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医改由打好基础转向提升质量

2020-10-12  作者: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

  ◤ 2019年,医改突出“一个理念”和“两个重点”,五项基本医疗卫生制度稳步推进,《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审议通过;坚持预防为主,健康中国行动高位推进;多措并举减轻群众就医负担,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不断提高,部分药品大幅降价;优质高效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初步建立。面向“十四五”规划,深化医改还面临着新的形势和挑战。
 
  2009年3月新一轮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正式实施,十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医改坚持以人民健康为中心,把人民健康放到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基本建立起覆盖全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2019年,医改突出“一个理念”和“两个重点”,五项基本医疗卫生制度稳步推进,《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审议通过;坚持预防为主,健康中国行动高位推进;多措并举减轻群众就医负担,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不断提高,部分药品大幅降价;优质高效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初步建立。面向“十四五”规划,深化医改还面临着新的形势和挑战。
 
  现阶段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面临的挑战 
 
  治理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 我国提出了大卫生、大健康的战略设计,实施健康融入所有政策的新卫生工作方针。有效推进多部门协作,全社会共同参与健康建设,实现医药、医疗和医保联动,解决体制机制问题仍是改革的重点和突破口,目前协调推进机制仍不健全,相关部门政策协调力度需要进一步加大。少数领域相关改革没有兼顾公平和效率,没有处理好发展与改革的关系,政策系统性、科学性和可持续性不强,存在效率低下的问题。部分地方医保过度强调控费、医院过度关注营利、药品和耗材价格不合理等问题比较突出,卫生部门在统领健康发展中发挥的作用有待进一步加强,各种职责管理权限过于分散,包括人事薪酬权限、预算分配权限、考核监督权限等,不利于明确责任主体。治理的现代化,包括信息化、智能化水平等仍需进一步提高。
 
  医药卫生体系发展不平衡、不充分 我国医药卫生体系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较为突出,实现高质量发展仍面临较大挑战。一是公共卫生体系能力不足、机制不活、人才流失情况比较严重;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的质量有待提高,居民的获得感不强;防治分离问题仍较突出,预防和医疗机构协作有待加强;面临资源、体制、层级及技术等方面的制约,公共卫生治理能力不足。二是医疗服务质量和能力有待提高,医疗服务的同质化水平不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健康守门人作用长期得不到发挥;大型医院聚焦疑难重症的职责分工体现不充分,分级诊疗的就医格局尚未真正形成。三是医疗卫生机构科学合理的运行机制仍需完善,一些地方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没有完全到位,医疗服务价值尚未得到充分体现。四是医保在健康维护中的作用仍需要加强,特别是在控制医疗服务行为、引导居民合理就医等方面有待进一步强化。五是我国药品供应保障体系与国际存在较大差距,需要通过医改联动措施提高我国医药产业创新能力、药品供应质量和水平。
 
  健康科技、卫生信息化等现代化技术滞后 我国医药科技创新投入较低。医学研究原始创新能力不强,知识产出占比偏低。自主科技支撑条件有限,必需的关键原材料及尖端仪器、大部分基础性研究资源等依赖进口,如2017年国外西门子等三大企业高端影像设备PET/CT占国内市场份额达到91%。人口健康信息互联互通建设仍不充分,医疗卫生机构的大数据资源利用不足,智能化建设水平较落后,信息共享水平低,对诊疗服务和医改决策辅助的支撑力度不足,等等。
 
  面向新时代的医改战略构想 
 
  面向“十四五”规划,适应新的形势和挑战,需要在巩固前期改革成果、认真总结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统一思想、坚定信念、增强定力,加强组织领导、制度创新和重点突破,推动医改由打好基础转向提升质量、由形成框架转向制度建设、由单项突破转向系统集成和综合推进,为保障人民健康、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增添新动力。  
 
  完善大卫生大健康治理构架和制度设计 完善大卫生大健康管理体系,推进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健康风险评估机制、联防联控机制形成,提高健康治理现代化水平。一是要建立健康中国的领导机制,统筹制定相关的协调政策和推进措施。二是要完善健康中国建设、落实大卫生大健康的责任主体,卫生健康部门将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三是明确相关责任主体的权利和义务,针对相关权力过于分散的问题,建立更加合理的宏观治理机制,实现权利、义务和责任的对等。四是提升法治化建设水平,明确相关领域的基本管理制度。五是加强政策落实和监督,保证相关政策措施落实到位、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目标保质保量完成。
 
