经济的全球化发展,导致国与国之间关系呈现出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各国利益的多元分化,二是各国利益的相互依赖加深。所谓利益的多元分化,是指在全球化的经济交往中,各国在资源禀赋、生产能力等方面的差异,导致在全球化的经济交往中扮演的角色不同,获得利益的方式不同,获得利益的多少也不同。所谓利益的相互依赖加深,是指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世界各国的经济普遍联系起来,一国经济出现问题,就可能会使世界其他国家的经济出现剧烈动荡。随着全球化不断扩展,各国相互依存的程度日益加深,通过资本、商品、信息、观念等构成了一个“相互依赖网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种紧密联系是前所未有的。
 
  全球化时代这种高度分化又深度相互依赖的利益格局,使整个人类的命运前所未有地联系在一起。任何一个国家出现的问题,会迅速传导到世界其他国家。原先只是某个国家单独遇到的威胁,现在却会转变为对所有国家的共同威胁。例如,当一个国家的人民面临基本生存和战争的威胁时,所形成的难民潮、恐怖袭击可能会对其他国家和人民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又如,当一些国家在经济发展上处于极度落后的地位时,可能会影响到世界其他经济体的可持续发展;再如,当代出现的环境和生态问题,其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范围,它对整个世界甚至人类的子孙后代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此外,当一个国家出现经济危机时,往往会使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在这样的共同威胁面前,各个国家人民的利益和命运被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系在一起,一损俱损,休戚与共。人们逐渐认识到人类社会在面对这些共同威胁时其实是一个整体,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而独善其身,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自解决这些问题。
 
  “命运”一词,按照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是指人的生死、贫富、祸福、苦乐遭遇。在全球化的新阶段,人类命运与共表现在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的各个方面。在经济上,任何国家的经济危机都会迅速传播和扩散,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全球经济的剧烈动荡;在政治上,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和军事干预,导致极端主义崛起,发达国家接连遭遇恐怖袭击,整个世界也面临恐怖主义的威胁;在社会方面,西方国家支持怂恿一些国家的反政府力量,而这些国家的社会动荡导致的难民潮却使西方国家本身的治安陷入紧急状态;在文化方面,西方国家长期营造的西方文化优越感和对其他文化的污名化,导致全球的文化和宗教冲突升级,也使西方国家内部的多元文化和多种宗教之间的冲突加剧;在生态环境方面,环境污染、全球变暧、资源枯竭对各国的经济可持续发展和人民的生命健康都构成了严重的威胁。所有这些现象都昭示着输赢分化的全球化时代行将结束,而休戚与共的全球化新时代正在到来。  
 
对全球治理提出新要求
 
  全球化新阶段呈现的这种人类利益休戚与共的新格局,迫切要求对国际秩序进行整体化治理。如果缺乏整体化全球治理,各国从理性原则出发,必然会全力促进本国利益的最大化。在人类利益休戚与共的新格局中,各国的这种理性选择不仅不能达成人类整体利益的最大化,而且经常形成双输的博弈结局,陷入“囚徒困境”。整体化全球治理的目标,是协调各国的行动选择,使各国从人类整体利益出发来约束自身利益实现的方式,最终达到人类整体利益的最大化与各国人民利益的合理实现,实现各国的合作共赢。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不仅反映了世界利益关系格局的这种新变化,而且提示了在人类命运休戚与共的现实环境下如何建构与之相适应的新型全球关系,它是我们对未来人类社会的愿景。在命运与共的全球化新阶段,不同国家、人民、民族的生死、贫富、祸福、苦乐遭遇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他国贫困、动荡、衰落也会使本国陷入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危机。因此,只有相互扶助、相互促进、利益共享,才能共同发展、共同繁荣、共保安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要求改变现实世界恃强凌弱的霸权主义全球治理结构,建立共商共建共享的新型全球治理结构,这体现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和生态环境各个方面。
 
  在经济上,人类命运共同体要求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利益共享,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兼顾他方利益;各国要同舟共济,而不是以邻为壑,搞贸易保护主义,画地为牢。推动建设一个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经济全球化,既要做大蛋糕,更要分好蛋糕,着力解决公平公正问题。在政治上,它要求主权平等,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主权和尊严必须得到尊重;推动各国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推进国际关系民主化,各国平等参与决策,世界命运由各国共同掌握,国际规则由各国共同书写,全球事务由各国共同治理;通过沟通协商化解分歧,通过政治谈判解决冲突。
 
  在社会上,它要求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一国的安全不能建立在别国的动荡之上,他国的威胁也可能成为本国的挑战。邻居出了问题,不能光想着扎好自家篱笆,而应该去帮一把。应建立全球反恐统一战线,为各国人民撑起安全伞。在文化上,它要求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不同种族、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文明群体并存。文明不应有高下、优劣之分而只有特色、地域之别。每种文明都有其独特魅力和深厚底蕴,都是人类的精神瑰宝。不同文明应取长补短、共同进步,文明差异不应该成为世界冲突的根源,而应该成为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在生态环境方面,它要求绿色、低碳、循环、可持续的生产生活方式,平衡推进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不断开拓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5期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