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让教育回归原旨

作者:东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马 欣

 
  面对近日引发热议的“量子波动速读”骗局,除了“不可思议”“满目荒唐”,还能够说点什么呢?带着眼罩的孩子在迅速翻动书页,装模做样与书籍正在发生着某种神秘的感应。培训机构宣称,用这种方法1-5分钟可以读完一本10万字的书。这幅极具魔幻色彩的画面一旦从生活场景中被截取、被放大,便立刻进入反思的视域。当此之时,我们需要深思的是:为什么在科技昌明的时代依旧有那么多人深陷迷信漩涡?并且这种迷信还是披着科学的外衣,四处招摇撞骗、战功赫赫。
 
  首先,“量子波动速读”骗局折射出当下普遍存在的一种迷信心理,即“迷信科学”。在现代文明中,恐怕没有哪个领域像科学一样拥有如此崇高的地位和无与伦比的权威,有不少人甚至把科学当作万物的尺度。比如:养孩子一定要科学育儿,吃饭一定要科学饮食,就连谈恋爱也提倡要科学择偶,凡此种种,仿佛任何事务一旦冠以“科学”二字,或者在某种科学理论的指引下才是靠谱的,说某物某事“科学”基本等同于判定它“绝对正确”。借“量子波动”概念来牟利的培训机构,利用的恰恰是大众普遍崇拜科学的心理,用一套貌似科学的概念来诓骗家长,让那些违背常识的事情变得似乎真有可能。一般人会认为相信科学总归没有错,事实上正是因为不加反思的相信,让我们离科学的本质愈来愈远。科学的本质规定中有一条特别重要,就是可证伪性。正如哲学家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提出的,检验科学的方法是“证伪”而不是证实。在科学里,判断理论正确与否通常采用的方式是实验,因此当理论受到实验检验时,愈不能被证伪,它就愈可能为真,所适用的范围就愈广阔。但是,你绝不能肯定这理论绝对正确,即便它已经受了千万次的检验;因为,谁知道它不会在千万零一次失败呢?指明科学的可证伪性,不是让我们从今以后不再相信科学,而是说要理性地看待科学的权威性,了解到科学并非解决人类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任何科学理论都有其适用范围,因此在面对“量子波动速读”这类的貌似科学的概念时就会事先打个问号。
 
  其次,“量子波动速读”骗局还体现出一些家长在教育上的误区。这类培训骗局大行其道,背后与家长对孩子不切实际的期望、急功近利的心态有关,当然也跟基础教育竞争日趋激烈相关,其实更为根本的是家长在教育观念、教育理念方面的一些误区:记忆好等于学习能力强;要赢在起跑线上;花最少的时间、学到最多的知识就是最好的方法,等等。法国作家、社会活动家席里尔·迪翁在《人类的明天》中特别谈到芬兰的教育。10多年来,芬兰的教育系统被看作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榜样,他认为芬兰教育取得惊人成功的秘诀在于将学生而非知识作为教育系统的重心。因为学生的个性各有不同,每一位都有自己的长处、天赋,所以教育机构、教学系统应该提供各种条件,让学生在老师的帮助下按照自己的节奏学习,进而逐渐形成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这种教育理念所秉持的是首先尊重学生,然后帮助学生发展自己的长处,并以此为人类做贡献。这也是未来值得借鉴的教育模式。现如今,知识俯拾即是,在这片知识的海洋里,教育更应该回归原旨,即它的词源拉丁语“educare”的意思——“使出来”“引导出来”,也即教育应该让我们天生的优势显示出来。学习的目的是为了最终的创造,或者能够学以致用,而不是将学生当成空罐子,一味往里面填塞知识。若家长们对于教育有一个较为理性的思考,形成真正有科学依据的教育理念,才不会被骗子的营销术牵着鼻子走。
 
  最后,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量子波动速读”骗局中的孩子,他们有的是骗子诱骗来的“宣传道具”,有的是被父母送来培训的“小白鼠”。在这场骗局中,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前者在关键的成长期心灵就被种上投机取巧的种子,影响到最基本的道德是非观;后者面对家长的期许不敢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学到,由于分辨不出是速读方法本身有问题还是自己的学习能力有问题,从而在惶惑中沉默,甚至失去本心,不断翻动书页的手何尝不是呼喊救助的手。这出骗局堪称《皇帝新装》的现代版本,所不同的是,骗局中的那个孩子也无法说出真相。
 
  《社会科学报》总第1681期4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