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以共治共益推动食品安全社会治理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 周 立/教授 李彦岩/博士生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十九大报告指出,实施食品安全战略,让人民吃得放心。但已被纳入国家公共安全体系,连续多年实行“四个最严”之后,食品安全事件依然频发,餐桌安全依然最受百姓关注。近年来,构建企业自律、政府监管、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食品安全社会共治格局,为破解食品安全治理难题提供了新的思路。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也明确了“社会共治”的制度安排。但如何才能有效调动各方力量,推动食品安全社会共治?
 
  构建食品安全社会共治格局需要有效调动各方力量。在这一问题上,全球安全食品生态建设协同中心做出了前瞻性探索,其推出的共治共益体系(以下简称SPGS),通过重塑消费者责任和信任、包容多元化标准、推动参与式保障体系、引入区块链技术、理顺各方利益分配机制,来实现食品安全治理的共治共益。2018年1-4月,课题组对此进行了持续调研。
 
共治
 
  调研表明,SPGS责任体系,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来推动食品安全治理的社会参与:一是从组织架构上,确定共治主体的责任边界和权力边界;二是从技术上,使用区块链技术实现分布式组织,和多中心弱监管与中心化强监管协同,督促各类群体忠实执行SPGS责任体系;三是从文化上,重塑消费者责任意识,通过消费者的“用脚投票”,来倒逼食品行业革新。
 
  厘清多元主体的责任与权力边界
 
  食品安全治理的社会参与,是一种集体行动。集体行动常常面临搭便车困境,如何化解这一困境?SPGS责任体系在组织架构设计上,首先确定了各类共治主体的角色和位置,明晰责任、发挥专长、束缚权力。食品安全管理十分复杂,不仅在行动上参与主体众多,在专业需求上也包含了自然科学专业和社会科学专业,如何在发挥各类主体优势的同时,厘清责任边界和权力边界,是设计组织架构时必须考虑的问题。
 
  SPGS体系的发起人——全球安全食品生态建设协同中心,是在北京共仁公益基金会和安全食品共益基金会的管理下运行的,这保证了资金来源、管理的专业性,也导向了资金使用上的公益性和共益性。该体系下设有如下组织:专业委员会、消费者委员会、SPGS指导委员会、安全食品消费者教育学院(已经举办四期培训)和30个地方分中心(已经在青海、云南、甘肃、北京、山东等地建立分中心),这些机构分别发挥各自专长,在自身机构边界内运行,彼此间定期开展交流。专业委员会下属生产、加工、服务、休闲旅游、文化教育、历史传承和其他分委员会,负责把传统的优秀标准和有效措施内化于SPGS体系之中,并设置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最大程度地吸取各方智慧、调动各方力量。
 
  以区块链技术为依托促进食品安全标准的忠实执行
 
  食品市场中的信息不对称,是食品安全生产事件频发的重要原因。区块链技术分布式记账、不可篡改的技术特点,天然契合于食品场景。SPGS开创性地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食品行业,推出了安食链项目,该项目已经获得北京市经济信息委员会的批准,成为北京市区块链应用的样板项目。
 
  SPGS责任体系推出的安食链项目,在食品场景下应用区块链技术,使得各类在地化PGS小组4、消费者社群、农场和企业能够“上链”,存储并奖励真实的生产和消费行为,甄别优劣,驱逐食品体系中的“李鬼”,助力食品安全的有效治理。
 
  具体来说,安食链项目基于区块链底层协议、安食数字资产、分布式社群、工作量证明、影响力证明等,开创出基于消费者参与的“社群-社群”的全新食物体系。安食链结合公链与联盟链的双重优势,为生态农业各参与方提供区块链应用化平台,推出“数字资产”,作为整个体系的通证(token),让各方参与者进行点对点支付,支持生产、流通、交易、技术升级;分布式PGS社群是安食链的关键节点,采用联盟方式准入,对接公链连接消费者。
 
  分布式组织能够调动各方力量,在既有规则下督促各方忠实执行食品标准,实现了天罗地网式的多中心弱监管,这种弱监管,与主权区块链的中心化强监管协同,使得制假贩假行为无可逃遁。目前国内已有2000多家生态农场、生态餐厅、有机超市、消费者社群等“上链”SPGS的安食链,遍布20个省29个省市的200多个城市。预计未来三年内,将有超过10万家企业、50万个消费者社群,1500万个家庭上链,依托生态食品生产,将带来1亿亩以上耕地的生态修复。这些“上链”的实体,都将成为参与食品安全治理的社会力量,在底层规则的框架下忠实执行食品安全标准,促进食品体系的健康发展。
 
  重塑消费者责任:倒逼食品行业革新
 
  消费者群体是食品产业链的最后环节,SPGS强调重塑消费者的责任意识。引导消费者从物美价廉的理念,转向优质优价的公平贸易理念。通过消费者“用脚投票”,推动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发挥决定作用,倒逼行业革新,保证食品安全。SPGS鼓励消费自发组织成立多种形式的消费者PGS小组,包括有机农夫市集、消费者合作社、PGS小组等。经合规审核委员会审核,符合要求的消费者参与式保障组织,可获得见证资格,并有权出具SPGS见证报告。消费者将基于SPGS体系,通过实地见证来履行消费者责任,对参与其中的产业链各相关方进行综合评分,形成一个总SPGS保障评分和三个子评分的结果,淘汰劣质企业,让优质企业能够获得优质的资源配置,倒逼食品行业革新。
 
