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留学生助推“一带一路”沿线国际贸易

作者:同济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副教授 程 妤

 

WDCM上传图片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国际地位的提升、高等教育的发展,以及安全开放的国际形象的树立,来华留学生规模逐年递增。与此同时, “一带一路”倡议的有序推进,使得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国际化人才日益受到重视,在现有政策条件下,他们是否可以担当起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参谋助手、政策推手和项目抓手的重任?
 
  对“一带一路”沿线的东南亚、中亚、西亚、中东欧以及蒙古共和国合计64国的留学生规模、市场规模、外资政策、贸易开放度、要素禀赋、信息化水平等要素的面板数据分析显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贸易,除符合一般规律外,即:一国的市场规模、要素禀赋影响到中国与该国的进出口贸易规模;研究结果还表明,来华留学生促进了中国对其来源国的出口贸易,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留学生具有对华贸易的创造效应。
 
  国际比较研究显示,“一带一路”来华留学生的贸易促进效应与海外华人网络的贸易创造效应有所不同。在东南亚等地,华人社会网络增加了近两倍双边贸易,但“一带一路”来华留学生对中国进口贸易并没有显著影响。“一带一路”沿线移民单向增加中国出口贸易的情形,与北美、西欧入境移民的贸易创造效应更为相仿。这说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留学生可能通过以下途径促进了中国对其来源国的出口贸易。
 
  首先,由于较长时间生活在中国,并具有信息优势以及汉语语言优势,一些留学生承担起贸易中介的角色,为其来源国厂商提供价格合理的中介服务,为其提供供应商信息。
 
  其二,由于两国的生活消费经历,使得留学生更容易发现两国相似商品的价格差异,从而觅得有利可图的贸易机会,通过自身创业或出售信息,最终促成贸易机会的实现。
 
  其三,留学生起到了降低交易成本的作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要为发展中国家,存在国际法律制度薄弱以及贸易信息不充分的情况,由此产生的贸易壁垒是贸易机会流失的主要原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留学生凭借其语言优势、跨文化沟通能力以及其在来源国的社会网络,降低了沟通障碍与交易成本。
 
  最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一国移民在中国某地达到一定规模时,显示出更为显著的群体聚集态势,社会网络十分紧密,留学生社会网络与在华投资、工作等的移民交织在一起,这一网络建立的诚信体系,对违约者具有相当的惩罚力。当这一社会网络与中国本土企业家网络对接时,诚信体系发挥出不可估量的贸易创造价值。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留学生的对华贸易创造效应初显,在形成中国出口效益的同时,也为未来发展提出了更多的需求和挑战,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应对: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生规模增长放缓,应进一步扩大学生规模、提升“一带一路”沿线来华留学生教育服务项目质量。
 
  自2013年来,国家基金委、国家汉办设立了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留学生特定专业培养的奖学金。各高校在相关部门与社会支持下,加大了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留学生的招生宣传力度,设计并实施了一系列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留学生的教育项目。但数据表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生增长率虽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但却呈现出增长率逐年下降并趋于全球平均值趋势。
 
  移民贸易创造效应,在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贸易中更为显著。因此,应当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生教育事业作为一项长期工作,除国家保持投入侧重的同时,应通过留学生服务管理学会平台、各类国际教育会议平台等,加强各高校间的经验与资源分享,促进这项事业的发展。
 
  实现资源的更有效利用,开展包括留学生在内的移民效益总体评估与跟踪。
 
  贸易效应只是对移民的成本和收益进行总体评估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些国家的经验表明,即使贸易影响总体上是逆差,但也可以通过移民的人力资源贡献、税收贡献来加以抵消。移民总体效益的评估,是制定移民政策基础。伴随我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对国际人才吸引力的加大,包括留学生在内的移民效益评估、以及系统的移民研究应得到更多重视。
 
  进一步规范来华留学生服务管理,加强和完善创业与就业指导,建立国家移民管理局,完善移民管理政策与法律。
 
  包括外国留学生在内的移民群体的增加,是我国作为开放大国的必经过程。今年3月13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审议的中国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包含了组建国家移民管理局的提案,负责外国人停留居留和永久居留管理、难民管理、国籍管理等。这标志着我国移民管理已迈入了新阶段。未来的移民管理政策应是兼顾国家安全与经济增长,兼顾社会需求与移民个人发展的,既符合国际一般惯例又具有中国特色的政策体系。
 
  加快中国购物网站西进,利用好来华留学生的口碑效应、中介效应。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互联网与电子商务的发展具有显著的不均衡性,同时,在具备一定互联网发展基础的国家,购物网站与电子支付绝大多数以舶来品为主。而我国的购物网站与电子支付已在来华留学生中积攒了较好的口碑,一些留学生甚至在业余时间从事网络代购的业务,很多长期留学生都有将中国的网络购物、移动支付“带回国”的强烈愿望。加快中国购物网站西进,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国际电子商务巨头开展公平竞争,来华留学生的口碑效应、中介效应将对之产生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  
 
  “一带一路”沿线来华留学生的贸易创造效应已得到实证数据验证,来华留学生教育对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等其他“四通”的影响,也到了总结经验、接受实证验证的阶段。(本文为同济大学“智库研究专项项目《“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际学生流动》成果,获得同济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资助)
 
《社会科学报》总第1606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