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打通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梗阻”

作者:中共上海市委党校上海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潘文轩

 
◤ 刚刚过去的十月十七日,是我国第五个“国家扶贫日”,也是第二十六个国际消除贫困日。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扶贫工作的重要性。扶贫开发为促进经济发展、政治稳定、边疆巩固和社会和谐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近年来,我国在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工作上取得了显著成效,为西部地区贫困人口脱贫做出了重要贡献。但肯定成绩的同时也应看到,当前各地在产业、劳务、消费扶贫协作等方面仍存在一些较普遍的突出问题,需引起重视并研究解决。
 
四方面突出问题亟待解决
 
  产业帮扶矛盾最集中,四重困境凸现
 
  困境之一是东部发达地区产业与西部受援地较难直接匹配。东部地区和西部地区间存在较明显的产业梯度差,作为东部地区主导产业和优势产业的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往往难以直接对接相对落后的西部受援地。因此,不少东部省市在产业帮扶项目上深感不易找到有效抓手。困境之二是受援地较为缺乏产业帮扶项目所需的软硬件配套条件。首先是基础设施、上下游产业等硬件配套条件不足。例如,新疆喀什地区曾希望上海某玻璃集团在当地援建玻璃生产线,但该集团考察后发现供水、物流等配套设施无法满足生产需要,最后只能作罢。其次是劳动力素质、技术能力、管理经验等软件配套条件跟不上。如不少援建项目在当地找不到合适的技术人员与工人、许多雇工组织性和纪律性较差等。困境之三是一些受援地不愿、不敢接纳部分帮扶项目。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除了当地缺乏项目配套能力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地政府认为实施这些项目会过度增加工作量,如果不能按期保质完成,将影响后期考核验收。有当地干部坦言“这两年帮扶力度加大、帮扶项目增多,但考虑到优质项目较少、人手精力有限,照单全收怕后期审计出问题,所以计算投入产出比后,有些项目不愿接、不敢接”。困境之四是实用实效项目少,援助资金积压多。近两年,东部地区均不同程度地增加了对口支援财政预算额,在资金投入大幅增长的情况下,相关部门对如何使用资金规划不足、短期内找不到较合适的产业项目,出现了大范围的资金长期沉淀在账面上的现象。审计中发现,有些受援县未作安排的帮扶资金积压规模已达到历史最高点。当前,援助资金使用压力之大前所未有。
 
  开展劳务协作遇到障碍较多
 
  就地就近就业方面的障碍主要包括:部分贫困人口“等靠要”思想较顽固,他们希望直接给钱给物,不愿主动参加劳动,阻碍了就业帮扶工作的顺利推进;受援地为贫困户提供的就业岗位较为单一,不少岗位同当地建档立卡户的匹配度偏低,难以有效发挥就业脱贫作用;贫困人口参加劳务技能培训的积极性不高,培训中“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和中途退出的现象并不少见,导致培训效果大打折扣。异地转移就业方面的障碍主要包括:受援地贫困劳动力来东部地区工作的意愿不强,很多人不愿远离家乡赴外地打工,更不愿干较苦较累的活;即使愿意来,因技能、环境不适应等原因中途返回的也不在少数。此外,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人口在饮食方面有特别要求,东部地区企业接受这类群体就业,在满足其特殊需要上面临一定困难。
 
  消费扶贫的瓶颈制约多,发展潜力受抑
 
  消费扶贫遇到的瓶颈制约,主要表现为受援地农产品的“三个缺乏”:一是缺乏有效的流通渠道。帮助受援地区农产品进入东部地区市场存在流通渠道不畅的问题。由于受援地区缺少规模大、实力强的农产品流通企业,再加上交通不便,造成当地特色农产品进入东部地区颇费周折,不仅时间长而且成本高。二是缺乏统一规范的标准。对口支援地区的农产品标准体系建设普遍不尽完善,当地许多农产品并没有较统一的规格标准、包装标准和质量标准,导致其进入东部地区后市场竞争力偏弱。三是缺乏东部地区消费者的认可度。由于市场推介营销欠缺等原因,东部地区消费者对来自对口支援地区的许多特色农产品了解少、认可度较低,购买意愿不强。
 
  “交支票”援建面临三大难题
 
  第一个难题是“交支票”后部分资金使用不规范、绩效欠佳。部分援助资金未用于原先双方确定的援建协作项目,而被当地挪用到了其他地方;有的援建项目在实施过程中未严格履行基本建设程序,给项目质量带来隐患;还有一些项目开工后获得了其他财政资金补助,使援助资金出现结余,但结余资金有的未经审批直接挪用于其他项目。第二个难题是对口支援前方部门缺少跟踪监管的有效抓手。由于“交支票”项目主要由受援方组织具体实施,某些前方干部觉得“不必过多插手”或“不宜干预太多”,在监管责任意识上有所欠缺。而更普遍的问题是,因“交支票”项目数量较多、分布较散且非自己直接管理,前方工作机构与干部对这些项目的实施详情掌握不充分,在如何监督好此类项目上也往往找不到、找不准有效抓手,难以充分履行好跟踪监管责任。第三个难题是支援方对项目难掌控,绩效考核压力大。“交支票”项目的绩效审计结果是考核东部地区对口支援的一项重要内容,但在以受援方为主实施的情况下,支援方对项目效果的可控性较弱。与“交钥匙”项目相比,感到“交支票”项目的考核压力更大。
 
  多管齐下应对问题
 
  增强产业帮扶的针对性和精准性。科学安排援助资金使用进度并建立监测预警机制,积极推动产业项目落地实施,尽力减少资金积压沉淀。安排产业扶贫项目应更加注重质量导向,不盲目贪多求全。要进一步深入调研受援地的产业发展条件和贫困人口特点,找准符合当地实际、能发挥当地优势的项目。要建立健全产业扶贫项目库,根据实际脱贫需要对项目细化分类,实现精准帮扶。
 
  完善劳务协作中的三大对接机制。一是加强受援地岗位供求对接。可以公益性岗位为重点,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特点在当地积极开发技术含量低、技能要求不高的扶贫专岗。二是加强劳务信息跨地区对接。做好东部地区与西部受援地间的劳动力供求信息采集和发布工作,促进异地转移就业。三是加强培训与产业对接,扶持推广“订单式”劳务培训。
 
  多管齐下打通消费扶贫梗阻。首先,受援地应在东部地区帮扶下,努力完善物流基础设施,要引导、支持大型电商和物流企业在当地建立协同仓,提高流通效率。其次,两地相关部门要指导受援地贫困农户与农民合作社逐步提高农产品标准化程度、对特色农产品进行质量认证。再次,充分利用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信息技术手段,为消费扶贫农产品提供在线品牌推广、产销对接、质量追溯等服务。最后,利用大数据挖掘东部地区居民农产品消费的分层分类特征,更好引导消费扶贫农产品的生产和流通。
 
  加强对口支援前方部门对“交支票”项目的监管。第一,前方工作机构与干部应牢固树立“交支票不交责任”的意识,在明确与受援地相关部门职责划分的基础上,对“交支票”项目积极主动地跟进监管,做好做细台账记录。第二,在监管中既要苦干更要巧干:一方面,要切实加大监管力度,严格实行项目专人负责制,对项目全过程跟踪监督,确保不留死角;另一方面,要努力创新监管的方式方法,将人管与技防有效结合起来,摸清和把握项目的主要风险点,在关键环节和疑难问题上加强与受援地的沟通和协同,力求事半功倍。第三,学习借鉴杭州“四重监督”、广东“立体式监管”的实践做法,总结有益经验、完善制度建设。
 
  《社会科学报》总第1629期2版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