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本期聚焦 > 列表

全球经济动态:提升经济体综合竞争力

作者:熊一舟 编译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最新报告
 
  2018年10月17日,世界经济论坛发布《2018全球竞争力报告》。报告采用了全新研究方法,试图捕捉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全球经济动态。新的研究框架通过构成12大支柱的98项指标,绘制了140个经济体的竞争力格局。根据上述因素评分,美国以85.6的成绩摘得整体最佳表现桂冠,领先于新加坡和德国。在主要新兴经济体金砖国家中,中国竞争力最突出,在全球竞争力指数中排名第28位,得分为72.6分。在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之际,全球竞争力报告揭示了开放对竞争力的重要性:更开放的经济体更具创新性,市场更具竞争力。
 
不同地区经济体竞争力差异巨大
 
  从全球范围看,所有经济体得分的中位数为60.0分(满分100分),不同地区和经济体的表现差异很大。在10个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中,欧洲和北美共占7席。东亚太平洋地区占3席,但在所有地区中得分中位数最高(72.6分),领先于欧洲和北美(70.8分)。在另一个极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得分中位数为45.2分。当然,每个地区都存在一些表现较好或不佳的经济体,这表明需要采取积极的政策和发挥领导作用。
 
  美国是最接近“竞争力前沿”的经济体,得分高达85.6分。美国不仅在劳动力市场支柱(81.9分)和金融系统支柱(92.1分)表现突出,而且凭借着极具活力的企业文化,在商业活力支柱上遥遥领先。正是这些因素共同为美国造就了世界领先的创新生态系统(86.5分,仅次于德国)。美国的制度框架比较完善(74.6分,第13名),但同时也面临社会结构脆弱(从65.5分下滑至63.3分)及安全状况恶化(79.1分,第56名)等问题。其在卫生支柱方面也落后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预期寿命为67.7岁(第46位),比发达经济体的人均寿命短3年,比新加坡和日本短6年。
 
  其他名列前十位的经济体依次是新加坡(83.5分)、德国(82.8分)、瑞士(82.6分)、日本(82.5分)、荷兰(82.4分)、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82.3分)、英国(82.0分)、瑞典(81.7分)和丹麦(80.6分)。G20各国表现差异十分显著。阿根廷(第81名,57.5分)与美国差距近30分,是G20经济体中表现最差的一个。新加坡、日本和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前十名中东亚太平洋地区的三大经济体,这印证了人们普遍看好该地区未来整体增长势头的观点。这三个经济体均拥有世界一流的实体和数字化基础设施及连通性、良好的宏观经济稳定性、强大的人力资本和完善的金融体系。
 
  在主要新兴经济体金砖国家中,中国竞争力最突出,在全球竞争力指数中排名第28位,得分为72.6分。紧随其后的是俄罗斯,排名第43位。在金砖国家中,只有中国和俄罗斯入选了榜单的前50位。接下来是第58名的印度,较2017年上升了5位。紧随印度之后的是南非,今年排名下降了5位至第67名。最后是巴西,排名下滑3位至第72名。
 
提升竞争力需重视整体指标
 
  世界经济论坛基于四十年的竞争力基准经验,构建了一套新型综合指标——全球竞争力指数4.0。这套指标系统主要用于评估影响经济生产力水平及长期发展的一系列决定性因素。全球竞争力指数4.0框架围绕12个生产力驱动因素组建,具体包括:机构、基础设施、技术准备、宏观经济背景、卫生、教育和技能、产品市场、劳动力市场、金融系统、市场规模、商业活力与创新。其下细分98个单独指标。
 
  全球竞争力指数4.0采用的是从0到100的新评分体系。“竞争力前沿”(100分)对应每个指标的目标位置,通常代表一项政策目标。每个国家都应争取在每一项指标上取得最大的分数,这一分数表明它目前朝着“竞争力前沿”努力所取得的进展以及存在的差距。这种方法强调,竞争力不是国与国之间的零和游戏,而是所有国家都可以实现的。
 
  全球竞争力指数4.0为人们理解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展而日益重要的因素(人力资本、创新、适应力和敏捷性)提供了更加新颖和全面的视角。这些因素是通过一些非常重要的新概念(如创业文化、公司对颠覆性理念的接受程度、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合作、批判性思维、精英管理和社会信任)来体现的,为更为传统的竞争力评价要素(如信息通信技术、物理基础设施、宏观经济稳定、产权、劳动者受教育年限等)提供了补充。
 
