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继续改革开放 彰显马克思主义当代价值

  ● 辩证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在尊重经济规律的同时,重视上层建筑和国家机器在发展经济过程中的反作用。对于市场经济机制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我们拒绝了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主张,即由市场自行解决的主张。我们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拳反腐,调节贫富差距,解决民生问题,精准扶贫,充分发挥了上层建筑和国家机器的功能,解决了很多难以解决的难题。
 
  马克思主义在今天面临双重挑战:第一,有的人认为马克思主义过时了,必须放弃;第二,也有的人认为,只有字字句句符合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文本,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
 
  针对如此挑战,习近平同志提出了三个“完全正确”:第一,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第二,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写在自己的旗帜上是完全正确的;第三,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地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时代化是完全正确的。这三个“完全正确”揭示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及其当代价值。
 
  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之文明史意义
 
  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这个论断是从马克思主义推进世界文明进程这个大局着眼的。马克思主义是19世纪中期在欧洲诞生的思想体系,此前,无论中西,都有体系完备而且影响深远的思想,如古希腊哲学与中国先秦的百家争鸣,为什么偏偏是马克思主义——在此时间段和此地方诞生的思想能够影响文明的进程,能够成为今天依然需要去坚守的思想呢?乃是因为,影响文明进程并能够与时俱进的思想必须是先进、科学、面向现代化的思想,马克思主义就是符合这一历史要求的思想。19世纪中期的欧洲是世界上发展最快、最先进的地方,以工业化、现代化的方式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大转型。思想与时代是相应的,恩格斯在他的著作里用过一个说法,即“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站在启蒙时代思想高峰上的德国古典哲学已达其顶峰,也就进入了终结期,这个终结恰逢现代化文明的到来,也就意味着一个更高质量的新思想将替代性地出现。
 
  1834年,德国诗人海涅在其《德国宗教和哲学的历史》中天才地预言,德国思想界将要爆发雷鸣——世界史中从未有过的爆裂声,自然界的苍鹰将要坠死于地,非洲荒漠中的群狮也将落荒而逃,相较而言,法国革命不过是一首天真无邪的牧歌。到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时,人们没有办法否认,海涅所预言的德国雷鸣就是马克思主义之诞生。
 
  关于马克思主义对世界文明史的影响,毛泽东有一深刻看法,真正具有文明史意义的“文化革命”有三个事物:火的使用,蒸汽机的发明,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前两个都是实体性的事物,科学史已经回答了其文明史意义。惟有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思想体系、观念形态,为什么说这一思想体系推进了文明发展呢?可以说,没有马克思主义,就无从变革资本主义文明。
 
  按照马克思的论证,资本主义本身就推动了文明的发展,改变了几千年传统文明的缓慢节奏。但由于私人占有和社会化生产的内在矛盾,资本主义迟早有一天难以为继,资本主义的丧钟必然会敲响。但历史是人的历史,没有人的行为,资本主义的丧钟是不会自行敲响的,先进社会一定要人来创造。
 
  这个创造性的历史过程,是由受马克思主义影响的革命者来做的。《共产党宣言》诞生以来,可以确认马克思主义在整个文明史进程中,的确发生了巨大的影响,表现在对资本主义的冲击和社会主义的构建两个方面。可以说,没有马克思主义,近代以来的世界史就只是一部资本主义文明长久运行的历史。
 
  关于社会主义的构建,特别是在中国的构建,本文在后面讨论。这里必须直面的问题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最初关于在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爆发社会主义革命的设想并没有成为现实,毛泽东称马克思主义在欧洲走路走得很慢,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似乎只局限于东方落后国家,似乎不能说马克思主义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有什么影响。面对此一疑问,需要改变线性的思维模式,即那种简单、直接的因果联系的思维方式。如果因为今天的欧洲没有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东欧问题另当别论),就说马克思主义不符合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实际,是没有实际效果的,这就是简单的线性思维。
 
  以色列学者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提出:除了革命者,资本家也会读马克思的书。随着社会主义逐渐得到拥护而壮大,资本家开始有所警觉,他们吸收和采用了马克思的许多分析工具和借鉴。
 
  可以说,尽管马克思主义引导的社会主义运动没有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取得最后的胜利,但客观上还是导致了传统的野蛮资本主义的改变——朝着文明方向的改变。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在欧洲考察时,发现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所描绘之工人惨状,已经荡然无存,无不骇然。应该说,这实质上就是马克思主义对文明史的一种推进。
 
  马克思主义引领中国解决三个“起来”
 
