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移动支付改变经济和金融

作者: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 王 勋

  ◤ 移动支付是指用移动终端支付所购买的商品和服务,是第三方支付领域中最主要的支付方式。如今,中国的移动支付无论是用户数、技术水平还是交易支付额的增长,都已经走到世界前列。
 
  如果将数字金融称为一场金融革命,中国的移动支付就是数字金融革命中的革命。如今,中国的移动支付无论是用户数、技术水平还是交易支付额的增长,都已经走到世界前列。
 
  移动支付是指用移动终端支付所购买的商品和服务,是第三方支付领域中最主要的支付方式。第三方支付是指消费者对购买的商品或服务通过第三方平台,尤其是非金融支付平台支付。第三方支付对应的当然是第一和第二方支付。我们一般把货币现金支付称为第一方支付,通过银行系统完成的支付称为第二方支付。目前常见的移动支付平台包括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云闪付、苹果ApplePay、拉卡拉、京东支付、快钱、平安壹钱包、华为支付、易宝支付。
 
  中国移动支付实现跨越式发展 
 
  中国移动支付的发展主要由支付宝推动,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2003-2004年,从线上交易到担保交易。2003年阿里巴巴创建之后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帮买卖双方建立信任。尤其是在当时中国社会金融体系很不健全的情况下,线上交易买卖双方彼此不信任。因此,同年阿里巴巴推出支付宝用于担保交易,支付宝承担中介作用,解决信息不对称带来的信任问题。
 
  第二阶段是2004-2013年,从快捷支付转变到移动支付。淘宝在解决买卖双方信任问题之后,发现线上交易增长依然缓慢,支付成功率低是主要障碍。因为当时要使用银行U盾连接网银支付,交易过程中需要多次跳转,跳转次数越多,支付者越担心资金安全,也越容易导致交易失败。因此,支付宝2010年12月与工商银行合作推出快捷支付,无需U盾或网上银行,只需在支付宝认证,提供银行支付密码,就可以完成网上支付,线上交易成功率提升到90%以上。智能手机出现、移动网络普及,以及之后的二维码出现,都大幅度促进了线上交易增长。
 
  2013年6月支付宝推出余额宝后,中国的移动支付再一次实现跨越式发展。余额宝被称为“会赚钱的钱包”,因为它本质上是货币基金,具有高流动性又能产生收益。余额宝的诞生也让中国的数字金融进入起步阶段。
 
  第三阶段是2013年之后,从移动支付向移动金融生态发展。现在移动支付提供的实时转账、财务管理、保险、融资、征信等金融服务,都是移动支付向移动金融业务的延展。2013年之后,移动支付在中国实现了迅速普及和快速发展。截至2018年年底,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全球活跃用户数均在10亿左右。大城市90%以上的居民将移动支付作为首要支付手段,其次才使用银行卡和现金支付。从全球来看,2018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的资金规模年增长率达到58%,远高于美国第三方支付平台贝宝(PayPal)。
 
  移动支付带来深层次改变 
 
  移动支付带来的深层次改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移动支付改变了居民的支付习惯。2015年,移动支付金额已经超过了现金消费金额,2016年,移动支付金额超了银行卡。我们出门只要带智能手机,不再需要携带现金,不需要为购物准备零钱,也不用担心收到假钱。移动支付不仅节约交易时间、降低交易成本、促进消费,还改变了金融市场,尤其是支付市场的格局。
 
  二、移动支付促进创业和增加收入。对于没有固定工作的家庭,比如只从事农业生产的家庭,由于移动支付的便利性,不需要准备零钱也不用担心假钱,只需要二维码就可以完成支付,这可以促使他们从事个体经营活动。对于已经从事个体经营活动的家庭,由于移动支付能够降低交易成本、节约交易时间,同时促进消费需求增加,因此也能增加这部分群体的收入。
 
  三、移动支付提升了居民风险平滑能力。对于居民或家庭,影响福利最主要的因素是消费,而影响消费最主要的因素是收入,收入高低与消费多少成正比。家庭的风险平滑能力就体现在家庭收入增长面临暂时风险或冲击时,如面对重大疾病、盗窃、自然灾害等外生因素,采取措施使家庭消费不致受到太大影响。能够有更多的人分担风险,或是自身抵抗风险能力增强,都会提高风险平滑能力。移动支付对此有明显价值,因为移动支付有两个基本优势,一个是低成本实时转账,另一个是具有高流动性并产生收益。在数字时代,人们的交往距离大大缩短,交往频率提高,个人遇到风险或冲击时,更容易通过社交软件及时联系亲友,并通过移动支付平台实时转账,从而获得资金支持。如果是更大的风险,还可以通过社交平台向社会寻求帮助,比如水滴筹等。移动支付带来的低成本实时转账功能既促进了居民对社会关系网络的使用,也切实提高了风险分担能力。
 
