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如何走出产业体系的“结构性陷阱”

作者: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芮明杰

 
  近年来我国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指引下,先进制造业和新兴产业发展速度较有成效,但目前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较小,而且有些产业核心技术与发达国家有相当大的差距,部分高端产品价值链核心环节都掌握在发达国家企业手中。解决我国先进制造业与新兴产业长期发展提高竞争力的关键是技术创新与产业创新。其中产业创新特别重要,是实现产业领先的根本途径,而企业则是产业创新的主体,只有通过产业创新,才能摆脱产业与企业发展的停滞和危机,才能打破僵局和困境,变被动为主动,化压力为动力,重建竞争优势。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表面上看是两国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实质上是两国在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未来发展与竞争上的考量。
 
产业体系的结构性陷阱
 
  我们现在处在一个产业体系的结构性陷阱当中。由于需求不足、产能过剩,加上全球的竞争,传统产业正在加速下滑;而新兴产业成长的速度很快,但在国民经济当中的比重较小。这就使得目前的产业体系有比较大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把它叫做“结构性的陷阱”。
 
  换句话说,传统产业在衰落,新兴产业正在发展,但它起不了国民经济的支撑作用,我们的新兴产业恰恰是发达国家的优势产业,他们必然在国际市场上阻击我们新兴产业的发展。这就是我国产业体系目前根本问题所在,唯有走出这样的陷阱,我国才有可能走上高质量发展之路,真正实现中国梦。
 
创新驱动走出“陷阱”
 
  怎样才能走出这样的结构性陷阱?理论上讲就是创新,要成为发达国家,需要创新驱动发展,摆脱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上位置很低的状况。
 
  那么究竟依赖什么样的创新呢?创新从内容上看,有基础研究的创新、应用研究的创新、产业的创新。基础研究的创新西方称之为科学发现,应用研究的创新称为技术发明;产业创新才是政治经济学家熊彼特教授讲的“创新”——生产要素的重组,核心是企业家精神。
 
  创新的方式又有渐进式和破坏式。现在破坏式创新比较少,产业创新比较弱,基础研究投入也不够,在应用技术方面的投入虽然多,但不能形成商业化的成功,这是我们的切肤之痛。
 
产业创新的四个环节
 
  现有的产业,比如汽车、互联网、计算机,都是从根本性的技术与产品的创新开始的,获得了商业化的成功,形成了大家追逐和消费者欢迎的产业。而创造这些产业的,大部分是发达国家。过去以为产业化主要是产学研结合就够了,我认为这个观点是值得商榷的。产学研合作固然重要,但是应该强调商业化的成功。商业化市场上的成功实际上也是一个创新的过程,这个创新的过程就是“产业创新”的概念。
 
  从产业生命周期看,产业成长的过程实际上是持续创新的过程。这个过程分四个环节:产品创新、工艺创新、组织创新、市场创新。这四个环节是连续的,缺一不可。所以真正能够产业化使产业不断成长壮大,也是十分困难的,实际上把科技成果从实验室推向到市场上获得巨大的成功,概率也是比较小的。
 
  我们大致可以把产业创新分成研发创新、生产创新(包括工艺创新与组织创新)、市场创新三个大的阶段。研发创新阶段是原创,后面两个阶段,我叫做“引致创新”。依赖原来的新产品、新技术,然后再相应地来做创新。一个企业在这三个阶段里,哪一个不到位都会有问题。当然把三个阶段分别交给不同的企业协同作战,最后获得成功,这也是可以的。
 
企业在产业创新中的作用
 
  基础研究主要由政府投入,科研机构和高校为主执行;应用研究由企业和科研机构一起完成;产业创新则主要是企业之间的合作,以及获得一些研究机构的支持。在我们的研究报告里,特别强调中国目前缺乏世界级科技创新或产业创新的大公司,华为可以算一个。我希望上海也能够涌现出这样一批世界级的科技型产业创新的大公司。
 
  一个企业为什么会有创新的动力?是因为它可以从某种方式上根本改变老行业的游戏规则,可以重新来界定行业之间的界限,甚至在某一个方面创造全新的产业。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企业未来会有很大的竞争优势并获得巨大的收益。
 
