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高速城镇化要关注知识型基础建设

作者: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 薛 澜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我国的城镇化和城镇化过程中的区域布局提出两点明确要求:第一,要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第二,要构建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如何进一步落实四中全会的精神,真正推动我国城镇化健康发展,确实有很多问题值得思考。
 
构建城镇化中的工业发展机制
 
  几年来,我国在推动城镇化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大家有目共睹,但仍存在一些问题亟待解决。现阶段一些地方城镇化发展缺乏工业化动力。很多发达国家的城镇化发展过程其实是工业化过程,在工业化进程中,城镇化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人们在工业生产集中的地方安家落户,就是城镇化的过程。但是,在我国过去40年的发展过程当中,这个过程被切断了,在工业化发展的过程当中产生了农民工的机制,导致在工业化发展过程中并没有实现相应的城镇化。当时,为了经济的高速发展,我们轻装前进,导致工业化过程没有带动相应的城镇化发展。现在,大家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因此,正在积极推进城镇化发展。在不少地区城镇化过程缺乏产业化基础,需要建立有机的联系,构建城镇化中的工业发展机制。
 
  我国部分地区在城镇化过程中急于求成,发展目标往往超出合理的速度。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超常规的目标会被当做正常目标,然后引发各地区间争相加速,因此,很多地区城镇化的发展过程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挑战。城市定位不明确。各城市都朝着功能越来越全发展,比较大的城市都希望自己是区域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创新中心等等,功能越多越好,这在实际情况、实际运行中也会有很大挑战。
 
城镇化的核心是理念、资源、治理
 
  理念,最重要的核心就是人的全面现代化,这是城镇化的本质。不仅仅是物质生活的改善,也包括思想观念、价值追求、生活方式,知识结构的现代化。另外,我们追求的不是人类社会的畸形发展,而是人类社会和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不是一部分人的现代化,而是全体人的现代化;不仅是一代人的现代化,而是千秋万代可持续的现代化;不是城市中心的现代化,而是城市整体的现代化;不是单一模式的现代化,而是多元包容的现代化。
 
  资源,城镇化其实是资源开发和优化的过程,这里包括物质资源、历史文化、自然环境、人口、社会等等很多要素,即推动城市发展的核心要素。所以,城镇化过程其实是这些资源不断开发、不断利用的过程。原来我们可能更注重的是物质资源的开发,现在大家更注重历史文化、各种传承、城市的精神风貌等,这些资源要素在推动城市发展中起到关键作用。
 
  治理,说到底,城镇化就是一个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过程。我们研究的公共管理领域最开始是从纽约的市政管理出发的,因为变成一个大城市之后,政府要提供各种公共服务,提供公共资源的优化等等,所以必须要有高效的公共治理。实际上,公共管理这个学科也是由此发展起来的。例如城市治理体系怎么有效运转,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公共角色、公共财政等等,再如,在什么样的基础上设市、怎么治理等等,都是公共治理非常关键的问题。
 
要重视高等院校的作用
 
  我们现在面临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挑战。第四次工业革命,为社会创造了巨大的机会,同时也提出了挑战。它有可能导致人才、资源和财富创造进一步向中心集中,这背后的机制主要是因为信息基础设施的普及。二三线城市的很多人才看到一线城市的机会,很有可能就积极地到一线城市去发展。但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是各地方更加均衡的、合理的发展,这时候地方的人才能够一方面了解到全球发展的趋势,另外一方面了解到本地特有的资源和优势,而且能够发现这两者之间的联系。把这两者能够连接在一起的核心是地方的创新资源。这个地方到底有没有创新资源的载体非常重要,也就是知识型的基础设施,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高校或研究机构。
 
  我国的人工智能人才分布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其次是西安,为什么是西安?众所周知,西安是我国高校最集中的几个城市之一,尤其是有很好的工科院校,高校是很多重要资源的聚集地。传统观念认为,西部高等教育可能发展不够,因此,原来讲西部大开发高教先行。我们的研究发现,如果把人口数量作为权重考虑进去,高等教育的重心跟经济和城市的重心差不多。西部大开发高校少了一些,但西部人口更少,综合分析没有明显的差别。我国真正突出的问题,实际上是在一个行政区划内不同地区之间的差距巨大。
 
  现在中国二三线城市,有几百万人口的城市没有比较好的综合性学校,这样的情况下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各种知识的传播、创新等等都会面临很大的挑战。所以,第四次工业革命要求我们在城镇化过程当中,不仅要关注硬件的基础设施如交通、网络等等,更要关注知识型基础设施建设,越是创新的城市越要重视到这一点。我们应该看到知识型的基础设施,尤其高等院校机构的重要性。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1期1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