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本期聚焦 > 列表

商事制度改革: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招

作者:中山大学《深化商事制度改革研究》课题组

  【编者按】顺应经济转型升级的时代要求,中国商事制度改革快速推进。2014年商事制度改革在全国推开,2015年,“三证合一”、住所登记管理改革;2016年,“五证合一”、全程电子化工商登记改革;2017年,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多证合一”改革;2018年,名称自主申报、证照分离改革等。
 
  商事制度改革以来,我国营商环境明显优化。调查显示,六成左右市场主体认为商事制度改革对其经营具有积极影响。86%的市场主体认为降低了其与政府打交道的时间,64%的市场主体认为降低了其与政府打交道的费用。商事制度改革作为深化“放管服”的当头炮、先手棋,是释放改革红利、推动经济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招。
 
  商事制度改革是党中央、国务院做出的重大决策,核心是转变政府职能,重点是放宽市场准入、创新市场监管、优化政府服务,目标从方便政府管理转向方便群众办事。《全国商事制度改革总体评估报告——以16省市调研为例》从市场主体的视角出发,系统评价中国商事制度改革的进展情况。市场主体的获得感既是商事制度改革的出发点,也是商事制度改革的落脚点。《深化商事制度改革研究》课题组在2018年赴全国16省、84市、182区进行实地调研,从工商营业执照、各类许可证、市场监管,以及“互联网+政务服务”四个维度,随机访谈前来工商办事窗口办理业务的市场主体。
 
  商事环境改善:各类手续大幅减化
 
  登记注册所需时间从商改前的8.4天降至2018年的7.0天。全国平均而言,在2014年以前,市场主体办理登记注册需要8.4天;商事制度改革后,办理登记注册所需时间逐年下降,到2018年已经下降为7.0天。就各省的情况看,商事制度改革后,市场主体办理登记注册所需时间最短的省从5.7天下降至2018年的2.7天,缩短了一半;所需时间最长的省,2018年为13.1天,与商改前的12.1天相比,改善不明显。
 
  所需办理证件数量从商改前的3.4个降至2018年的2个。平均而言,2014年前,市场主体所需办理证件数量为3.4个;商事制度改革后,所需办理证件的数量逐年下降。2014年至2016年,迅速减少至2.6个;2017年为2.4个;2018年上半年则减少至2.0个。分省来看,全国范围内办理登记注册表现最好的省份由商事制度改革前平均需要办理2.1个证件变为改革后只需要办理1.5个证件;全国范围内办理登记注册表现最差的省份也由商事制度改革前平均需要办理4.5个证件变为改革后只需要办理2.4个证件,也取得了积极的进展。
 
  2018年,全国平均而言,45%的市场主体所需办理许可证数量为1个。其中,实现所需办理许可证数量为1个比例最高的省份是北京,为75%;最低的是福建,为29%。在此次调研的84个城市中,14.31%的地市(12个地市)100%的受访市场主体实现所需办理许可证数量为1个;15.5%的地市(13个地市)实现所需办理许可证数量为1个的受访市场主体比例为0%。
 
  办理最耗时证件从商改前的45.5天降至2018年的27.9天。从市场主体的反馈看,最耗时的证件分别是与环保、消防、场地、税务、卫生、食品、外贸等相关的许可证,耗时从三个月到一个月不等。办理最耗时许可证所需时间呈现出明显的下降态势。平均而言,从2014年以前为45.5天,下降到2018年的27.9天。就各省的情况看,商事制度改革后,办理最耗时许可证所需时间最少的省从24.3天降至2018年的11.5天;所需时间最长的省从68.9天降至2018年的60.9天。
 
  80%的市场主体在过去一年有被上门检查的经历。整体而言,79%的市场主体反馈,过去一年内有被政府部门上门检查的经历,即使是上门检查比例最低的省份,也达到66%。从不同年份成立的市场主体看,2017年前成立的,平均而言,在过去一年内被上门检查的比例都超过了80%。2018年成立的市场主体被上门检查的比例是56%,相对低些。这可能是因为新近成立的市场主体,存在时间尚短,政府部门还没有上门检查,不等同于不去检查。
 
  68%的市场主体认为,过去一年检查次数与事项没有变化。就检查次数而言,全国68%的市场主体认为过去一年检查次数没有变化。就参与检查的部门数量而言,全国市场主体中认为过去一年该数量不变的比例也是68%。从不同年份成立的市场主体反馈看,认为过去一年检查次数、参与检查部门数量没有变化的比例稳定在65%—79%,相差不大。这表明,全国约70%的市场主体认为,过去一年被检查的频率与事项没有变化。
 
  “互联网+政务服务”:商改的重要内容
 
  65%的市场主体使用网上信用信息系统。信用监管是商事制度改革的重要方面,国家为此建成了全国统一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目前,65%的市场主体会到国家信用信息系统上查看交易对象的信用信息;18%的市场主体不使用国家信用信息系统;12%的市场主体不知道国家信用信息系统。从不同年份成立的市场主体反馈看,越是新近登记注册的企业,通过国家信用信息系统了解其他市场主体信用信息的可能性越小:2014年前成立的市场主体,66%的采用;2014—2016年成立的是68%;2017年成立的是62%;2018年成立的则为55%。这可能是因为部分市场主体认为这个信用信息系统还不够好用。
 
