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本期聚焦 > 列表

以“稳就业”促进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

作者:本报记者 杜 娟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在从“十三五”稳步迈向“十四五”的进程中,就业是民生之根本,社会稳定之基石。2018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针对新问题新挑战,首次提出“六稳”,即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在“六稳”中,“稳就业”始终被排在第一位。
 
  2019年12月10日至12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完善和强化“六稳”举措,健全财政、货币、就业等政策协同和传导落实机制。最近,国务院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把稳就业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提出全力防范化解规模性失业风险,全力确保就业形势总体稳定。未来,唯有保证就业稳定,才能真正保障社会安定和经济高质量发展。
 
  稳就业仍需被置于首要位置
 
  1月17日,国新办就2019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举行发布会。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评价去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时表示,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352万人,明显高出年初提出的1100万人以上的预期目标,已经是连续第七年保持在1300万人以上了。农民工总量在增加,2019年达2.91亿人。
 
  事实证明,“六稳”的工作是富有成效的,在应对复杂局面的努力中,2019年经济增长符合预期,就业形势总体可控,这为今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下坚实的基础,为社会不同就业群体增强了信心。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副主任赖德胜教授近日在《学习时报》撰文指出,今年以来,我国就业的主要指标继续保持在合理区间。随着中美经贸摩擦持续、最严格的生态保护制度的实行、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科技的广泛运用等,局部地区和部分行业将可能有比较明显的失业现象,就业压力仍将像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剑,需要提防和化解。因此,稳就业仍需要被置于首要位置。
 
  最近,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的《社会蓝皮书:2020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显示,农村劳动力外出就业人数依然保持增长趋势,三季度末,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总量为18336万人,比上年同期增加201万人,增长1.1%。与此同时,全国劳动力市场供求基本平衡。报告数据还显示,在就业状况方面,83.23%的特大城市居民拥有稳定就业状况。2019年12月3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20》分析指出,就业形势稳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一贯特征,是中国经济韧性最直观的反映。“十四五”时期,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新增劳动力、经济活动人口以及农民工规模将延续下降态势。到“十四五”期末,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约达9.7亿人,比“十三五”末减少了3000万人。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张本波认为,当前我国就业形势总体平稳,没有出现规模性的失业问题,但潜在风险呈现积聚趋势。尤其从采购经理人指数来看,从业人员指数长期处于荣枯线之下,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企业增加就业岗位的意愿不强,就业预期走低。人社部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就业创业研究室主任张丽宾认为,从以上数据分析来看,目前我国就业形势总体保持稳定:城镇新增就业超额完成预期目标,城镇调查失业率也低于预期目标,农村外出务工人员数量也保持持续增长的态势,而且劳动力市场持续地需求大于供给。但是受国内外经济形势不确定因素影响,我国经济增速有可能继续放缓,会对就业形势产生一定影响,经济对就业的拉动能力可能下降,产业结构调整会导致劳动力市场结构性的就业矛盾问题加重。为此,需要继续贯彻“六稳”要求,实施就业优先政策,确保就业局势稳定。
 
  就业压力集中在特定人群
 
  最近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把稳就业摆在突出位置,重点解决好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等群体就业。《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20》指出,新时期就业发展将出现新的重大趋势性变化,就业主要矛盾将从传统就业岗位不足的总量矛盾向高质量就业的结构性矛盾转变,劳动力供需关系、劳动力素质、劳动力流动、就业结构、劳资关系、就业环境等方面将发生深刻变化,劳动力市场和就业发展面临新的挑战。
 
  并非所有群体都面临着就业问题,对此我们需要加以区别对待。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钟宁桦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我们要明确哪些人群面临失业的危险。比如,上海的阿姨(家政服务人员)、建筑工人的工资在不断提高,说明这类劳动力可能供小于求。这类人群的就业应该不是大的问题。但是,某些专业的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压力可能比较大。目前看来,就业的压力主要还是集中在特定人群上,而不是体现在所有人群中。
 
  在这一问题上,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公共经济学系主任封进教授认为,目前在以下几个群体中,就业问题比较突出:第一类是16-25岁青年人中的低学历人群,高学历的大学生就业难度相对没有那么高。大学生之所以工作不好找,部分原因是很多大学生不愿意去中西部地区,而更多希望在北上广深就业,这体现了地区差异。技能比较低的年轻人就业问题比较大。年轻劳动力与就业岗位之间存在不匹配。这种不匹配可能是观念导致的。第二类是外出务工的农民工。现在我们处于产业结构转型、自动化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发展阶段,原来在制造业工作的外出务工人员可能不被需要。第三类人是40-59岁的大龄劳动力。对这些大龄群体,我们应该考虑能不能在日常消费的服务业和个性化服务业为他们创造工作机会。整体来看,就业领域出现的问题是结构性问题。低学历低技能,不能满足相应的岗位需求,出现了供需不匹配的局面。
 