  全球竞争力指数4.0提出的12个支柱反映了生产力和竞争力生态系统驱动因素的范围和复杂性,为所有经济体提供了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模型的背景下,发展路径已变得不那么清晰,技术和资本的成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低,它们的成功使用依赖于许多其他因素。经济体在对待竞争力的方式上需要整体考虑,而不是只关注某个特定因素。一根支柱的强劲表现无法弥补另一根支柱的疲弱表现。例如,投资于技术而不投资于数字技能,将不会产生有意义的生产率收益。为了提高竞争力,任何领域都不能被忽视。
 
更开放的经济体更具创新性
 
  今天,所有经济体都必须投资于更广泛的竞争力指标,以维持未来的增长和收入。竞争力与收入水平之间存在很强的相关性。例如,高收入经济体占据了全球竞争力前20名,只有3个非高收入经济体进入前40名:马来西亚(第25位)、中国(第28位)和泰国(第38位)。竞争力表现不佳的经济体在不提高竞争力的情况下,可能难以维持当前的收入水平。这些经济体大多矿产资源丰富,例如卡塔尔、文莱和委内瑞拉。尽管委内瑞拉的收入水平与智利相似,但其得分却比智利低近30分。经济体想要保持持续增长和不断提高收入水平,必须在现有优势领域之外进行投资。
 
  在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对全球化的抵触情绪日益高涨之际,全球竞争力报告揭示了开放对竞争力的重要性:更开放的经济体更具创新性,市场更具竞争力。试图通过逆转全球化来解决不平等问题,并不利于经济的持续增长。因此,应侧重于改善那些受到全球化具体影响的经济体状况,而不是偏袒保护主义。
 
  加强当前的竞争力基本要素将提高经济体应对冲击的能力。在当今世界的不确定局势下,通过竞争增强经济弹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研究结果显示,在全球竞争力指数4.0所包含的要素上表现出色的经济体对各种冲击的适应性也更强。同样,更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也更有能力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挑战。
 
  实现平等、可持续和共同增长是可能的,但需要积极、有远见的领导。全世界都一致认可,有必要建立一种更全面的经济发展模式,提高所有人的生活水平,尊重地球生态红线,不损害后代的利益。全球竞争力体系表明,平等与增长之间不存在固有矛盾:既支持增长又支持公平是可能的,正如几个北欧国家在竞争力和包容性方面的强劲表现所表明的那样。各国领导人有责任制定长期优先事项和积极努力,在平等、可持续性和增长之间建立良性循环。
 
专家点评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王晋斌:
 
  《2018全球竞争力报告》有三大特点。第一是采用了新研究方法体现全球经济的新动态,体现第四次工业革命对全球经济竞争力的影响。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了经济的跨越式发展、创新思想的跨界传播机会和新型的价值创造模式。评价指标中加入了在未来推动竞争力发展方面将产生重大影响,但却从未成为一些国家主要政策焦点的指标,包括创意、企业文化、开放性等。第二是突出了在数字化科技加速推动世界经济和社会转型的大背景下,竞争力性质的变化对政府和企业提出的一系列新挑战。如何使经济政策和实践更有效地适应快速变化的世界,成为各国政府和企业面临的重要问题。第三是采用更综合的指标评判一国的竞争力。这表明各个经济体需要且必须采取多种政策和方法,全面提升国家竞争力。在某一领域的突出表现并不能弥补另一领域的短板,国家竞争力应该是全方位的。2018年改进版的“全球竞争力指数”是排名靠后的国家对标排名靠前的国家,寻找某些领域差距,进一步发挥自身所长,提升本国全球竞争力的重要参考素材。
 
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教授丁纯:
 
  从最新出炉的《2018全球竞争力报告》,我们可以明晰地看到全球竞争力排名分布及发展特点。第一,全球竞争力排名反映了当今世界国家和地区的综合现状。美国仍是世界最强一方,这主要得益于其以市场竞争机制为核心带来的高效,但同时也显露出明显的社会公正福利欠账特点。欧美仍是目前全球现实竞争力最强的地区,德国等欧洲国家综合竞争实力依然占优。亚太地区尽管跻身前二十的经济体不多,但其中位数最高则反映该地区平均竞争实力雄厚,后劲巨大。中国在新兴经济体中一马当先,反映了中国40年改革的成果和现状,体现了中国的综合实力、巨大进步和未来发展潜力。第二,竞争力排名是综合排名,任何有短板的国家体系均不可能有靠前的位置。须重视综合各领域实力,平衡发展齐头并进。在强调市场竞争机制促效率外,全面均衡发展至关重要。第三,要重视竞争体制的适应性和应对冲击的学习能力,否则无法在当前数字化、人工智能及民粹崛起等各种挑战前有均衡应对。第四,要注意竞争机制培育。未来竞争是全方位综合对抗,要综合平衡发展,努力补短板。要注意体制适应和韧性的养成。要抓好新突破方向的把握,认清未来国家竞争的着力方向,做好协同。
 
《社会科学报》总第1631期1版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