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不断提升制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作者:安庆师范大学教授 杨国才

  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制造业是重点,企业是主体。为了夯实产业转型升级的微观基础,必须培育壮大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制造企业,否则转型升级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供给侧改革成为发展新动力的背景下,制造企业必须专注一个行业,弘扬两种精神,做对三件事情,善借四种力量,才能不断地培育和提升核心竞争力。
 
专注一个行业
 
  纵观国内外成功企业,大都恪守两个字:“专注”。制造业因为投资周期长、回报慢,更需要高度“专注”。德国引以为豪的制造业和“工业4.0”的背后,是一个个德国公司默默地坚持自己的目标,专注地在某个领域发展,获得稳定的业绩和成长。全球500强大多是走专业化道路发展起来的,即使极少数多元化企业如通用电气公司,也是靠走专业化发迹的。专注主业对中小企业尤为重要,只有“专注”在某一个细分行业,持续地把企业绝大部分的资源集中到主业上,不停地在这个行业学习和自我积累,中小企业才能建立自身的竞争优势。
 
  然而,实践中我们也遗憾地看到,一些原先从事制造业的企业经受不住市场的诱惑,嫌搞实业赚钱少、来钱慢,转而将主要精力投向了房地产、股市、民间放贷等领域;一些企业耐不住寂寞,在获得初始的成功后,由于头脑发热,大肆扩张到自己不熟悉、与原来主业不相关的领域;还有一些企业忍受不了市场调整的阵痛,在行业暂时收缩的情况下,就随波逐流,逐步放弃了对主业的坚守。事实证明,不务正业,盲目多元发展,拉长了战线,分散了精力和资源,结果不仅副业没有发展起来,而且荒废了主业,削弱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其实,这种现象绝非个案,全国各地普遍存在。近年来民间信贷纠纷频发,大多与此有关。
 
  正反两方面的例子都警示我们,制造企业必须增强对企业发展方向的把控力,要始终把做优做强主业作为企业发展的主攻方向。当然,坚守主业并不意味着主业的一成不变,而是要不断推进主业的转型升级。
 
弘扬两种精神
 
  打造制造业强国,离不开精神力量尤其是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的支撑。企业家精神的内核,即创新、冒险、实干、合作;工匠精神的特质,则是精益求精,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做到极致。环顾世界上知名的制造强国,无一例外地都有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家和成千上万的工匠支撑。同样地,实施《中国制造2025》,也必须培育和弘扬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
 
  中国不缺乏有才能的人,但缺乏优秀的企业家。主要原因在于,最有才能的人大多去了政府、学校和医院,做了公务员、教师和医生,而从事工商业,做企业的比较少。这主要和两个因素有关:一是中国文化中有崇尚学而优则仕的传统,普遍认为进入政府机关或事业单位很稳定很安逸很有面子,能光宗耀祖;二是营商环境还不太好,让大家觉得做企业很难很累很苦,还要委曲求全。所以,中国要培养更多的企业家,首先有赖于公务员热的适度降温;其次要努力营造一个好的营商环境。
 
  同样,学而优则仕的文化传统也不利于“工匠精神”的培育。加之现实中工匠的收入和社会地位普遍不高,中国的“工匠精神”就更为缺乏。为了在制造业各个领域能够涌现出更多的技术型“工匠”,企业要善待长期坚守一线岗位的技术工人,使他们能安心在公司长远发展;社会要营造尊重职业、尊重劳动的氛围,让工匠们受人敬重、体面工作;职业教育要融入“工匠精神”,培养学生“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的优秀职业品质;媒体要多报道、宣传各行各业能工巧匠的事迹,树立一些典型,发挥示范带动作用。
 
做对三件事情
 
  当前流行着这样一种企业发展理论: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做标准就是通过制定行业标准,来提高这个行业的门槛,达到限制其他企业进入,削弱竞争对手的目的。做标准的企业在行业里最有话语权,因为它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做品牌就是运用营销手段来塑造品牌形象,使产品和企业在消费者心目中建立起清晰而独特的印象,从而获得业内竞争优势。但品牌塑造是在一定的行业标准之下,一旦行业标准改了,就需要再次适应新的标准,所以容易受到标准的打压。做产品是指通过提高产品品质,获得产品的竞争优势。但保持这种优势比较困难,因为有品质而无品牌,比如说贴牌生产就容易受制于人。
 
  上述企业发展理论没有错,但这并不是鼓励大家都去不切实际地造标准、塑品牌,而不踏踏实实地做产品。企业成长有其内在规律,即从做产品,到做品牌,再到做标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企业要清楚自己所处的发展阶段,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做不同的事情。
 
善借四种力量
 
  制造企业要提升核心竞争力,光靠自己的资源和力量是不够的,还要善于借力使力,要思考如何借助外部的力量,利用别人的资源,来做好自己的事情。具体地说:
 
  一是借力国家战略。“一带一路”倡议、长江经济带建设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当前国家层面三大战略,这三大战略不仅为中国经济社会注入新一轮发展活力,也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难得历史机遇。“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带动“中国制造”走出去;长江经济带建设有利于促进沿江城镇化进程,为制造业提供巨大市场需求,还能有效降低制造业物流成本;京津冀协同发展带来了承接制造业转移、拓展制造业市场的机遇。
 
  二是借力政府政策。为推动技术创新促进企业转型升级,近年来,各级政府都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这些政策都有着很高的含金量,企业要重点关注与自身行业有关的政策,用好用足用活政策。
 
  三是借力资本市场。资本市场融资渠道多样化,不仅可以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还能为企业的规范经营、市场开拓、壮大规模等方面带来巨大的推动作用。尤其是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简称“新三板”),这是一个多样化、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新三板的低门槛、不设财务指标的备案制度,是中小企业借用资本市场杠杆作用,突破发展瓶颈的有效途径。
 
  四是借力互联网。互联网是带动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制造企业借力“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可以构建智能生产、精准管理、柔性制造的新型生产组织方式,以此来解决转型升级所面临的一些问题;可以开展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以此来更好地满足个性化需求;可以搭建信息共享平台,实现协同制造。
 
《社会科学报》总第1603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