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本期聚焦 > 列表

前沿技术促进全球可持续发展

——联合国日前发布《2018年世界经济和社会概览》

 

WDCM上传图片

 

  2019年1月3日,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着陆月球背面,开启了人类月球探测新篇章。回望2018年,贸易保护主义兴起给全球治理的前景增添了一份暗色。但我们也看到,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一系列前沿技术正为可持续发展注入新动能。展望2019年,前沿技术将继续成为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源泉。近日,联合国经济及社会事务部发布了《2018年世界经济和社会概览》。报告指出,前沿技术跨部门和国界传播的速度迅猛,任何国家都无法避免这一挑战。需要构建有效的国家创新体系,加强国际合作,以应对这场技术冲击。
 
前沿技术变革迅猛
 
  前沿技术为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的目标提供了巨大动力。前沿技术领域包括石墨烯和可生物降解塑料等先进材料,电动车辆和太阳能光伏板等新产品和装置,基因工程和纳米医学的科学突破、面向大众平台的激增以及新的应用程序和工具,其中包括块环链技术、3D打印、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等。
 
  人类活动对自然资源的需求日益增长,贫困人口增加和老龄化社会加剧了这一问题。联合国数据显示,到2050年,80岁及以上人口预计将达4.25亿人,26个非洲国家人口预计将增加一倍。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将需要更高的生产力推动经济增长。通过提升生产能力和创造全新的商业产业模式,前沿技术将为经济增长、保障就业等领域创造新机会,确保各国实现持续繁荣。
 
  但技术变革很少是中性和无代价的。以往的工业革命在提高生产效率、带来经济繁荣的同时,也加剧了各国和各区域之间的收入不平等。在过去三个世纪中,只有少数国家通过技术进步跻身发达国家行列,国家之间至今仍存在巨大的技术鸿沟。而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在提高生产力水平的同时,也大幅度减少对劳动力的需求,造成就业不足和失业。除此之外,技术市场和劳动力市场两极分化,对工资不平等现象产生了重大影响。新的一波自动化浪潮通过改变资本和劳动收入之间的分配,很可能加剧不平等现象。
 
  虽然前沿技术的前景诱人,但许多发展中国家尚未获得现有技术的好处。全球仍有25亿人口缺电,11亿人口未接入电网。2015年,低收入国家中仅有66%的人口有清洁水源。在这些国家,只有28%的人使用改良的卫生设施。缺乏电力、清洁饮水和良好卫生环境的人口,很难掌握并使用前沿技术满足当地需求。截至2016年年底,全球互联网用户人数达35亿,仅为全球人口的47%。信息基础设施的缺乏,成为前沿技术在当地发展推广的障碍。
 
  值得肯定的是,一些发展中国家正履行其于《巴黎协定》及《2030 年议程》作出的承诺。包括巴西、中国和印度在内的新兴大国在为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作出类似努力。许多国家正在通过发展电动汽车等前沿技术达到减排目标。
 
培育有效的国家创新体系
 
  构建有效的国家创新体系是后发国家追赶技术前沿的必要条件,但国家创新体系并没有一个适用于所有国家的模式。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由市场和国家主导的创新体系并存,这反映了跨越到技术前沿的国家在创新发展战略层面上的广泛差异。
 
  例如,中美两国的国家创新体系存在明显差异。中国的公共部门直接参与创新的各个方面,而美国政府则发挥着相对间接的作用。尽管国家创新体系存在明显差异,但中美两国政府在支持和影响私营部门的创新活动方面均发挥着积极作用。
 
  各国政府可通过制定适当的标准来影响创新,建立知识产权制度,以充分奖励企业进行创新。同时,保证专利证书中所含技术信息可以公开获取,从而使创新发挥积极的外溢效应。各国政府可以直接资助有助于改善社会福利但缺乏商业活力的新产品开发。设计良好的税收奖励措施也可以鼓励创新,其中包括对小公司和新公司与研发有关的税收奖励措施。
 
  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尚未在创新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突出表明了国家之间的技术鸿沟持续存在和扩大。各国内部也存在技术鸿沟。数据显示,虽然新技术以更快的速度在国家地区间传播,但它在进入这些国家和地区后的内部传播速度却在下降。在人工智能等重要领域,专利产生高度集中在少数公司内,甚至在技术最先进的国家亦如此。
 
  在前沿技术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的少数国家都倾向于将较大比例的国民收入用于研发。例如,以色列、捷克和爱沙尼亚等国投入的研发支出占国民收入的比例远高于人均收入更高的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高额的研发支出,以及对教育和技能发展的补充投资,使许多国家能够更接近技术前沿,并在某些技术领域取得领先地位,弥合技术鸿沟。
 
