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建立平时共治与战时联动的转换机制

作者:上海政法学院教授、上海市社会建设研究会副会长 汤啸天

  随着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和国内疫情防控的持续向好,全国疫情阻击将会走向以口岸把关为主的阵地战和以社区防控为主的常态化。未来一段时间内,境外疫情输入的风险和社区疫情防控的压力还会持续增大,社会治理将不断面临新课题的挑战。必须清醒看到国内外疫情防控与经济形势的复杂性和严峻性,因变而动,以动谋胜,科学应变。
 
  全民卫生健康治理需要再思考 
 
  2020年4月7日,上海出台了《关于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健全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的若干意见》(简称公共卫生20条),明确提出要建设五大体系,包括公共卫生的应急指挥体系、监测预警体系、社会治理体系、现代化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应急医疗救治体系、显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与社会治理密不可分。尽管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尚未结束,但已经深刻暴露了我国卫生健康事业的短板。依照习惯的思维,健康是个人的事,但实际上卫生健康事业既是关乎社会每一个成员的民生问题,又必须是由政府谋全局、负总责,承担第一责任,将卫生健康纳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统筹规划。尽管上海已在2018年发布了《“健康上海2030”规划纲要》,但新冠疫情防控的实践已经证明,全民卫生健康关系到国家经济、社会、文化、教育正常运行的基础条件,是涉及国家生物安全和国家安全的重大战略问题。有必要跳出单纯民生的惯性思维,重新思考全民卫生健康治理的定位。社会治安稳定是大局、是基础,但平安建设与健康治理的关系极为紧密,失去了健康,也就没有安全可言。
 
  为稳定就业提供更加实在的帮助 
 
  加快建立同疫情防控相适应的经济社会运行秩序,已经对社会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为主要内容的“六稳”是下一阶段社会治理的重要任务。“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必须落到实处。社会治理应当契合经济发展的大势,助推解决社会生活难题。一是社会治理必须更加关注就业,当好企业与待就业人群两个方面的共同朋友,起到桥梁纽带作用;二是加强困难人员兜底保障,构筑“保基本”的社会安全网,帮助解决群众就业、医疗、社保等方面出现的困难:三是关注学生长时间未复学以及复学初期出现的心理适应难题,加强心理疏导和心理干预;四是强化对困难人群的多方位帮扶和心理支持,注意防范极端行为的出现,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实现疫情防控与优化营商环境双赢 
 
  现在全球疫情峰值尚未到来,预计疫情蔓延的态势还将持续较长时间,可能导致世界性的严重经济衰退,对我国经济运行的影响进一步加大。上海已经制定优化营商环境3.0版,总体思路“三个不变”是正确和必要的,即系统深化推进“放管服”改革的要求不变,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的改革方法不变,将增强企业获得感作为首要评价标准不变。对已经不具备经营条件的企业,应当及时引导其进入破产程序,防止企业名存实亡或者再一次形成 “三角债”。与此同时,建议增大对失信行为的惩戒力度,防止失信人在多次列入“黑名单”之后仍然逍遥法外,为诚信者提供更好的营商环境。在疫情突然袭来时,果断的医学隔离措施必不可少,但从常态化疫情防控角度看,具有隔离性质的措施过多也会对经济运行造成不必要的限制,随着核酸检测的“应检必检”,具有隔离性质的“外因性措施”应当逐步让位于核酸检测、接种疫苗等“内因性措施”,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把疫情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降到最低。
 
  应当克服社会治理工作与社会经济运行相对疏离的陈旧模式,识大局、明大势、挑重担,以更开阔的视野和思路,用社会治理促经济发展,加快建立疫情防控、保障经济运行秩序“两手抓”相适应的社会治理格局。
 
  由平安建设转型为安康建设 
 
  在疫情防控阻击战中,社会治理发挥了积极作用,在防控措施的落实中也很好地应用和扩展了社会治理的经验,但其中也存在薄弱环节。比如,俗称的“三驾马车”未形成合力,居委会干部与社区工作者的压力过大,物业公司得过且过,业主委员会难觅踪影。社区在职党员参与社区志愿服务的数量还不够多,有的党建服务中心“关门”,区域性的党建联建也有“暂停”现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流城市要有一流治理。一流治理的重点就在于城市治理的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各方面的力量能够结成一体协同运转。居委会、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三者关系的理顺还需要采取针对性的措施。社区的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之后,批评的声音和不同意见的讨论可能增多,需要进一步广开言路、认真倾听、坦诚交流,探索基层民主协商的议事规则。
 
  社会治理的力量来自方方面面,不能由不同的部门建立本系统的平台或者活动中心,像“农家土灶”那样各自运行。笔者建议,在平安建设转型为安康建设的同时,要进一步摸清辖区在职党员、离退休党员的底数,明确党建引领在社会治理中的责任,赋予党建服务中心统一动员和组织辖区党员参与社会治理的职责。党员参与社会治理的具体形式应当各尽所能、量力而行,既可以是参与志愿者活动,也可以是出谋划策。但是,党建力量一定要在社会治理中亮身份、起作用、作表率。下一步,要完善以突发事件应对为背景的社会治理体系,把党建服务、综治网格、社会治理、卫生服务整合为合力协同运行的统一平台,建立平时共建共治共享与战时联动联防联控的转换机制,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在社会治理的力量体系中,建立平时共建共治共享向战时联动联防联控的转换机制有两大作用:一是平时起到服务、指引、指导作用,做到防患于未然,对可能发生但尚未发生的各类突发事件进行预防和准备;二是在各类突发事件出现苗头时进行有效的预警,一旦突发事件出现,立即组织力量有效应对。
 
  《社会科学报》总第1706期3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