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疫情推动消费方式和功能转型

作者:黑龙江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乔 榛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我国经济社会生活带来巨大冲击。聚焦于消费领域,这场疫情冲击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机遇是疫情推动了我国消费方式和消费功能转型和升级;挑战是疫情影响了人们收入增长,难以为消费转型提供有力支撑。面对这样的形势,如何抓住机遇、应对挑战,成为我们必须要破解的课题。
 
  首先,疫情下的消费方式悄然转型。新冠肺炎爆发后,我国快速启动了强大的社会管理能力,全国人民响应国家号召,以居家封闭阻断病毒传播,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居家封闭有利于阻断病毒传播,也限制了人们的聚集消费。然而,人们的消费并没有停止,居家消费对消费方式提出新要求,推动了消费方式的新转型。居家消费成为疫情爆发期间的主要消费方式,与这一消费方式配套的消费链需要线上和线下供给链相结合来打通。人们通过网上下单,借助快递接货,形成一个非接触的消费供应链。虽然这种消费方式在疫情前已存在,但这次疫情无疑强化并拓展了这一消费方式。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0.5%,而同期的实物网上零售额增长3%,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达到21.5%,比上年同期提高了5%。可以预见,这种消费方式并不会随疫情的缓解和消失而改变。消费者培养起来的线上消费习惯会形成路径依赖,将进一步持续并扩大。因迅速扩大的线上消费而发展起来的各种平台会以更加便利化的服务助推线上消费规模扩大和领域扩张。为满足人们的消费需求,各领域都在积极推动线上销售。如不少品牌车企以及经销商都将目标转移到线上,推出智能线上展厅、VR看车、线上购车、直播销售/试驾等线上创新营销模式,适时地将自身销售、售后服务转移到线上。消费者形成的线上消费惯性和供给者不断的线上销售创新会最大程度地挖掘人们的消费潜力,为消费功能转型提供有利的条件。
 
  其次,疫情间接地要求消费功能转型。消费越来越凸显对扩大内需的推动作用。宏观经济运行中的消费、投资和净出口构成经济增长的需求动力。改革开放后,逐步显现出来的需求动力以活跃的投资和净出口互动为主。高投资和对外贸易顺差对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起到积极的拉动作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我国的这一增长方式发生变化,出口的拉动作用明显减弱,投资却成为应对危机冲击的主要手段。这一方面与迅速下降的出口形成矛盾,另一方面对扩大消费提出新要求。如此,消费在需求结构中被赋予更大的功能,成为增加内需的主要力量。2008年我国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35.3%,2018年这个比例翻了一番,达到78.5%,并形成一个高峰。这场疫情对国际供应链产生消极影响,我国的外贸也受到严重冲击,影响我国外贸的不确定因素增多,通过外需实现恢复并发展我国经济的目标变得更加困难。这样的背景和趋势对消费的功能提出了新要求。当前,我国庞大人口的消费潜力将是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撑。疫情过后的经济恢复和发展将更多地依赖国内消费,通过扩大国内消费支持投资增长成为我国新的需求动力机制。但要扩大国内消费,必须破解收入增长的难题。
 
  最后,寻找疫情后提高人们收入水平的出路。消费方式转型扩展了消费空间,消费功能转型为发展方式转换提供了基础,这样的趋势需要以消费水平提高和升级来支撑,进一步来看又必须提高和改善人们的收入及结构。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收入水平大幅提高,但收入结构的不平衡状况越来越突出。在人们收入快速提高引起的消费增长效应大于收入结构不平衡带来的消费减少效应时,消费在总体上是不断提高的。当人们的收入增长放缓而收入结构不平衡问题越来越突出时,消费的增长便会遇到瓶颈。目前,我国经济一方面需要消费转型来实现持续增长;另一方面,消费提高的收入效应却遇到瓶颈。解决这一矛盾必须以增加人们收入和缩小收入差距为突破口,具体可以在三个方面上发力。一是尽快在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复工复产、恢复经济秩序,让人们回到工作岗位,尽量降低失业率。这是提高人们收入水平的前提。二是加快构建劳动力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破除影响劳动力流动的制度障碍,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畅通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渠道,使劳动力的潜力得以充分发挥,这不仅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而且能够增加劳动者收入。三是着力解决收入差距扩大问题,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在促进就业和强化社会保障方面发挥积极作用,这不仅使更多的劳动者通过就业获得收入,而且将通过更加完善的社会保障支持人们积极消费。
 
  《社会科学报》总第1706期4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