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深化央企改革需要“权力三分”

作者: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 李永忠

 
  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十八大以来五年,加大了对中央管理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巡视力度,在党的历史上首次实现一届任期内巡视全覆盖。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坚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实现供需动态平衡。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
 
  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要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结构调整、战略性重组,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形成科学权力结构,央企需要权力三分
 
  2014年1月,习近平在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有个非常重要的论断——“科学配置权力,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央企高管落马70人中,一把手有41人,占了总数的58.6%,远高于地方党政机关。这一事实本身,是对此论断和央企权力结构的有力注解。不少央企腐败案件都是一把手涉案,甚至形成了系统性的腐败。在这种高度集权的权力结构下,如果一把手不腐败,就很难会有系统性腐败,更难有塌方式腐败。所以,要按照现代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来改革央企的权力结构。
 
  董事会与党委合并,只管决策,主要代表国家的利益。党委书记兼任董事长,采用委任制,由中央组织部择优选任。不得在企业领取工资、奖金。如果决策正确,企业效益好,由国家根据其贡献,发放相应奖金,乃至重奖、重用。
 
  总经理与公司行政合并,只管执行,主要代表经理层利益。总经理通过市场化在全国、乃至全球竞争性选择。在竞争中,总经理候选人,一要凭优异的业绩;二要凭可靠的两位以上担保人有连带责任的担保;三要凭相应的风险抵押金;四要凭有关的诚信记录;五要凭有关专家委员会的票决认可。一旦竞聘成功,由总经理组阁经理层,并按市场化领取薪酬。如果经营失败,不但解聘总经理,解散经营班子,而且还要没收其风险抵押金,追究担保人的连带责任,降低其信用等级,直至记入黑名单,追究纪律法律责任。如果经营成功,既要按市场化领取薪酬,又可连选连任,还可给予相应的奖金以及期权奖励。
 
  监事会与纪委、职代会、工会合并,负责监督,主要代表职工的利益。其实,由于央企权力结构未能科学三分,致使国家利益和职工利益均无具体代表,只有经理层的利益有实际代表,故易形成内部人控制。现代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其核心,就是通过企业的权力三分,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其关键,就是要有三个不同的机构,分别代表三大不同群体的利益;其作用,就是能在企业运行中,通过三者间相互制约、博弈、协调、发展的平衡,让央企、国企不仅能够做大做强,而且能够做好做优。
 
做好做优央企,需改革两大弊端
 
  央企的权力结构不科学。采用的是集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三权于一体的权力结构,既使央企的掌门人握有过分集中的绝对权力,也使央企与国际通行的现代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有相当大的差距。央企的选人用人体制十分落后。央企名义上是企业,但在选人用人上,仍是按照党政机关的等级授职制选任干部。央企面对的是市场经济,但在用人上,却还未摆脱计划用人的属性,不是市场化选择的结果。
 
  于是,30多年来,央企这只巨龙的龙爪、龙尾、龙身都先后下到市场经济的海洋里了,可龙头却迟迟还困在计划经济的岸上。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这种身首严重分离的状况,造成了这只巨龙下海不能、飞天无望的困境。在此情况下,上级领导和组织部门如果选准了人,央企、国企就有可能发展好,但如果看走了眼,或者这个人发生了“质变”,那么这个央企几万、十几万人的努力都将白费。因此,受这些弊端的拖累,央企做大做强容易,但做好做优却很难。
 
  深化央企改革,改革苏联模式的弊端是战略,调整在领域行业的布局是战役,选准一两个企业先行试点、率先突破是战术。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引领下,我们有信心也有能力重塑央企国企雄风。因为,后发国家要想赶上并超越先发国家,离不开央企这支国家队,而做大做强并做好做优央企国企,不仅是反腐败的需要,更是民族复兴、实现中国梦的必须。
 
《社会科学报》总第1602期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