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把握金融科技未来发展方向

  金融与科技的深度融合已经成为未来发展的新趋势。金融科技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上海在推动金融与科技的融合和政策创新等方面成效显著,如何加强对金融科技风险的有效监管,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下一阶段的重要工作。由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等多家机构联合举办的第五届(2019)金融科技国际会议日前召开。
 
金融科技蓬勃发展
 
  近年来,我国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为金融科技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今年9月6日央行发布了《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进一步引领和促进国家金融科技的高质量发展。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邓辛副教授指出,金融科技全球融资趋势呈现出几大特点:金融科技投资企业数量和金额出现回落;A轮融资是大部分金融科技企业的一道“坎”;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成为主流,区块链异军突起;亚洲引领金融科技发展的浪潮,就中国国内来看,由于地方政府的支持,北京成为金融科技融资企业聚集地,上海、深圳和杭州紧随其后。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数字货币研究暨人工智能应用推进工作小组副组长任思溟指出,目前金融科技在应用中的难点之一是难以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难以寻找合适场景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对技术的研究不够深入;第二,对业务场景的掌握不够全面。
 
严监管促转型
 
  金融科技的高度发展是一把双刃剑,虽然提高了日常生产和生活效率,降低了交易成本,但也带来了一定的风险。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名誉院长、原上海市副市长周禹鹏提出必须在确保金融改革和创新的同时注重风险防范制度建设,加强金融风险预警,打击违法违规的金融活动,推动金融科技的健康发展。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董事长叶国标强调金融科技的发展不能离开金融稳健、诚信和服务的本源,在创新的同时必须注重风险防范。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凯利商学院教授Andrew Ellul教授也认为,金融科技可能会对整个金融系统的稳定性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以及金融科技的利用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金融科技必须严格监管。
 
  金融科技风险监管的配套措施也应加强。国际数据管理协会中国区创始和现任主席胡本立指出金融科技的核心在于数据和对数据的处理、管理和治理,而数据是以人为本的过程,因此监管机构和政府部门需要通过制定一系列政策,营造具有吸引力的金融科技生态系统。IFC资深金融科技顾问Miguel A. Soriano教授指出监管机构需要用更为创新的意识,研究、开发更加适应金融科技发展的监管工具,同时提高监管的稳定性,让金融机构确切了解他们所采用的技术是被监管接受或者禁止的。上海区块链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马小峰副教授认为利用区块链的溯源特性,可以将监管从牌照式监管转变为行为和功能性监管,实现穿透性监管。中国在推动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等方面,需要坚持自主研发的路线,实现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许多奇指出要从做好底层法律基础建设、做好统一监管、实施穿透性一致性监管三个方面加强对金融科技的监管。
 
区块链将助推金融科技未来发展
 
  金融科技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金融与科技的深度融合已经成为未来发展的新趋势。那么金融科技未来发展路径的趋势又是怎样的呢?
 
  英国剑桥大学新兴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Lesly Goh指出,智能化、数字化、网格化将成为科技发展的战略趋势。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可以帮助机构在发债过程中简化流程,提高运营效率和降低成本。且由于区块链技术信息不可更改的特点,可以有效提高数据的安全性,降低欺诈风险。与此同时,基于区块链技术为所有的市场投资者提供了平等的信息访问权限,可以进一步降低了交易风险,允许投资者更加便捷地进行投资交易,通过区块链技术使农村金融的发行效率得到提高。在虚拟化或数字化货币的问题方面,跨境的银行间交易成本大幅降低很多央行在零售和批发领域进行了尝试。马小峰副教授同样认为,目前我国已经从传统的中心化数字经济的垄断转变为多中心化的新型数字经济时代,如何利用区块链技术保障数据的隐私性和安全性,也是下一阶段的重要的发展方向。而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凯利商学院Andrew教授提出,由于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新技术的突破可以极大地降低数据的分析利用成本,它不仅可以助力金融机构为客户量身定制服务、提升决策效率,还能降低信息不对称成本,为新兴市场国家普惠金融的发展提供重要的支持。除此之外,浦东改革与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刘斌提出,上海应力争金融科技国际标准话语权,在大数据方面,需要进一步探索金融机构内部,包括跨境金融机构间的数据共享;其次,加强持牌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之间的合作,构建开放的金融科技生态圈,帮助科技企业走出去,更好地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去,在国际化的竞争氛围和视野中,推动中国金融科技企业更高质量的发展。
 
  金融科技催生了不同行业的创新发展。普华永道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合伙人王建平指出数字化金融战略已成为全球金融业的共识。数字化时代呈现信息透明、速度为王、边界消失三大特点,数商(Digital IQ)成为数字化时代衡量企业数字能力的关键指标。数字化的发展将会催生的“超能客户”将会主导市场,这也将引发“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发生深刻的变化。国泰君安证券网络金融部总经理毕志刚表示,未来证券金融服务将构筑“O2O+财富管理”的零售业新模式,新建线上业务模式,为海量基础客户提供线上标准化服务,同时增强线下业务模式,为中高净值客户提供非标、个性化服务。票金所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吴琦迪认为电子商票在经济中发挥着五方面的作用:一、支付便捷,通过竞价机制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二,信用变成价值,实现“发债”融资职能;三、不需要抵押担保,不占授信额度;四、实现融资成本转移,盘活上下游应收应付账款;五、类似信用卡,良好兑付信用记录,信用背书越高。
 
  总而言之,将金融科技的发展落地实处,需要不断洞悉并把握未来金融科技的发展趋势,在确保金融改革和创新的同时,必须要注重风险防范制度建设,加强金融风险预警,打击违法违规的金融活动,推动金融科技的健康发展。(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陈婕婷、吴琳琳/文)
 
  《社会科学报》总第1682期2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