  今天在中国旅行的任何一个外国人,如果在改革开放之前来过中国,一定会被中国的现代化图景所震惊,套用马克思的话来说,中国工业化、现代化的全部成果就是一部打开了的人的本质力量的书,当然,这里所言之人,即中国人民。
 
  中国的现代化成就是中国人民干出来的,但人必然在一定的制度构架以及一定的观念形态中去从事现代化建设,中国的制度构架及其观念形态的组织者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共的领导改变了中国社会的文明进程。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意义就由世界文明史进入中国文明史。 
 
  马克思主义产生于欧洲,而且是针对资本主义逻辑进程而提出的,为什么在20世纪初期能够影响到当时并未资本主义化的中国,催生出中国共产党呢?这里的一个大前提是马克思所言,“世界历史”时代的到来,由此决定了,“工业较发达的国家向工业较不发达的国家所显示的,只是后者未来的景象。”具体到中国,当时存在一种双向的吻合关系,从马克思的思想角度来说,马克思主义是解释和解决社会全面危机的学说——如《共产党宣言》,而从中国先进知识分子的角度来说,是他们身上强烈的危机感,这就是毛泽东说的“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下去,环境迫使人们活不下去了。”
 
  马克思主义作为中共当时解决中国问题的选择,而所谓中国问题就是三个“起来”——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到底行还是不行呢?马克思本人主张,真理是需要实践来验证的。中共历史已近百年,经历了几代人的时间,足以检验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这个检验可以分成两阶段。
 
  第一阶段:就是从东亚病夫到“站起来”这样一个时间段,证明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
 
  第二阶段:即“富起来”与“强起来”的时间段。应该说,1949年共和国成立以后,客观上就进入一个“富起来”的历史阶段,也就是经济建设的阶段,同时伴随着国家的逐渐强大。在这个时间段里,经历了一些艰难曲折甚至严重失误,但总体上是一条线索到底,那就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一个繁荣而强大的现代化国家。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建国以来的历史,存在着改革开放前30年和改革开放后40年之分,但党的领导和马克思主义指导是一以贯之的。由于改革开放是对之前状态的改革,马克思主义指导的内涵必须加以特别的理解。简单一点说,马克思主义对改革开放的指导,至少体现在三个基本方面:其一,改革开放恢复了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使得国人能够准确认识到中国的落后状态以及中国与世界之真实关系,从而以改革去赶上时代;其二,改革开放回归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生产力理论,没有生产力的发展,人们必须重新开始争取必需品的斗争,全部陈腐污浊的东西会死灰复燃。对社会主义制度来说,没有生产力的发达,没有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听任贫困现象的存在,这样的社会主义就不能算是合格的社会主义;其三,辩证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在尊重经济规律的同时,重视上层建筑和国家机器在发展经济过程中的反作用。对于市场经济机制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我们拒绝了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主张,即由市场自行解决的主张。我们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拳反腐,调节贫富差距,解决民生问题,精准扶贫,充分发挥了上层建筑和国家机器的功能,解决了很多难以解决的难题。
 
  当中国结束了历史上最糟糕的状态,进入到一个最好的状态时,马克思主义对中国历史诉求之满足,自然就有了清晰的结论。
 
  唯发展与开放才能赋予马克思主义永恒的生命力
 
  把马克思主义写在我们旗帜上,只是就一般的指导意义而言,并没有深入到历史细节。毛泽东当年说“马克思主义一学就灵”,省略了复杂的历史内涵。实际上,要讲清楚“马克思主义一学就灵”,还要讨论最后一个“完全正确”,即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时代化。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般的原理,当它要进入中国这样一个跟欧洲社会不一样的社会来进行指导的时候,必须取发展和开放的态度,必须要与中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必须要适合中国人的民族历史文化的心理特征,即1938年10月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所提出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可以说,中国共产党关于马克思主义必须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必须与中国的具体实际情况相结合的认识,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若干年以后,由于指导思想有误,形而上学、教条主义肆虐,中国发展严重延误,国家处于封闭半封闭的状态中,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损失不可谓不重。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力挽狂澜,恢复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为中国开辟了走出困境,迈向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路。
 
  基于历史教训,习近平同志在纪念马克思诞辰大会上明确地指出:我们当代中国的伟大社会变革,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思想的模板,社会主义并没有定于一尊、一成不变的套路。在如此明确的告诫面前,还有必要喋喋不休地用本本来指责改革开放吗?
 
  时代潮流浩浩荡荡,工业革命以来,世界的现代化一路前行;新文化运动和中共成立以来,中国的现代化也一路前行,马克思主义的文明史意义永远闪耀着熠熠光彩,马克思主义自身也在发展和开放中永葆青春。
 
  《社会科学报》总第1628期8版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