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本期聚焦 > 列表

深圳先行示范区:为新时代改革开放探索新路

作者:本报记者 潘 圳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确定了深圳的战略定位,即高质量发展高地、法治城市示范、城市文明典范、民生幸福标杆和可持续发展先锋。从“特区”迈向“先行示范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南海之滨鹏城深圳,再次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不到一个月内,上海临港新片区和深圳先行示范区两大重磅开放政策接连出台,一系列重大战略部署和顶层设计举措,正推动我国改革开放大步向前。春天的故事开启了崭新的篇章……
 
“先行先试”是经济特区不朽之生命力
 
  1979年3月5日,宝安撤县改为深圳市。1980年8月26日,深圳经济特区建立。从一座默默无闻的小渔村,到业已变为集全国经济中心城市、科技创新中心等多种头衔于一身的大都市;诞生第一个“万元村”,注册第一家外商独资企业,开启第一次职工住房制度改革,建立第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深圳发展成国际化大都市的主要驱动力。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为全国深化市场化改革和扩大高水平开放探索新路,今天的深圳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法国《欧洲时报》称,深圳代表着中国发展的方向,“先行”意味着深圳之后其他城市也要跟上,“示范”则表明了可复制、可推广。美国彭博新闻社称,“创新”依旧是深圳未来发力的核心焦点,中国支持深圳建设5G、人工智能、生命信息与生物医药实验室等重大创新载体。英国路透社称,一批代表着中国科技创新产业最尖端水平的市场主体,都有同一个“诞生地”:深圳。
 
  当前,我国的改革开放又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关头,推进改革开放的复杂程度和艰巨程度不亚于四十年前。“党中央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就是希望深圳一如既往地当好改革开放尖兵,为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探出新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表示,“先行”要求的是以敢为人先勇于试错容错,以“一子突破”求得“全盘皆活”,围绕亟须突破的重点和难点敢闯敢试,为全国改革开放再出发探索新路子。“示范”体现的是以“一马当先”带动“万马奔腾”,以一域服务全局,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和制度,发挥对周边地区乃至全国的引领带动作用。
 
  回顾历史,“先行先试”是改革开放之初转型中国赋予深圳经济特区的“先天”品格。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主任陶一桃撰文指出,这是正式制度变迁赋予经济特区的政策“特权”,是非均衡发展战略赋予经济特区的需要智慧与勇气的“优先”改革权,是“渐进式”改革开放赋予经济特区的伴随风险与成本的“试验权”,更是经济特区不朽之生命力的原因所在。
 
  1979年深圳国内生产总值只有1.96亿元,2018年深圳国内生产总值已突破2.4万亿元。中国社会科学院和经济日报社共同发布的《2018年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显示,深圳位列“综合经济竞争力排行榜”榜首。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排行榜上,深圳领先于香港和北上广三地。《财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深圳进入世界500强企业的数量达到七家,与上海并列第二。“深圳正在改写世界创新规则,培育一批影响世界的创新型企业集群。”2017年4月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文章称,深圳已成为“创新温室”。
 
  “从发展成就看,深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最佳选择。就经济发展水平来讲,深圳在一线城市中保持领先地位。”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王小广告诉记者,深圳自建立经济特区以来,一直承担为改革开放先行探索的使命。尤其以“摸着石头过河”的智慧和“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为全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为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作出了重大贡献。
 
  “深圳在先行示范上已经走在了全国的前面,它在改革开放历程中已经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现在继续强化它这个角色,让大家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国家未来要建设成什么样。”深圳市发展经济研究会理事长曲建向本报谈到。深圳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对标的不是具体的经济和贸易制度变革功能,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宏大框架。在此框架下,经济、法治、文明、民生、生态等多方面建设将齐头并进,并将更多用“改革”的路径和“创新”的办法推进。
 
科技和金融将成经济领域改革关键点
 
  抢抓5G产业历史性机遇、实施“互联网+”和“人工智能+”行动、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有了具体的“施工图”。9月17日,中共深圳市委六届十二次全会召开,聚焦的议题即全面贯彻落实《意见》。根据部署,从2019年到2025年,深圳将建成现代化创新型城市,并提前15年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打造出一个城市范例,探索出新路径。
 
