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多重压力下的中国经济将如何突围

作者: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苏 剑

 
  目前,大家对发达国家还是比较看好的,IMF已经给出了预测,全球经济增长率2018年比2017年高0.1个百分点,达到3.7%。
 
需求、供给双萎缩将抑制经济增速
 
  需求方面我们预计是萎缩。消费大概不会有大的变化,增速相对来说比较稳定。我们预计2018年投资增速可能会下降,比如说基建投资,地方政府面临去杠杆,以及债务的终身追责这样的事情。房地产投资可能也会减少,因为人口峰值眼看着快要到来,房地产调控也越来越严。民间投资的风险仍然很大,增速大幅度上升的可能性不大。
 
  出口方面,2018年面临的压力比较大。首先,2017年基数比较高,可能会影响2018年的增速。2017年之所以出口表现比较好,原因之一是2016年基数比较差。第二是国际经济形势不确定。第三是美国贸易保护。第四是美国减税,导致制造业回流,美国以前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可能会放在美国自己生产。所以,从需求一边看,中国经济2018年总体来说应该是萎缩的。
 
  供给一侧看可能也是萎缩。环保方面的政策2018年可能会继续,2017年进行的环保督查可能会通过对PPI的影响传导到2018年,导致2018年企业的生产成本上升。美国减税,制造业回流美国,以及中国企业走出去,这对中国来说也是供给在萎缩。还有去产能、去杠杆,这些都是在升高企业的生产成本。劳动力成本也是在上升。汇率方面,贬值的压力仍然在,因为如果人民币贬值的话,中国进口原料的成本就会上升,这虽然有利于出口,但是不利于进口,对供给也会有抑制作用。
 
  总体判断,就是中国2018年面临经济的自然走势是需求、供给双萎缩,这意味着经济增速会下滑,不管是需求萎缩还是供给萎缩,都抑制经济增速。但是对于价格来说,需求萎缩是压低价格的,供给萎缩是抬高价格的,所以总体来说,价格2018年怎么变,自然走势还不确定,主要看供给萎缩和需求萎缩哪个的影响更大。我们可以根据这些对中国经济2018年的自然走势大致做一估计。预计2018年的自然经济增速会比2017年差,大概会在6.0%,甚至更低;CPI增速可能会在2.5%左右。
 
调控的核心在于实现增速目标
 
  如前所述,如果没有政策的话,在自然走势下,增长率会是6.0%左右。政策要干什么呢?政策就要把实际增速从6.0%提到6.5%以上,这就是政策要做的事情。至于通货膨胀率目标,我们认为在经济的自然走势下,怎么走好像全年的CPI上涨率都应该不至于到3.0%以上,但是个别月份可能高于3.0%。总体来讲,2018年的通货膨胀率应该不至于超过3.0%。就业对中国来说,已经都不是问题,只要能保证增速在6.5%以上,新增就业一千万一点问题也没有。所以,2018年宏观调控的核心,其实最终就落到实现这样的增速目标上。
 
  我们首先给出一个宏观调控理论体系。根据总供求模型提出一个新的宏观调控理论体系,这里面除了需求管理之外,还有供给管理。另外一个政策是价格政策。很多人认为,如果管理价格的话,就是计划经济。实际不然,为什么?因为在一个市场经济里面,目前宏观经济学之所以存在,有一个前提假设就是价格刚性,这也是宏观经济学存在的前提,在存在价格刚性的情况下,要想增加产出,就只有增加总需求。但是,实际上按照西方经济学的原理,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价格刚性消除掉,如果价格本身能够灵活调整,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现在西方经济学的需求管理也罢,供给管理也罢,其实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政策。治本的政策是什么?就是消除价格刚性,让价格本身自动能够均衡供求。
 
  我的政策建议有三个:总体组合是需求、供给双扩张,因为我们面临的自然走势是需求、供给双萎缩,所以政策应该逆风而动,实行需求、供给双扩张,同时价格改革,提高价格灵活性,恢复市场功能。需求扩张的组合是财政扩张、货币中性,在货币政策维持中性的大框架下,可有结构性宽松或紧缩,而财政政策包括给企业和个人减税、促进制造业投资、增加转移支付扩大消费。
 
  供给管理政策包括很多政策工具,比如制度变革,我们改革开放中的改革,其实就是供给管理政策的一种,因为改革本身是提高劳动者和管理者的积极性,促进供给的。还有就是减税,减税相当于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再者是降低交易成本和行政成本,比如说我们国家的简政放权。还可以设法提高劳动力的配置效率,比如说提高劳动力的流动性。还有加快技术进步、加快产业升级、对外开放等等。对外开放的目的是什么?引进海外优质的、廉价的资源,这也相当于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
 
  价格管理政策的目标是恢复市场的功能。提高政策利率弹性,就是实现利率市场化,促进金融资源的正确配置。扩大汇率波动的幅度,就是在汇率形成机制里面,让市场发挥的作用更大一些。但除此之外价格政策还有别的功能,比如可以利用价格功能去产能,也就是价格本身就有去产能的功能。通过这些政策,我们认为,搞一个合理的组合,就可以实现0.5个百分点的增速提升,使得经济增速提高到6.5%以上。
 
《社会科学报》总第1606期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