以国际合作应对前沿技术冲击
 
  前沿技术的迅速发展使许多传统的制度、政策和条例不足以应对新的机遇和挑战。虽然前沿技术的潜在利益巨大,但使用前沿技术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同样巨大,单个国家难以有效应付新兴技术的冲击。毫无疑问,这需要加强并更有效地开展国际合作。
 
  第一,消弭技术鸿沟。目前各国技术进步呈现不均衡的特点,而全球知识产权制度的僵化使技术转让日益困难。消除这种僵化可以多管齐下,通过确定国家专利权标准,维持甚至扩大发展中国家的专利豁免,创造条件使强制性许可证发放等方式灵活实现。统一国家和国际技术标准对于弥合技术鸿沟也至关重要。各国政府应共同努力,确保国际标准制定原则的一致性。
 
  第二,解决前沿技术市场份额集中的问题。市场份额更加集中成为一种趋势,特别在前沿技术领域。对此,各国国家主管机关需要建立更有效的国际信息交流机制,以便监督执法。市场份额集中也引出了国际税务合作的问题。数字化使跨国企业能够将职能集中在税收非常低或免税的地区和国家,这引起了对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的关切。通过国际合作,能有效加强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对境内的跨国企业数字交易征税能力。
 
  第三,确立适当的标准和道德界线。基因工程、克隆、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研发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对于使技术进步符合普遍价值、伦理和道德仍然至关重要。在此过程中,要考虑到各国国情差异,加强国际合作,为前沿技术制定全球道德标准。
 
  第四,发挥联合国的作用。在客观评估新兴技术对可持续发展成果的影响方面,联合国可发挥公正促进者的作用。联合国对机会和风险的多层面、多利益攸关方进行评估,将使会员国能够确定管理前沿技术的适当政策。此外,联合国可在确定某些关键前沿技术作为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全球公益物方面发挥关键作用。这将要求联合国在所有行为体承担共同但有区别责任的基础上作出全球承诺。鉴于联合国坚定致力于弘扬人类价值的独特地位,可促进所有利益攸关方之间的对话和制定管理前沿技术发展的全球道德契约。
 
■学者观点
 
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庞中英:
 
  全球治理学者一直在讨论存在论(ontology)。在过去的近30年,存在论是全球治理理论探索的中心任务。目前,涉及存在之性质的有两个超级议题。第一是发展的可持续性。这不仅是自然资源的有限性,而且是由于人类活动本身引起的气候变化。2018年10月“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组”(IPCC)发表的关于地球气温上升1.5℃的报告再次警告我们,气候变化是确确实实的根本威胁。威胁的不是别的,是人或者人类的本体。第二是技术革命引起的产业革命。新技术尤其是最为瞩目的人工智能等让我们“一则以喜、一则以惧”。这些前沿技术让我们的世界有了解决问题的新手段,有助于支持发展的可持续性。但同时,新的前沿技术正在带来新的巨大挑战,人们看到了新技术使世界的战略平衡被打破,财富等方面的不平等在国家和全球层次上都呈现扩大趋势。进一步地,新技术引起了新的伦理和道德问题。这些挑战,最根本的是关乎人类的存在问题。也就是说,产业革命的悖论在人工智能时代加剧了而不是缓解了。人工智能可能在消灭人性和人之存在。今天,人人都在谈论人工智能,但人们对人工智能治理谈的非常不够。如同治理核武器,世界的一大任务是在全球和区域层次治理新技术及其带来的负面影响。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所研究员叶江:
 
  在当前全球化退潮的昏暗背景之下,以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等为代表的前沿技术的显著发展给当前世界经济和社会带来了一抹亮色。《2018年世界经济和社会概览》提出:“这些前沿技术为《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带来巨大潜力,促进了增长、繁荣和环境可持续性。”这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我们对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将会继续正面发展的信心。当前落实联合国2030议程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实际上就是在全球化处于低潮的环境中继续推进全球发展治理,不断促进全球化继续向着有利于世界经济、社会和环境的方向发展。只有通过国际合作和推进全球治理,才能减少新技术的不利影响,确保前沿技术取得可持续发展的成果。2015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上发表演讲指出:“中国郑重承诺,以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即当前的2030议程)为己任,团结协作,推动全球发展事业不断向前。”这充分显示出中国积极参与全球发展治理、全面落实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决心。毫无疑问,中国在积极落实可持续发展议程中同样注重新兴前沿技术的作用,而报告对此也有充分的肯定。
 
《社会科学报》总第1640期1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