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本期聚焦 > 列表

平台经济:打造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作者:本报记者 田川

  数字经济正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重要驱动力,也是全球新一轮产业竞争的制高点和促进实体经济振兴、加快转型升级的新动能。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数字中国”,发展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互联网平台经济是生产力新的组织方式,对促进跨界融通发展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拓展消费市场,尤其是增加就业,都有重要作用。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支持推动平台经济健康发展。今年年初,商务部等12个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推进商品交易市场发展平台经济的指导意见》提出,力争到2020年,培育一批发展平台经济成效较好的千亿级商品市场。12月2日,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和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31家互联网企业代表共同启动平台经济领域信用建设合作机制,将着力推动电子商务、分享经济等平台经济领域诚信建设规范化、长效化。
 
我国平台经济正蓬勃发展
 
  拿起手机,点开二维码,扫码收付款……这已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习以为常的一部分。平台经济的影响已经渗透到经济发展、社会民生的方方面面。从应用角度分类来看,各种交易平台、媒体平台、支付平台、金融平台、网约车平台、教育平台、医疗平台等,都是平台经济涉及的领域和范围,平台经济逐步由一种商业现象发展为一种经济形态。无论是从“618”“双11”各大电商平台屡创新高的销售数据,还是从“下沉市场”的价值被反复提及来看,平台经济都可谓劲道十足。
 
  “平台”本身并非新生事物,古老的集市、现代的商场都是我们熟悉的“平台”,只有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之后,作为生产力组织方式的平台经济才应运而生。1998年,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浮现中的数字经济》报告揭开了数字经济1.0的大幕。随着数字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平台经济为代表的双边市场和多边市场迅速崛起,数字经济的发展正在迈入以互联网平台为载体、以数据为驱动的2.0时代。平台经济就是利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围绕集聚资源、便利交易、提升效率,构建平台产业生态,推动商品生产、流通及配套服务高效融合、创新发展的新型经济形态。
 
  “平台是一种为供需及相关主体提供连接、交互、匹配与价值创造的媒介组织,是一种基于数字化技术的新型资源配置方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魏际刚告诉记者,平台经济是基于数字平台的经济活动与经济关系,是新经济的重要类型。“改革开放以来,商品市场在推动商品流通、促进民营经济发展、推动要素集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钟瑛表示,现在,商品市场不再局限于传统概念上的场地型交易市场,出现了一批有代表性的互联网平台企业,平台经济已成为现代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8年,全国数字产业规模达6.4万亿元,同比增长14.2%。今年上半年,我国规模以上互联网企业收入同比增长17.9%。国家发展改革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副司长孙伟向记者介绍,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国家发改委实施“互联网+”行动,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深入推进网络扶贫,为国家级贫困县培育超过2500种特色产品。2018年,互联网平台应用生态带动就业机会累计超过6000万个。2019年上半年,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38165亿元,同比增长21.6%,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接近20%。
 
  中国是世界上平台经济较发达的国家,规模仅次于美国。从这些平台所分布的城市来看,集中度最高的是旧金山湾区(44家),其次是北京(30家),上海紧随其后共有15家,伦敦和纽约各8家。中国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互联网平台治理研究报告》显示,从全球来看,市值最高的10 家上市公司中,有7家是平台企业。在我国,已涌现出20家市值超100亿美元的超大型平台企业,大多与居民消费密切相关。无论从规模、数量或者成长速度看,我国平台经济崛起的大势已然形成。
 
审慎面对新业态的“双刃剑”
 
  “平台经济”在2018年全国两会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通过发展各类平台经济,有利于改善全社会资源配置效率,催生诸多新业态与新企业,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增加大量就业,繁荣各类市场。新疆红枣、广西芒果、海南香蕉,平台经济使得优质的农产品走出乡村,飞到千家万户的餐桌上。“发展平台经济能够引导欠发达地区、低收入人群参与现代经济活动,有助于促进不同地区和人群均衡发展。”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吴振磊告诉本报,平台统一调度以及资源共享也能有效杜绝传统经济对社会资源的过度消耗,有助于推动形成绿色、低碳、可持续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
 