共益
 
  SPGS创新性地推出“数字资产”激励,将各类共治主体纳入共益体系。“数字资产”的生成有三个阶段:在初期,分布式PGS组织通过“PGS见证方式”获得工作量证明,意见领袖通过专业化贡献获得影响力证明,工作量证明和影响力证明都能产生“数字资产”奖励;在中期,SPGS作为生态农业的底层协议,将支持农场、民宿的虚拟交易,该交易也将产生“数字资产”;在远期,“数字资产”将挂钩“化学物减投额”,成为全球通用的数字资产,并进而将全球耕地、牧场、渔场、民宿、城市提货点等物理资源权益化、数字化,在可持续发展相关的行为领域发挥通证作用。由此,SPGS推出的安食链项目将能实现食物体系公共权益的全球化投资、交易、管理,为全球农业走出化学投放污染、帮助全球消费者获得生态有机食品,实现土地、水、空气资源的生态环境修复及资源优化管理,提供可行的共益平台。
 
  数字资产激励
 
  “数字资产”是权益数字化的基本工具,也是衡量SPGS责任体系中经济行为的重要载体,更是整个食品体系中价值流通的基础媒介。首先,“数字资产”代表了安食链的使用权和所有权,数字化的权益使得所有持有“数字资产”的个人或企业都成为了安食链的股东,参与安食链的治理。其次,“数字资产”作为重要的价值流通媒介,可用于安食链上的所有交易,如订单、手续费、服务费等。再次,随着安食链对全球农业生产基地、全球城市安食提货点、全球安食应用、全球环境资产数字化的推进,通过ICO发行,可直接获得全球众多物理资产、环境资产、质量资产的所有权。
 
  共治行动带来共益回报
 
  随着物理、环境、数字资产的孵化、发展、增值,“数字资产”持有人将持续获得收益,并结合链内金融、链外金融、跨链交易等,获得资产多维增值。通过SPGS体系,各类社会力量和资源得以有效整合,实现了食品安全社会共治。同时,各类共治主体也共同受益于安食链项目,分享健康食物体系的成果。
 
  对于政府来说,社会力量的参与,形成了一种分布在各个角落的天罗地网式的全包围“弱监管”,与政府的中心化“强监管”形成优势互补,增强了食品安全治理的总能量。对于市场来说,社会力量的参与,特别是消费群体的参与,促进了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好的企业被识别出来,坏的企业也曝光出来,区块链技术的不可篡改性,增强了这一优劣甄别机制的制度信任属性,促进食品市场健康有序发展。对于社会力量本身来说,无论是消费者、公益机构还是行业专家,有了更广阔的施展空间,在食物体系中凸显了自身话语权。安食链项目的利益分配机制,实现了“当好人,做好事,得好报”。各类群体在SPGS这一体系的指引下,共享一个更加健康的食物体系,营造更加协同、和谐的社会共治格局。
 
政策启示
 
  SPGS作为一种促进社会力量参与食品安全社会共治的探索路径,在督促食品标准的忠实执行、激发消费者主体责任、促进区块链技术应用于食品场景等方面积累了宝贵经验。当然,SPGS体系也存在一些不足,比如资金来源问题、须优化与现行标准的兼容性问题、专业型人才匮乏等问题,需要接下来逐个攻克。通过对共治共益体系的调研,课题组有如下四点特征需要引起政策关注:
 
  公益机构主导发起。食品问题是民生问题,十分复杂,需要巨大的投入且前期无利可图。有效的社会参与,需要公益型机构来发起,如SPGS体系的发起者全球安全食品生态建设协同中心,以此垫定公益初心。若由政府发起,则担负成本过高。若由市场发起,则难葆公益初心。
 
  利益分配机制合理。促进社会力量的参与,不仅需要公益心,更需要巧妙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既要促进参与性,发挥共识机制作用,又要确保参与效果能提升社会共治绩效。SPGS创造出的安食链项目,开创性地提出了行为挖矿机制,只要行动起来,就能获得安食数字资产,充分调动了各类主体的行动积极性。共治共益,又共识共享。
 
  注重技术创新应用。区块链技术是未来的科技发展趋势,其不可篡改、点对点交易的技术属性,能够以技术驱动来解决信任问题,十分契合食品场景。今后的食品行业可以借鉴区块链技术,优化现有的食品可追溯体系,促进食品安全标准的忠实执行,提升食品产业透明度。
 
  促进三方协同治理。社会参与既需要监管,也需要给予更宽松的行动空间,需要厘清政府、市场和社会这三方力量的行动边界,协同推进食品安全,社会共治。[该研究为国家社科基金专项“乡村振兴核心机制研究”(18VSJ021)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食品安全威胁下的一家两制与社会自我保护研究”(71373269)的阶段性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625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