  约60%的市场主体知道网上办事大厅,其中16%的还不使用。“互联网+政务服务”是商事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41%的市场主体明确反馈不知道其所在地有网上办事大厅(系统);59%的反馈知道,其中,16%的市场主体反馈虽然知道却基本不使用。另外,23%的市场主体常用1个办事系统;11%的市场主体常用2个办事系统;9%的市场主体常用3个及以上。这表明,在全国范围内,“一网通办”最多实现了23%。
 
  从市场主体的视角看,2018年,全国商事制度改革的进展可以概括如下,市场准入改革进展较大:全国平均而言,注册登记所需时间下降至7天,交涉窗口下降至1.9个,办理许可证数量下降至2个。“互联网+政务服务”进展一般:从供给端看,各地都有网上办事大厅;从需求端看,约60%的市场主体知晓,其中16%的虽知晓却不用。市场监管改革进展不大:约80%的市场主体有被上门检查的经历;约70%的认为被检查的次数和事项没有变化;约65%的使用全国信用信息系统。
 
  75%的市场主体认为,办理业务更加方便、快捷。86%的市场主体认为,降低了与政府打交道的时间。在最佳的省份,这一比例是93%,在最差的省份,这一比例也达到77%。这表明,商事制度改革确实显著缩减了市场主体与政府打交道的时间成本。64%的市场主体认为,降低了其与政府打交道的费用。在最佳的省份,这一比例为86%,不过,在最差的省份,这个比例仅38%。这表明,尽管存在较大差异,但是商事制度改革还是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市场主体与政府打交道的财务成本。60%的市场主体认为,对其经营具有积极影响。2018年,全国60%的市场主体认为商事制度改革对经营有积极影响,38%的市场主体认为商改对经营没有影响,2%的市场主体认为商改对经营有消极影响。
 
  全国商事制度改革还在路上
 
  “最多跑一次”实现的比例约为30%,改革还在路上。2018年,全国市场主体中,办成一件事只需跑一次的比例只有31%。在表现最佳的省份是56%,在表现最差的省份只有9%。目前,市场主体办成一件事情,全国平均需要2.3次,最佳省份平均需要1.7次;最差的省份则平均需要3.6次。“一窗办理”实现的比例约为70%,改革还在路上。2018年,全国市场主体中,办成一件事只需与1个窗口交涉的比例为71%。在表现最佳的省份是95%,在表现最差的省份是50%。目前,办一事需要交涉窗口的数量,全国平均而言,是1.4个;最佳省份已经实现“一窗办理”,最差省份需要与1.8个打交道。
 
  市场主体被上门检查的比重过高,信用监管还没有真正落地。商事制度改革一直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建立建设以信用监管为核心的市场监管新机制。随机抽查理念逐步推广到整个市场监管领域,要求随机抽取检查对象、随机选派执法检查人员、抽查检查结果及时公开,强调要实现“双随机、一公开”全覆盖。然而,从市场主体的反馈看,在过去一年,高达80%的市场主体都有被政府部门上门检查的经历,即使在上门检查比例最低的省份,也达到了66%。而且,约70%的市场主体认为,在过去一年,无论是检查的频率还是事项,都没有发生明显变化。这表明,信用监管还没有真正落地,市场主体被上门检查的比重过高。
 
  “互联网+政务服务”使用率为49.6%,普及还在路上。“互联网+政务服务”是信息化时代的必然趋势,全国各地先后推出数字政府建设。然而,全国只有59%的市场主体明确反馈,知道其所在地有网上办事大厅(系统),其中,16%的市场主体虽然知道却不使用。这意味着,目前,只有49.6%的市场主体使用网上办事系统(59%×84%=49.6%),还有超过50%的市场主体尚未使用。网上办事大厅使用率低至少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宣传不够,表现为各个年龄段的市场主体对此系统的知晓度普遍不高;另一个是系统不稳定,指引不清晰,不少材料仍需线下提交。
 
  市场主体面临的主要困难从“旧三难”转向“新三难”。商事制度改革一直围绕着解决“办照难”“办证难”“退出难”等难点和痛点不断深化,不过,从市场主体最近的反馈看,这些问题已经不再是市场主体目前所面临的主要困难。从全国市场主体的反馈看,提及开办企业难、办理许可证难和市场退出难的市场主体比重分别只有3%、7%和4%。这表明,“办照难”“办证难”“退出难”已成为“旧三难”。全国市场主体提及频率最高的三个困难分别是市场竞争激烈、招工困难和成本高。这三个困难被提及的比重分别为26%、17%和15%,已经成为市场主体当下最普遍的难点和痛点,是“新三难”。市场主体难点和痛点的转变,既反映了商事制度改革所取得的阶段性成就,也根植于商事制度改革所取得的阶段性成就。
 
  [本报告摘自研究阐述党的十九大精神国家社科基金专项课题《深化商事制度改革研究》(18VSJ069)]
 
  《社会科学报》总第1677期1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