  平台经济对流通流域转型升级具有积极意义,有助于大幅提高经济运行的效率和质量,减少因为信息不对称引发的市场波动,包括市场价格大起大落等。首都经贸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及谈到,在以往传统农业中,市场经常剧烈波动,农产品价格下跌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如果平台经济发展起来,就可以有效将农产品产销连接起来。资源精准配置可以降低流通费用、提升流通效率,减少社会资源浪费和损失。
 
  然而,恶性竞争、消费欺诈、数据泄露,甚至金融诈骗等现象亦成为平台经济必须直面和解决的问题。平台经济中核心的资产便是数据,围绕着数据的所有权、使用权及数据合理采集等产生了大量问题。2018年3月16日,Facebook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形下,将用户数据交由第三方公司分析使用;2019年3月20日,抖音将微信开放平台登录服务提供给关联企业多闪使用而被微信诉诸法庭……平台企业在未经用户允许的情况下,私自采集、使用与转让数据等问题都不容忽视。
 
  从监管层面看,传统监管模式滞后于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所有数据和技术手段都应该服务于更好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而不是利用数据垄断和技术壁垒来加剧信息不对称,甚至放任或制造信息的失真与欺诈,造成市场的扭曲。”中国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强调,这是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的关键,也是其能够积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前提。合理界定政府监管、平台治理和平台内经营者的责任,是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保证,既要避免平台企业责任的无限扩大,也要防止平台治理的成本转嫁。
 
  伴随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企业的组织形式、生产方式及活动空间半径等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仅改变了价值创造的方式,也改变着价值分配的关系。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向记者指出,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加速了市场、行业的垄断,对市场经济的健康和实体经济的发展带来一定冲击。如何在平台经济发展的同时,减少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同样是值得注意的问题。
 
未来要积极探索新型监督机制
 
  今年1月1日,《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对于保障电子商务各方主体的合法权益、规范电商行为、维护市场秩序起到了积极作用。除了电商平台,共享单车、民宿、网约车等平台经济也在积极探索合适的监管机制。目前,对平台经济发展与规制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要按照包容审慎原则,从发展和规制两个角度来继续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多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要推动建立健全适应平台经济发展特点的新型监管机制,着力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新经济之所以被称为‘新’,就是与其之前的模式存在差异,也难以简单适用原有经济领域的制度规则。在许多共享经济模式中,都有可能触及制度模糊地带,或者与传统产业出现摩擦和冲突,也可能被资本与投机者所利用,反而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告诉本报,共享型平台经济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制度规则的新探索。
 
  要进一步采取各种措施优化监管举措。对平台经济监管宜采取政府——企业——用户——第三方四位一体的监管体系,定期评价监管体系有效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平台经济的发展与规制研究”课题组建议,优化反垄断措施,重视反垄断决策中的举证责任和参与性反垄断,形成合力。积极识别有害行为并补救,坚持竞争环境的公平性,公平对待各行业和企业。完善政策和标准指引,保护数据隐私和合理界定数据所有权,对于数据的获取、使用、转让,用户应知情、应有授权,平台企业应遵循“最小原则”,不过度索取用户数据。加强国际协调。在平台经济标准制定、监管政策、监管执行等方面,加强国际协调。
 
  未来要加大力度建设与维护平台基础设施,在5G通讯、物联网等领域加快发展。强化基础研究,平台经济的发展依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要强化对基础核心技术的研究,鼓励高校企业与科研院所投入到基础研究中。补上法律缺位,对于平台垄断中相关市场界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人工智能人格权问题等,要尽快完善相关规定。
 
  “对平台的创新要有容忍度和容错率,不能一开始就要求完备完美。”南京财经大学江苏创新发展研究院首席研究员陆岷峰认为,通过实行分类监管,体现监管力度的差异;对于准入的行业必须前置审批,比如金融服务交易平台,即使在实体经济中的金融企业都必须实行前置审批,对于虚拟空间的金融平台则更要实行前置审批;对于用于优化业务流程、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和平台创新监管必须敞开大门,只要不是涉众投资、不会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平台,要鼓励其创新发展。
 
  平台经济发展到现在,已成为一个涵盖线上线下、就业民生、消费拉动与中国经济转型与发展的大议题,要以包容审慎原则引导其健康发展,唯有如此,才能以平台经济撬动经济社会的共享共赢。只有促进发展与强化治理相结合,平台经济才能在健康、快速、高质量的发展道路上不断前行。
 
  《社会科学报》总第1685期1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