  多位受访专家向本报表示,虽然此次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是通过全方位的改革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但“率先建设体现高质量发展要求的现代化经济体系”被放在最前面,这其中,科技创新和金融又是经济领域改革的主要着力点。
 
  深圳拥有以华为、腾讯等为代表的优质ICT企业,聚集超80家上市信息科技公司。深圳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突破1.4万家,数量仅次于北京,成为我国乃至全球最具科技创新力的城市之一。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深圳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合计9155.18亿元,比上年增长9.1%,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37.8%。据去年11月由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司南研究室、剑桥大学新兴金融研究中心等联合发布的《2018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报告》显示,深圳市已经成为七大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之一。在产业方面,深圳市互联网银行/保险产业位居全国第一,传统金融科技化同样位居全国第一。
 
  “在金融方面,深圳有特别明显的优势,目前已有非常好的金融市场和金融体系。未来如何进一步推动金融市场的改革,比如创业板的注册制,这是目前资本市场改革非常关键的一个点。”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向记者表示,在企业创新层面,尤其是树立国家战略竞争优势的产业上,同样有很多可以突破创新的方向。深圳正在改写世界创新规则、培育一批影响世界的创新型企业集群。
 
  如何与港澳金融市场实现融合发展,将是新时代深圳金融行业值得期待的地方。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认为,要通过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实现创新驱动发展,并实现高质量发展,最终建立现代经济体系,在制度创新上发挥引领作用最为重要。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核心是现代产业体系。中国国际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谈到,现代产业体系是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实体经济是根本,是深圳未来发展的一个坚实的基础。
 
  深圳已经在做相关的部署,比如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深港边界的河套科技创新园、光明科学城和西丽湖国际科教城等都是深圳在创新方面的探索和努力。不过,对标国际国内一流创新城市,深圳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深圳高等教育发展不足、水平偏低,基础研究能力不足,与创新之城定位很不协调。少有国家布局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创新领军人才不足等问题都需要引起重视。
 
全方位高水平开放的脚步一路向前
 
  从粤港澳大湾区到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再到深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今年以来,中国改革开放加速布局落子,更深层次、更宽领域、全方位高水平开放的脚步一路向前。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全面推进的关键阶段,建设“先行示范区”就是要求深圳全面深化规则机制对接,将粤港澳三地的制度差异转化为互补优势;就是要求深圳增强核心引擎功能,更好地辐射带动其他湾区城市加快发展。
 
  近年来,粤港澳三地合作日趋紧密,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的建设是深圳携手周边城市共建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引擎的缩影。深方园区首批11个重大项目已经开工建设,63个合作项目已经落地。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是又一片正在持续推进合作的区域。截至2018年底,这里已累计孵化创业团队共计356家,其中港澳台及国际团队176家,超半数创业项目成功拿到融资,累计融资总额超过15亿元人民币。
 
  深圳在粤港澳大湾区中实行制度型开放有哪些路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部长王福强表示,具体包括探索要素流动机制;探索民生合作机制,推动福利的跨境携带,为港澳居民在内地生活提供一体化的国民待遇;探索社会治理协同;探索经济运行机制;探索开放合作机制,深圳形成与港澳一样的开放环境;探索权益保护机制;探索成本降低机制,在融资、资源、土地、人才等方面做进一步大胆的突破;探索环境优化机制,需要立法、司法、守法建设。
 
  深圳特区建设,浦东开发开放,都曾经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双前锋”再出发,要在大格局中相互参照,找到彼此的定位。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本报,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和深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各有特点:上海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将更加凸显其在经济全球化中的独特定位。粤港澳大湾区实际上是一个资源优化配置的组合体,未来粤港澳大湾区要在“一国两制”的框架内,有进一步的深化合作,取长补短,共同发展。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则认为,未来上海将更立足于打造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全球金融中心,对标城市将是美国纽约或是英国伦敦;深圳更侧重于立足粤港澳大湾区赋予的任务,发展模式与美国旧金山硅谷更类似。相信深圳未来将继续用生动而又精彩的实践为推进经济全球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新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社会科学报》总第1674期1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