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陈文玲:世界经济将渐次走入复苏新周期

作者: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 陈文玲

 
  国际金融危机到目前经历了十年,国际经济和国际贸易一直在底部徘徊,从2016年开始到2017年,已经出现了一个柔性的拐点。这个拐点不是一个非常陡峭的拐点,而是一个比较平滑的拐点,但是世界经济已渐次进入了复苏的周期。
 
  全球三大组织OECD、IMF和世界银行分别对2017年、2018年经济形势做出了预测,预测结果都是相同的,就是世界经济已经开始复苏。OECD对45个国家情况调查表明,45个国家经济全部是正增长;IMF对所有的经济体进行了预测,75%的经济体是处于增长或复苏状态;世界银行对2017年经济增长预测,将增长3.6%,IMF预测增长3.6%,OECD预测增长3.34%。我们此前提出2017年世界经济复苏,现在看来是对的,拐点基本形成。国际贸易也开始复苏,国际贸易2008年之前十年,它的增速平均7%,2009到2016年年均增长不到3%,2016年1.7%,2017年WTO组织和IMF预测,都会在4%以上。世界贸易的增长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发动机和主要的拉动力量。
 
全球进入第五轮制造业转移新周期
 
  新兴经济体的增速快于发达经济体,从整体上看,新兴经济体在2017年经济增速可以达到4.6%,2018年会达到4.9%,分别高于发达国家的2.2%和2.3%。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当然,其中最主要的拉动力量是中国,因为中国从2008年到现在,对世界经济增量的贡献,年度平均都在30%以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引用了这个数字,中国从2012年到2017年,年均GDP增速是7.2%,对世界经济增长的拉动力量平均在30%以上。所以,这几大因素决定了世界经济会渐次走入复苏的新周期。
 
  全球性宽松货币政策基本结束,以美国缩表升息为标志,缓慢地进入了新一轮升息减债去杠杆这样的新周期。这个周期也是比较明显的,美国2014年宣布结束四轮宽松货币政策。美国的缩表去年十月份已经开始了,开始的时候是100亿美元,以后每季度缩表300亿美元,2022年到2023年,总的要控制到3.3万亿美元,现在美国央行资产总负债是4.5万亿美元,所以美国制定的这个缩表计划也有时间表和路线图。
 
  上一轮以劳动力密集型为主的制造业向中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转移基本结束,全球进入以劳动力密集型为主的第五轮制造业转移新周期。上一轮全球制造业转移,主要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向中国,转向金砖五国,现在向中国的转移可以说基本结束。制造业产业转移进入了一个新周期。目前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移方向主要是转向南亚、东南亚、非洲这些劳动力成本低的国家和地区。还有一个方向值得关注,就是一些制造业在向发达国家转移,比如像美国等发达国家,它的税负水平,还有管理成本、财务成本,平均水平差不多和中国的成本已经趋近,所以中国企业在美国已经开始了离岸贸易,包括加大在美投资。2016年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已经达到了456亿美元,向发达国家的这种中高端的产业转移,也已经开始。还有一个重要方向,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也加大了在华制造业转移的速度。所以,这些路径,决定了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向中国转移过程基本结束,而开始了第五轮以劳动力密集产业转移为主和部分中高端制造业向发达国家转移的过程。
 
全球进入新旧动能转换新周期
 
  新旧动能转换的周期越来越明显,新的技术包括智能制造,包括万物感知、万物互联、万物智能,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和云服务迅速发展,成为引发新一轮技术革命、业态变革和治理演化的催化剂。在发达国家,德国的工业4.0是引领性的,美国的互联网工业发达,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中国制定了《中国制造2025》,印度、俄罗斯也都提出了智能制造计划。再一个就是新的业态不断发生,中国包括滴滴出行,包括高铁,包括移动支付和共享单车,被称为“新四大发明”。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越来越强。
 
  以中国、德国等一些国家为主要代表的大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特别是在推进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国际规则、国际秩序的这种重塑过程中,还有共塑经济发展的新周期,这些国家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此,可以推断全球经济治理,全球规则重塑,也将进入一个新的周期。我对国际金融危机结束十年主要的判断,主要有这几个方面,总的看就是,一些方面结束了,一些方面开始了。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从长远来说,有很多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但是当前可能存在一些国际经济的重大变量,值得高度关注。
 
  金融危机的表态已经结束了,但是导致金融危机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比如,养老金可能引发金融危机,虚拟化比特币有可能泛滥。不能忽视一些主要经济体会产生大的经济波动的可能,包括英国脱欧,包括日本、印度。此外,会对世界经济产生变量的就是局部战争和冲突,最重要的是伊斯兰,还有朝鲜、伊核、库尔德等问题。2017年有35%的国家大选,2018年大概占20%,会出现很多不确定性,给经济政策带来影响。在不确定性中,还有一个是自然灾害,重大传染病等。所以,可以说世界经济总体上是出现了拐点、复苏,但是影响世界经济深层次的矛盾问题并没有解决,特别是当前还有一些重要的变量和风险需要警惕。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8期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