  我们要不断改革和进一步深化开放,企业和企业家的创新才能充分发挥。唯有如此,产业创新的成果才会大量涌现,创新驱动发展的效果才能达到最大化。
 
  总而言之,在今天全球竞争越来越深入和广泛、越来越激烈的状态下,中国未来要在产业方面有更强大的全球竞争力,离不开创新,离不开科技创新更离不开产业创新。(作者新书《2017中国产业发展年度分析报告——创新驱动的视角》近期已发布)
 
中美21个产业发展比较
 
  我国的产业体系和发达国家相比,依然有十分大的距离。这就是为什么中兴事件给大家带来的震动那么剧烈。简要地从2017年的营收指标来看中美21个产业发展的状态。营收指标虽然只是反映企业的规模,但规模是市场势力的前提,而规模也是研发投入的前提。
 
  能源产业:全球石油公司营收中,中石油、中石化排名第一第二;但在石油勘探、采集等方面的技术,不见得就是第一第二。
 
  手机行业:2017年全球手机出货量前五名中,中国占了三席,美国只有苹果排第二。但苹果的利润是483.51亿美元,达整个手机行业利润中的八成。另外,几乎没有中国企业进入苹果供应商体系。
 
  房地产业:从房地产企业规模来讲,中国当然是胜出的。
 
  飞机制造业:全球第一名当然是美国的波音公司,2017年全年的营收超过900亿美元。中国商飞虽然试航成功,但包括核心技术在内的供应商依然是在发达国家。
 
  汽车制造业:产能规模来讲,上汽已进入全球第八名。但制造高档汽车的关键技术,中国企业依然不能掌握。
 
  家电业:美国仅惠而浦一家,全年的营收是207亿美元;而中国的海尔和美的都超过了它。
 
  通信设备业:从通讯设备来讲,美国思科2017年营收是490亿美元,华为超过了思科。在世界十大电信运营商中,三家是美国的,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分别排第三和第八名。
 
  互联网产业:目前脸书跟腾讯比较,脸书的营收是腾讯的1.4倍。
 
  电商产业:亚马逊对标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市值3548亿美元,亚马逊是4586亿美元。
 
  搜索行业:谷歌对标百度,谷歌全年营收794亿美元,是百度的10倍左右。从科技创新来看,百度自然相差比较远。
 
  半导体行业:中国在半导体行业跟发达国家和地区比较,有很大的差距。可以说,美国是绝对的霸主。
 
  钢铁产业:这当然是中国的强项。但特种钢方面中国依然有差距。
 
  化工产业:全球前十名中,美国有三家,陶氏、埃克森美孚、杜邦;中国只有中石化一家。
 
  工程机械行业:全球前十中,美国有三家,总的市场份额全球23%;中国只有徐工集团一家上榜,排名第八,市场份额3.7%。
 
  农用机械行业:农用机械是我国制造业2025年里的一个重点领域,而农用机械是美国的天下,前三名全是美国的。
 
  医疗器械行业:中国与美国的差距非常大。
 
  软件产业:全球前40名全是美国的公司,中国企业这方面差距也是十分大。因此我们不能光注重硬件设备的制造,智能装备的软件开发也需要发展和赶超。
 
  游戏产业:游戏的前十名美国五家,总业绩147亿美元,中国有两家,腾讯和网易,总的业绩是103亿美元,总体上来讲还是美国强大。
 
  快消行业:全球前十名中美国有五家,中国一家也没有上榜,无论是规模还是市场份额都有距离。
 
  粮油产业:国际四大粮油公司中三家美国的,一家是法国的。四家粮企控制了全球的定价权。我国的中粮2017年营收是4800亿人民币,规模很大,但还比不过美国的几家公司。
 
  服装产业:纺织行业是中国的支柱产业,大量的就业和大量的出口都是靠纺织行业的。但是全球前十中七家是美国公司,中国只有申洲国际和安踏体育两家。与美国比,我们还是有一点距离,尤其是在设计和面料方面。
 
  总的来说,与美国相比,中国胜出在能源、家电、钢铁、房地产行业;略输的是电信和游戏产业;其余的差距都比较大,尤其是软件、半导体、医疗器械、农机、飞机制造、工程机械、快消品行业等方面。
 
 
《社会科学报》总第1609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