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被忽视的“乡村精神”

作者:全国妇联中华女子学院讲师 王宏亮

  乡村生活代表了一种慢生活,乡村生活更代表了将生活根植于生产劳动之中。乡村生活是一种典型的追求实体经济的生活模式。从精神上看,我们经常会说中国人的优点是“勤劳勇敢”,这是乡村精神的典型特征之一。实际上,乡村精神在中国的建设和发展中一直都扮演重要的角色。今天,我们仍然需要这些精神鼓舞我们走好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然而,我们看到的是,城市建立了最终的评价标准,用一种漠视乡村贡献的自大姿态将乡村统于麾下。于是,人们的家庭教育不再传承乡村的生活和精神,反而将其视为不雅,将其冠以“土”这样的名词。乡村从“生活之根”变成了人们迫不及待摒弃之物。我们教育的行为和结果中都可以观察到这样的典型特征。
 
  建国初期,我们在乡村办耕读学校时通常是协调学校教育和乡村生活。而现在,孩子们的所有生活都要服从于学校教育。学校不是乡村的一部分而是城市向乡村输出评价标准的地方。寄宿制学校的发展更使乡村学校的办学模式进一步转向城市标准。在《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报告中,无论是概念、术语还是内容,我们可以发现“古今中外人文领域基本知识”、“具有艺术知识、技能与方法的积累”、“崇尚真知,能理解和掌握基本的科学原理和方法”、“具有好奇心和想象力”、“具有数字化生存能力,主动适应‘互联网+’等社会信息化发展趋势”等等标准和要求,其中充满了抽象的城市知识的味道。
 
  然而,我们却很难看到一点点乡村的身影。对于一个有着悠久农业文明的国家和文化来说,素质教育的一个起点理应是对土地、农村、农业的了解和热爱。乡村知识的特点是具体而微,一切都从具体的事物开始而不是从抽象的概念开始。当我们讲重视生态建设的时候,不是应该首先要学生热爱养育他们的自然环境吗?乡村是离自然环境最近的地方,乡村生活也是我们学习生态最具体也最生动的途径。在我们的核心素养设计中为何不见乡村的身影呢?我们看到孩子们正在日渐远离乡村生活,在学习中更是与城市接轨,父母对他们的家庭教育也不再要求他们应该干好农活,了解土地和农村的风俗,因为目标不是留在乡村而是迈向城市。
 
  这就是教育过程中的城市化倾向。城里人制定了脱离土地、脱离乡里人生活世界的教育标准,他们把所有的美好事物都和这个标准联系起来,引导乡里人去跟随和学习。其结果是,要么变成城里人,要么变成务工者。我们可以设想,乡村振兴中没了曾经的互助、牺牲、创新、冒险、踏实肯干的乡村精神,即便我们用反哺的方式实现了脱贫,其效果又能持续多久呢?而这个精神要靠乡村的家庭教育来传承而不能靠城里人定的核心素养。
 
《社会科学报》总第1625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