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时政·改革 > 列表

发挥军事的文明效应

2021-04-07  作者:海军军医大学政治理论教研室讲师 杨 英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 高民政

  中国长期坚持和平发展战略,在由大向强的过程中,也依然如此。中国发展文明型军事,防止战争重演,发挥军事的文明效应,在人性的轨道上发展军事,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驱动人类在共同命运联结中,和谐共存。在世界政治中,中国选择做“清醒国家”,推动人类和平共处。中国已经持续几十年不参与战争,更未发动过战争。发展起来以后,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声明的,中国绝不称王称霸,即使发展强大了,也仍把军力用于维护和平。文明型军事如何发展?这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提升文明内涵,发展物性军事。
 
  中国的文明型军事,在发展中要把军事从肉体仇恨模式中解放出来,对军事作文明化开发和利用,发扬物性军事的文明效应,重点开发和利用军事的物质要素,提升物质力量在军事中的地位,把军事对抗转变为物质和技术对抗,让军事真正成为人的工具,彻底扭转人被当作军事工具的局面。以物性军事竞争为主导,军事威望会建立在信息技术、电子原件、智能武器等物性军事基础上,军事竞争最终将变成按钮之下物性军事之间的竞争,人处于后方操作端,物败人败,物胜人胜。对抗失败方的损失主要是物质要素上的损失,不会产生过分的肉体消灭和仇恨,进而也不会造成极端抵抗。突出地发展替代人工的军事技术,发展减少人员牺牲的智能化军事技术,让军事更多地变成物质型、智能型、技术密集型军事,减少人员投入和人员伤亡,从根本上提升军事的文明程度。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实力日臻雄厚,军事科技也越来越发达,已具备文明型军事的核心条件,即物性军事意义上的物质基础。
 
  对军事进行政治建构。
 
  通过政治控制军事,从政治根本上,防止大规模战争的发动,把战争决策权严格统辖在政治层。作为文明型军事代表的中国,其军队在属性上是党领导下的军队,军事行动听从党的指挥,军力增长由政治统筹,在对军事进行政治建构方面,具有优势,持续用力,可以成为更显著的优势。
 
  对军事系统进行塑造。
 
  军事要素构成军事系统。文明型军事的军事系统,并不是凡属军事都可发展。军事要素必须首先符合“文明”原则,所有要素均要经过“文明”作为准入标准的筛选过程。符合“文明”原则以后,各种军事要素才有资格进入军事系统,提高军事的准入台阶。
 
  发展“足用”的军事力量。
 
  在文明型军事的实现过程中,军事力量不能过剩,但也要“足用”。“足用”的意思是要拥有确定的、能有效制止其他大国侵犯的强项,确保自己不受制于人,更不会因为某一方面薄弱而引发全面被动。这种既不过剩也要“足用”的规定性,要求文明型军事要立足于物性军事,在结构上突出发展硬实力。野蛮的大规模战争模式,实际上是把军事全部理解为战争作战,而文明型军事把军事理解为军事硬实力。军事硬实力是文明型军事的基础。文明型军事生长的全部空间,来自于硬实力超越竞争者而产生的绝对空间。没有超越竞争者而形成的硬实力,就没有真正能让人信得过的文明型军事。军事实力必须绝对够硬,不能侥幸,更不能寄希望于对弱实力作超常发挥,或者寄希望于对手的破绽和弱点。硬实力要发展到无论什么样的风云变幻,都能有绝对把握的水平上。军事硬实力在具体建设上,来不得半点虚功,需要尽力摒弃投机取巧,实干苦干,切实形成绝对硬实力。
 
  超前谋划战略。
 
  文明型军事的发展不能靠因缘际会,必须要有战略谋划,而且这种战略谋划要更强调掌握先机,保持主动和领先。不掌握先机,主动权就可能被旧军事模式的代表大国掌握。出现此种局面,文明型军事将难以获得胜利。因此,在战略谋划上,文明型军事需要始终保持积极进取的劲头,不断提升战略水平、把准战略时机、主动建构战略态势。战略谋划时,必须有体系思维,不断对整个世界体系作出动态比较和评估,及时作出高度前瞻性的预判。同时,对战略目标的达成,也要保持超常的忍耐和定力,因为文明型军事不主动发动战争,在达成战略目标上,它的效果没有赤裸裸的大规模战争那样直接。
 
    《社会科学报》总第1749期3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