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2018财政风险:全球总体舒缓,局部压力聚集

作者: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程 实 高级经济学家 钱智俊

 

WDCM上传图片

 

  2018年,全球财政赤字水平将延续上一年的回落趋势,财政风险总体降低。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的财政状况同步改善,是全球财政失衡总体舒缓的主要原因。但是,2018年财政巩固的实施进程仍将面临较大不确定性,局部地区的财政风险正在聚集。以巴西、沙特为代表,拉美国家和石油出口国可能率先陷入财政危机,并形成严重的外溢冲击。这一威胁亦将强化石油出口国的“去美元化”需求,推动其转向石油人民币、石油欧元等多元化石油计价结算体系。
 
  全球财政失衡总体舒缓
 
  根据IMF预测数据推算,总量层面,2018年全球财政赤字总额为2.55万亿美元,较上年下降0.13万亿美元。全球赤字率(财政赤字/GDP)为3.03%,较上年回落0.36个百分点,虽然仍高于危机初期2007年和2008年的0.65%和2.16%,但是已经接近3%国际警戒线。分布层面,2018年,在全球有统计数据的191个经济体中,158个经济体预计将出现财政赤字,数量较上年减少3个,仍高于危机初期2007年和2008年的98个和119个。结构层面,2018年,有82个经济体的财政赤字率高于3%,同比减少10个,仍高于2007年和2008年的34个和53个。有40个经济体的财政赤字率高于5%,同比减少9个,高于2007年和2008年的19个和21个。从以上数据可知,2018年,全球财政失衡虽然不会恢复到危机前水平,但总体将延续2017年的向好趋势,出现普遍且明显的舒缓。中、高风险的经济体数量持续下降,全球财政风险的覆盖范围开始收窄。
 
  新兴、发达两翼同步改善
 
  2018年,随着全球多元化再度涨潮,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的财政状况同步改善,扭转了2017年新兴市场的落后态势。变动趋势层面,根据IMF的预测数据,2018年发达经济体的总体财政赤字率为4.17%,较上年下降0.23个百分点。2018年新兴市场的总体财政赤字率为2.26%,较上年下降0.47个百分点。新兴市场和发达经济体的财政巩固速度“剪刀差”,在经历了2017年的收窄后,于2018年再度提升0.58个百分点。动力结构层面,2018年,虽然新兴市场的赤字总额将上升2.37%,但增速小于经济增速预期值4.85%。因此,相对强劲的经济复苏是新兴市场巩固财政的根本动力。与之不同,2018年,发达经济体的赤字总额大幅下降12.71%,因而,预算削减在巩固财政中将发挥主导作用。
 
  局部财政风险仍在聚集
 
  由lMF预测数据可知,若要2018年末如期实现上述财政巩固目标,共有119个经济体需要承受缩小财政赤字率的压力,平均应减少财政赤字率0.28个百分点。这一财政巩固过程将面临较大不确定性,局部财政风险仍在持续聚集。从动力结构看,对于土耳其、缅甸及中东欧诸国等新兴市场而言,地缘政治冲突的“黑天鹅”可能阻碍部分国家的经济复苏,削弱财政巩固的根本动力。对于美国、欧元区等发达经济体而言,民粹主义的崛起、国内阵营的分裂和赤字财政的推进,亦可能使调降福利、削减预算陷入困境。从区域结构看,在2018年全球GDP总量前一百的经济体中,财政赤字率的前十名预计依次为:利比亚、委内瑞拉、巴林、阿曼、黎巴嫩、巴西、沙特、肯尼亚、哥斯达黎加和玻利维亚。
 
  这表明,财政风险正向石油出口国和拉美地区汇集。其中,巴西和沙特在区域经济和全球石油产业链中具有双重系统重要性,一旦两者陷入财政危机,将大概率产生严重的外溢冲击。值得注意的是,随着2014年6月以来美元指数中枢水平的抬升,全球油价陷入低迷期,导致石油出口国财政状况持续恶化。2018年,如果在美联储缩表和加息的共振下,石油价格继续保持较低位置,则可能迫使以沙特、巴西为代表的石油出口国借鉴委内瑞拉的先例,加快“去美元化”进程,为石油人民币、石油欧元等多元化石油计价结算体系提供发展机遇。
 
  《社会科学报》总第1605期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