  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和技术创新的日新月异,对就业带来的新的挑战也在逐步显现。张本波认为,今后就业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特别是工业利润下滑明显,现有就业岗位流失的风险加大,并可能进一步向服务业传导。二是新经济快速扩张蕴含就业不稳定风险,特别是互联网经济面临行业发展波动较大、行业监管政策不明确、社会保障水平偏低等问题。三是中小微企业是稳就业的最大保障,但目前中小微企业发展的市场环境还未得到根本改善,在一定程度上会压缩就业风险缓冲空间。四是国际贸易环境持续恶化,中美贸易摩擦依然存在较大变数,就业岗位全球竞争进一步加剧,部分产能和就业外迁的可能性增加。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要求经济产业转型和技术不断创新发展,这对当前的就业结构提出重构要求。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白皮书(2019年)》显示,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领域就业岗位为1.91亿个,占当年总就业人数的24.6%,显著高于同期全国总就业规模增速。2018年,中国互联网平台雇用598万正规就业者。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产业对劳动力的需求也不同。张丽宾指出,技术快速更迭下,劳动力市场中人的价值也在变化。如何挖掘人的新的价值,比如人力资本的价值,保证人的生存潜力,都是未来的新的挑战。由于劳动力市场的极化,新技术的运用正在导致劳动力市场中的中间岗位慢慢消失。大部分人在财富分配体系中获得的比重更小,保障劳动者的生存权、发展权面临挑战。这些新问题都亟需我们进行研究和分析。
 
  释放新产业新业态下的就业潜力
 
  如今,新经济业态如电子商务、网约车服务和在线教育等对就业和劳动力市场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衍生出一些非标准的就业形态,包括弹性工作、第三方雇佣和平台用工等。最近,经人社部同意,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发布《关于拟发布新职业信息公示的通告》,包括网约配送员、人工智能训练师、全媒体运营师、健康照护师、呼吸治疗师等16个新职业。有专家指出,新业态的发展进一步加速,社会上新职业在不断产生。相应地,就业的统计方法也需要更新。互联网时代,工作岗位已经发生了变革,出现了很多自我雇佣的形式,比如在家办公、服务外包、家庭旅馆。要考虑怎样将这类群体更多地纳入到就业调查统计里去。
 
  封进特别强调调查统计的准确性,“需要通过更加严谨规范的调查来了解就业问题的具体状况”。钟宁桦也表达了同样的思考:传统的就业统计方法有一些缺失,对失业人群的调查情况把握不是很准确。他建议可以多运用大数据手段来进行统计和监控。例如,现在有很多人开网店。这类人并不属于失业人群。因此,建议利用大数据手段来进行跟踪,比如通过银行账户上有没有资金的流入来进行分析统计。
 
  中国就业促进会会长张小建最近指出,要进一步释放新产业新业态促就业潜力,对新形态灵活就业人员给予支持和保障政策。(《中国就业》,2019年12月刊。)张丽宾表示,新形态就业会越来越多,我们的制度和政策必须要加快适应新就业形态的发展。劳动力市场极化会导致未来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保障大多数人的生存发展,未来的分配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都要进行相应的调整,最核心的还是要保障就业的权利。为此,要为大部分人创造就业机会,即考虑如何使不能适应新技术发展的人来通过就业融入社会。具体来说,就是要使劳动分工更加细化。通过充分开发不适应新技术发展劳动者的沟通、交流、服务他人以及与智能机器合作的能力,实现劳动力与新的生产要素的匹配。为满足就业形势新要求,必须在人才培养上下功夫。我们必须深刻认识并掌握先机,最核心的是在全球引进掌握新技术的人才,加紧培养人才,改变培养人才的模式。最终要赋予人们适应人机社会的能力。
 
  最近,在广州举行的中国人力资本国际管理论坛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表示,必须促进劳动力流动,优化人力资本配置,完善社保体系,筑牢社会安全网,要加强职业培训,提高人力资本质量。促进与数字技术变革相适应的教育培训体系改革,进一步倡导并推动终身学习、在职教育,与技术变革、结构调整相适应。(《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12月1日。)面对就业新形势和新问题,还要具备新的观念和认识。封进提出,未来就业的观念可能会发生很大变化,自我创业的人(家庭服务业)和个性化服务行业的人比例会大幅度提高。因此,还要强调社会观念的转化。要做好宣传,提高老年人照料、托幼、健康服务业的社会声誉和工资待遇,进而让社会观念逐步改变。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3期1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