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未来教育要唤醒人对知识的主体意识

作者: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 陈春花

 
  曾经,我们习惯于将“道”与“术”分开,或者将“道”与“器”分为两个层面,互无交集,至少在“形而上”和“形而下”之间有明显的界限。随着技术发展和人类进步,两者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一步步走向融合。著名管理学家德鲁克认为,过去150年真正推动社会变革的其实就是知识,只是知识的应用层面不同。为此,他将这150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知识催生工具,知识的传递也走向便捷,进而改变整个世界,由此带来了工业革命。在工业革命之前,人类以经验为主,经验无法标准化,因此很难复制和大规模传播,只有经验变成知识以后,才能大量印刷和发行,从而提升人类整体的知识水平,进而革命性地提高整个社会的生产力。从这个意义上理解,工业革命真正的起步不是机器发明,而是知识生产和传播,是知识催生了机器和工具。
 
  第二个阶段,知识应用到生产过程之中,整个生产流程效率极大提高,人类再一次因知识的应用而从片断式的工具发明进入系统化的工厂生产,而且效率不断提高,新产品不断涌现,生产力水平再一次得到革命性的提升。
 
  第三个阶段,知识运用于知识本身,或者称之为知识被运用到整个社会,带来管理革命。随着知识的生产与传播,知识又带来一个新的变化:更多的体力劳动者也都变成了知识工作者,整个社会充满大大小小的组织,管理无处不在,整个社会的效率和社会发展又进入了新阶段。
 
打开“人机共生”概念的可能性
 
  如果沿着德鲁克的这个逻辑往下走,我们今天又面临一个新的更大的变化,知识不仅仅应用于工具、生产流程和知识本身,知识还使人与机器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重大转变,从发明与被发明,使用与被使用,走向人机共生。这一次变革带来的可能不仅仅是生产力革命,还可能会再造我们的社会。就像AI知识和技术,就使我们未来面对的不仅是效率和生产力问题,还有公平、道德,乃至伦理问题,甚至更深层的问题:人的价值何在?
 
  关于“人机共生”概念,未来有四种可能性:一、机器或者知识帮助人机之间产生更多可能性,但没有明确的利害关系,我们称之为中和共生。二、机器给人类带来更多帮助,形成对人类的偏利共生。三、机器获得更快发展和更大空间,人类受到排挤,甚至构成一定的伤害,我们站在人类的角度,称之为偏害共生。四、机器得到完全的发展,人类失去存在的意义和空间,被机器完全取代。这在当前是无法想象的和难以接受的,但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们站在人类的角度,称之为吞噬取代。因此,我们今天讨论未来教育一定要面向未来的社会,而未来的社会几乎注定将是人机共生的社会。
 
要把知识创造与主体觉醒统一
 
  未来,我们要更加全面而深刻地理解人、知识和社会。知识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变量或生产要素,人创造知识,知识又通过和人、技术、资本等变量重新组合,改变社会,甚至能改造整个星球、宇宙。人,作为知识的创造者,都是因为教育而获得了这一能力。因此,当知识的能量不断发生革命性变化,作为知识的创造者,人的主体性和未来教育的发展,也值得我们重新审视和认真思考。
 
  第一,人作为知识创造的主体,需要自我觉醒。人机共生之后,人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完全改变,知识和机器对于人不再是简单的从属关系,而是共生关系。人的主体意识如何觉醒?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是不是每个人对创造知识可能给周遭世界,甚至对整个宇宙带来的影响有所认知?苏格拉底说过,当你觉得无知的时候,才是你获取知识的真正前提。因此,过去的教育主要都是唤醒人们获取知识的意识,鼓励人们主动求知。未来的教育,可能更需要唤醒人对知识的主体意识,要让人清醒地意识到作为知识创造者的责任和可能的后果。
 
  第二,我们依然要努力从可见世界走向可知世界。我们看到的只是可见的,未必是真实的、可知的世界。我们的思维不仅受限于可见,也受限于可知,我们已知的未必都是真理,整个人类目前发现的真理,注定也还只是整个世界的一小部分。从可见世界到可知世界,这是人类的追求,但需要我们不断探索,不断地否定自我。在整个过程中,知识不仅仅是我们的武器,也是我们的伙伴。因此,未来的教育还要让学生有勇气否定已知,有能力超越感知,以未知探索未知,但与此同时,保持自我的觉醒。
 
  第三,自我认知与探索世界是同一条路。2020年对中国而言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全面小康意味着我们有了更好的条件思考更长远的未来。从工业革命到今天的知识革命,人类又走过了几百年的路,物质前所未有的丰盛,科技前所未有的发达,人类作为智者,对自我的认知和对世界的探索都取得了巨大进步,知识的力量得到前所未有的呈现,但今天的我们究竟是站在了光明的起点上,有希望真正走出混沌,还是正在陷入新一轮的迷失?谁也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我们唯一能确信的是,人类因为知识,已经来到一个新的路口。在这个路口上,我们应该做何选择?每个路口又将通向哪里?未来的教育者,可能正承担着前所未有的重任。
 
  最后,引述苹果CEO库克的一句话:我们真的不担心机器像人一样思考,我们最担心的是人像机器一样思考。未来教育最重要的,也许就是恢复人自我的认知。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4期1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