  与此同时,2014-2019年的数据显示,余额宝的收益率和银行一年期存款相比,平均高出两个百分点。余额宝和财富通里的余额已经几乎相当于M1,即狭义货币供应量。当收入增长高时,人们把一部分钱投到余额宝或财富通这类产品中,当收入面临负向冲击时,可以减少或停止投入这类产品,使自己的消费不受太大影响。
 
  总而言之,以移动支付为主的数字金融平台一方面提供了低成本、实时转账的功能,从而促进了居民之间风险分担的能力,另一方面提供了高流动性收益的金融产品,从而提高了居民的自我保险能力。
 
  研究还表明,数字金融也提高了风险分担能力。当一个家庭收入增长下降时,数字金融发展程度越高的地方,居民获得外部转移收入的概率越高。同时,数字金融发展程度更高的地区,当居民收入增长更快时,居民会持有更多的流动性高又具有收益的互联网金融产品。这样,当居民面临负面冲击时会减少数字金融产品的持有量,而不至于影响正常消费。
 
  中国移动支付“走出去” 
 
  中国移动支付“走出去”的现状,以支付宝为例,2018年底,支付宝的服务已经覆盖了55个国家和地区的商户,支付宝和当地合作伙伴合作开发了9个本地电子钱包,比如印度的ATM、泰国的图马尼等。
 
  与此同时,中国香港和内地之间、中国香港和日本之间都已经实现电子钱包的跨境支付。还有一个现实需求是,在中国香港工作的菲律宾人比较多,在马来西亚工作的巴基斯坦人比较多,他们有大笔跨境转账需求,传统的跨境转账成本较高,时间也较长。支付宝利用区块链技术,现在已经实现了从中国香港到新加坡、从马来西亚到巴基斯坦的快速低成本跨境转账。
 
  支付宝“走出去”的区域主要是欧洲和东南亚。北大数字金融中心在2018年对新加坡、泰国、印度和孟加拉等国做过相关调研,主要观察和分析移动支付为主的数字金融在东南亚地区的合作前景。调研发现,东南亚国家和我国加强数字互联互通的需求很强。在传统金融服务领域,多数东南亚国家和我国相似,传统的金融服务,尤其是对中小企业和低收入群体的服务供给严重不足,而当地监管部门对数字金融的发展持开放和包容的态度。
 
  同时,中国支付企业在“走出去”时已经形成新的合作战略,即注重和当地企业合作,不谋求绝对控股,更注重本地化和技术共享。东南亚是“一带一路”的重点地区,实现中国和东南亚之间的互联互通更有利于推进“一带一路”战略。数字金融在加强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互联互通方面是有力的突破口。
 
  直面移动支付带来的新问题
 
  虽然移动支付带来很多好处,但也存在一些问题。
 
  第一,数据归属问题。在数字时代,数据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生产要素,拥有更多数据,企业就可以对用户画像,数据越多画像就越精确,企业就可以提供非常有效的个性化金融服务。对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数据拥有权问题,尚未有定论。我认为数据拥有权的基础应当是保护用户隐私。相信很多人接到过骚扰电话,这就是数据泄漏隐私带来的问题。
 
  第二,新的不平等问题。在国内,我们已经可以很便捷地使用移动支付,但对外国游客来说,他们由于不能使用这类移动支付服务,会感到不方便。
 
  第三,新的垄断问题。数字金融打破了传统金融机构主导的支付领域,但是,大支付平台很可能形成新的垄断。比如,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90%。人们需要思考如何应对新的垄断问题。
 
  第四,监管问题。大科技平台基于移动支付不断地向其他金融业务领域拓展,已经逐渐具有金融控股的平台特征,推出的产品很可能具有跨机构、跨行业以及跨地域的风险。如何有效监管新型金融控股平台也是监管机构面临的重要问题。除了继续推进监管框架的改革,还需要及时利用数字技术的进步,不断更新监管技术,提高监管的有效性。另外,鉴于行为监管上还存在缺失,应当加强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保护。(本文为作者在北大国发院数字金融系列公开课的演讲整理)
 
  《社会科学报》总第1706期2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