  推进医药卫生体系的重构和升级,提高分工协作水平 切实加强我国分级、分类的诊疗体系建设。一是要明确和推进国家以及区域医学中心,重点提供疑难重症诊疗服务、培养医学人才和医学科研创新等工作。二是大力增强基层医疗服务水平和综合服务能力,特别是县域内医疗服务能力,将90%的健康和医疗问题解决在基层。三是推动医防融合,提供整合型健康服务;探索建立医疗联合体等形式,实现资源、技术和信息等深度融合;探索按人群疾病风险调整的打包式付费(结余留用)等支付机制改革,改变医疗机构的服务行为,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
 
  建立公益、科学、合理的医疗机构运行新机制 推进医疗机构建立维护公益和健康、兼顾公平和效率的运行新机制。一是以补偿机制改革作为核心,通过政府投入、医保支付、价格调整等共同改革措施,形成健康绩效提高、医疗机构收益增大的机制,实现按绩效付费。二是充分调动机构积极性,赋予机构预算和结余分配方面的自主权,避免管得过死过严,影响机构运行效率。三是推动整个医疗服务体系按成本定价以及价格同质化。相同的医疗服务在不同级别医院的定价倾向于统一,才能形成有利于分级诊疗的格局。四是加强对公立医疗机构的监督考核,将维护公益性、提高人群健康水平、防控疾病风险、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和水平等作为核心进行考核评价,明确公立医疗机构的发展方向和目标。
 
  完善基本医疗保险的功能建设,进一步提高制度公平性 基本医疗保险是居民健康基金的管理人和代言人,也是居民健康服务的购买方。在推进我国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设过程中,一是要强化基本医疗保险的战略购买作用,通过与医疗机构、药品生产企业的谈判和协商,进一步控制医疗费用增长,同时考虑建立适宜的机制,提高对预防保健服务的利用程度,使居民少发病,从根本上节约医疗资源。二是进一步推进制度公平,在适宜的情况下推进制度整合,随着我国城乡居民医保筹资水平的提高,可在适当的情况下考虑保障水平和待遇的一致性,实现全民公平享有。
 
  加强药品和耗材的采购管理,推动医药耗材产业升级 进一步提高我国药品和耗材供应保障水平,提高药品和耗材质量,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工作。一是加强药品和耗材的集中招标采购管理,通过集团式带量采购、医保药品价格招标国家谈判等制度,进一步降低药品和耗材价格,净化流通环境,降低流通成本。二是坚持长期、持续、有序推进一致性评价与过评企业质量保证体系监督检查,保障药品质量不断改善,促进产业链良性发展与集中度提升。三是国家层面继续统筹部署,接续滚动实施重大科技专项,推动我国新药创制水平跨入世界第一梯队。四是建立完善短缺药品和罕见药品供应保障机制,运用行政与市场相结合的方式,保障市场供应。
 
  健全体制机制,推进医疗卫生综合监管制度建设 建立医疗卫生监管联席制度,整合监管职能,加强部门间协调配合和信息共享,建立卫生健康部门主导、其他相关管理部门配合的医疗全行业监管机制。全面推进医疗机构自查制度建设,加强医疗机构自觉守法意识。通过政府购买方式等支持培育行业组织发展,对其进行赋权和加强监管,开展行业组织管理体制去行政化改革,发挥行业组织在规范执业行为和经营管理、维护行业信誉、调节处理纠纷等方面的作用。设置并公开多渠道举报投诉机制,建立有奖举报制度,促进全社会参与医疗卫生监管。进一步加强信息公开和信息披露,完善信息化监管平台建设,促进信息互联互通。加强医疗卫生信用体系建设,建立信用风险分类、信用报告、信用承诺和信用审查等制度,以及守信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加强医疗卫生服务质量、安全和费用风险监测评估网络建设。
 
  提升医药科学研究的战略地位,尽快实现健康信息互联互通 大幅增加医药科技研究投入,侧重于支持医学健康临床与转化等研究。以现有国家级科研数据平台为基础,整合优势资源单位及科研力量,尽快建立健全自主医学科研数据资源平台。建立健全适应新技术应用的法律法规体系建设;强化全民健康信息化建设基础,加快推进省统筹区域信息平台功能完善,推进智慧医疗建设,加强基层信息化建设,推动健康中国监测;提高平台联通质量,建立数据质量通报机制,强化数据采集规范管理,加强健康医疗大数据分析利用;制定完善信息化标准规范;进一步完善支撑体系建设。(执笔人:池慧、王芳、田淼淼、贾梦、李建、李亚子、郭珉江、朱凤梅、严舒、赵君、胡红濮、高东平、孙晓北、杜然然、曹艳林)
 
    《社会科学报》总第1725期2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