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中国资本市场的问题根源在哪里?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 吴晓球

  ◤中国经济自改革开放以来风云巨变,在转型升级中不断焕发新的活力,并成为一股崛起于世界的强劲力量。但国际环境的动荡、内部营商的不确定,都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复杂而困难的形势,因此认清中国经济的现状尤为重要。
 
中国经济面临的复杂环境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取得了巨大成就,这一点有目共睹。当前中国经济正面临着改革开放以来最复杂的环境。中国经济的复杂环境源于三个方面:一,转型期。中国经济从原来数量扩张型的、依靠资源禀赋发展的体系,转型到一个具有自主创新能力的经济体系中。二,政策倾向。当前某些政策倾向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问题的复杂性,使得我们解决问题变得更困难。三,外部环境变化。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显著增强,从中美贸易冲突便可见一斑。在这三重变量的影响下,中国经济变得更加复杂了。
 
  目前中国经济的一个较大问题在于,内部综合性营商环境正在恶化,特别是民营经济的营商环境更差。一方面,市场主体的活力不够。在经济中最重要的是市场主体活力,没有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创造性,政府再怎么努力也是不行的。为此,我们的政策环境应当为企业创造一种荣耀感和责任感,使之建立为社会创造财富的财富观,鼓励其创新创业。另一方面,营商成本不断上升。实体经济、制造业以及其他领域的企业家们都能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实际上,中国经济处在一个相对困难的时期,这从增长速度这个数字是看不出来的。
 
  因此,宏观经济政策一定要预评经济周期给实体经济带来的影响。宏观经济政策需要发挥其调控经济的职能,关键有三:一,财政政策要发挥相应的调节功能,要遵循逆周期的调节原则,加强宏观调控效应,重点是减税。二,大幅度改善营商环境的核心是简化政府职能和降低企业运行成本。经济处在相对下行时,减轻企业的运行成本,以滶活企业的创造力。三,正确处理好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宏观经济政策必须关注实体经济,因为财富最终是由实体经济来创造的。保持实体经济的稳健增长是财政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
 
金融改革在于市场化
 
  中国金融目前正处在一个不确定性更加敏感的时期。受内外部因素影响,中国的股市、汇市、债市都处在趋于更加不确定的预期中,银行体系尚处在稳健状态,但不良会随之上升。评判一个国家金融竞争力的核心标准是看其分散风险的能力,风险来时能够有效地分解风险、分散风险,风险过后拥有恢复的机能和速度,这才是有弹性的金融体系,而中国金融体系的结构设计到目前为止是缺乏弹性的。
 
  金融处处都是风险,多数的金融都是有风险的收益,所以不可能对风险进行彻底清理,否则就会把本来不是风险的金融活动变成真正的金融风险。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底线,是一个战略目标。中国的金融在解决为实体经济服务,防范金融风险的唯一思路就是通过改革开放,通过市场化改革才能解决。我们必须要大力发展市场化的金融,建立一个有弹性、结构多样、供给多元的金融体系。
 
  第三方支付是金融创新的一个新业态。第三方支付的出现,一方面顺应消费结构、消费模式的变化,使网上购物、电子商务成为主流。另一方面,金融创新也推动了监管的进步。第三方支付带来消费模式的转型,实际上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起点和动力。市场上多了第三方支付平台这个选择,可增加竞争,提高金融的技术竞争力。就支付来说,不能回到卡支付为主的时代,不能回到票据支付为主的时代,更不能回到现金交易为主的时代。中国金融只能往前走,不能往后退。这种金融创新提高了效率,风险并没有增加。
 
维护人民币的长期信用
 
  人民币汇率处于变动之中。最近一段时期人民币的贬值在预期内,既有外部因素的影响,也有市场过分地解读了中美贸易的冲突影响。贸易冲突不可怕。未来如果人民币国际化威胁到美元的地位,那时的冲突会比贸易冲突大得多。因此,我们要低调地处理人民币国际化的思路是非常对的。我认为,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人民币还做不到在全球市场流通,从一定意义上说,我们不想做也不应该这么做,人民币只要成为国际货币体系里面重要的一员就可以,这是非常重要的战略目标。
 
  在这一过程中,汇市很重要,如果贸易顺差迅速缩小,会对汇市带来较大的影响。但我很有信心,人民币不会出现大的危机,因为大国的金融危机很少表现为货币危机。我始终认为,要把维护人民币长期信用作为最重要的政策目标,如此人民币才有国际化的未来,而人民币的国际化是中国金融体系国际化的前提。所谓的长期信用包括两方面,一是实体经济的稳健发展,二是货币政策的导向,利用稳健的货币政策,维持好经济短期繁荣和长期稳定增长之间的平衡。
 
  中国金融未来改革的重点有三个:第一,市场化的方向。市场化方向的核心是加大金融资产结构的调整,赋予金融体系足够的弹性,增强财富管理的功能。第二,科技化的业态。传统金融的业态最根本的缺陷,是受时空限制。金融应该广泛吸收科技的成果,改变传统金融的业态。第三,国际化的趋势。主要包括人民币国际化和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要稳健低调地推进中国金融的国际化。
 
资本市场应关注企业的成长性
 
  资本市场作为一种基于“脱媒”和“透明度”的金融制度,在中国的出现和发展,可谓充满坎坷。一路走来,困难超乎人们的想象。从2008年到2018年,中国资本市场几乎没有任何成长。
 
  资本市场作为一种金融制度,透明性、成长性、资本的高流动性是它的本质特征,财富管理是它的核心功能。这与我们的理解恰然相反,我们所崇尚的是融资而非财富管理,因此我们的制度设计和社会环境与此有较大冲突。
 
  中国资本市场的问题根源究竟在哪里?这和三个问题有关:第一,不太知道为什么要发展资本市场、第二如何发展资本市场,第三如何监管资本市场。这其中最重要的是机制问题和理念问题。
 
  我们只看到融资的市场,没有看到财富管理的市场,企业融资怎么方便怎么来。要知道,财富管理市场是要按照投资者的标准来制定上市标准的,但现在很多上市公司虽然符合上市标准的要求,但不符合投资者的理念要求。投资者对上市公司的要求是成长性,是未来,不是过去,也不是今天。
 
  今天最好的,未来未必是成长性的,因为它不可能再好了。上市企业的成长性是资本市场发展的基础。可见,企业的过去和今天在资本市场上并不重要,资本市场上最重要的是企业未来的成长性或不确定性。这才是资本市场的魅力所在。我们要让那些未来有成长性的企业,比如腾讯、阿里巴巴、小米、京东等,还包括一些高科技公司成为上市公司的主体。这是未来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重点。
 
  中国经济目前处在相对复杂而困难的时期,应通过宏观经济政策改善营商环境,激活市场主体,稳定预期。现在金融不确定性显著增加,应建立一个弹性的金融体系,强化分解风险和财富管理的能力。资本市场应关注企业的成长性和发展潜力,放眼未来。(本文为作者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第四届校友上市公司领袖峰会上的发言)
 
《社会科学报》总第1627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