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本期聚焦 > 列表

2020:加速赋能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作者:本报记者 潘 圳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接受本报专访

 
  中国经济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迈向了高质量发展阶段,当前,高质量发展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选择,也是历史发展阶段的必然选择。在这样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中,落实好十九大以来中央一系列部署,特别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至关重要。本报特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围绕如何赋能高质量发展等问题,作出深入的分析与阐释。
 
  记者:赋能经济高质量发展是中国实现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的重大部署,是从第一个百年向第二个百年无缝连接的战略选择。您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将实现怎样的转型?
 
  陈文玲:第一个百年目标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年要实现的目标,其中包括了1949年的浴血奋战,包括了改革开放之前近30年国家的重建,包括了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从现在开始到整个“十四五”期间,中国经济增长会实现几个转型:从速度型转向质量型,从规模型、外延型转向内涵型和结构型,从粗放型转向集约型,从全球产业链垂直分工转向水平分工。中国与国际社会的水平分工已经开始,从改革开放开始的30年时间里,中国制造业差不多在全球产业链中处于垂直分工的中低端,现在某些领域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垂直分工。赋能高质量发展,“十四五”期间会持续发力,中国制造业将从总体上的垂直分工走向水平分工。
 
  在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的战略替代中,赋能高质量发展就是一个无缝连接,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我们的资源、能源承载能力形成硬约束后的必然选择,也是中国真正迈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在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应有之意。在这样一个战略替代中,中国的区域结构、产业结构、金融结构、贸易结构、人口结构都会发生重大的调整和布局优化,2020年,这种结构性调整步伐会大大加快,创造高质量发展的新布局。
 
  记者:当前,在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的大环境下,中国要在大国博弈中胜出,就必须实现高质量发展。您认为,我们该如何实现?存在的短板是什么?
 
  陈文玲:在今年9月的世界联合国大会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世界正在面临大分裂,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出现了竞争和对立,会导致世界形成两个阵营,形成两个国家各自独立的贸易体系、金融体系、互联网体系,这对世界将是一种灾难,会改写世界地缘经济,甚至地缘军事战略。中国现在的经济体量,中国经济持续的快速发展,中国的脱贫成就,中国的绿色发展,中国的节能降耗减排,毫无疑问已经得到世界的赞赏。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也得到了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的响应。到目前为止,全球有139个国家、30个国际组织和中国签署了199份“一带一路”建设合作文本。共同的利益,共同的诉求,共同的憧憬,“一带一路”建设给大家带来了共同的希望。
 
  我们现在的短板不是经济总量,不是制造业总量,而是经济发展质量和制造业水平。过去,中国制造业总量和美国没法比,二战时美国制造业产值曾经占全球50%,中国改革开放时美国制造业产值占全球33%,现在占比不到15%,而中国制造业产值已经接近30%。中国从2013年开始货物贸易总额一直是全球第一位,是第一大出口国,第二大进口国。中国现在和未来一个时期,最大的红利是市场红利,包括对外贸易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房地产市场交易总额、物流市场总额。
 
  中国要在大国博弈中胜出,就必须实现高质量发展,建立高素质的人才队伍,推进高水平的管理,提高国家的现代治理能力,提高政府管理现代国家的能力,落实十九届四中全会的重大部署。当前最大的变化就是世界第四次科技革命、第四次产业革命、第四轮经济全球化、第五次制造业转移同步发生,相互交织。
 
  记者:从历史看,人类思想革命先于科学发展,科技革命先于产业革命,产业革命先于经济全球化,同步发生却从来没有,唯此一次。我们该如何补上发展的短板,在这一轮的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和经济全球化中实现高质量发展?
 
  陈文玲:我们面临着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这种几方面重大变革同步发生、相互交织的超复杂世界体系里面,在世界各国超复杂的经济联系里面,中国终于可以和西方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如果在这个决定未来发展和命运的时刻,我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但仍然选择粗放型发展模式,就不可能超越对手,这个起跑线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新的失落线。
 
  我们有超大的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2018年市场规模大约为363万亿元,2019年可能会达到400万亿元。其中,国际贸易33万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0万亿元,房地产14万亿元,物流市场是GDP的3倍,大约310万亿元。这样一个超大规模市场的优势是中国未来第一大红利,而且,中国现在不仅有市场规模,还会形成现代流通核心竞争力。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广州)已经举办了120多期,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海)已经举办了两期,以后会年年办。此外,还有4000多个像义乌这样的批发市场……最终会形成什么?以前中国“买全球卖全球”是在国内进行的商品交易,未来“买全球卖全球”针对的是全球市场,是国际化大流通,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中心。不要小看这个改变,这样一个改变对我们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形成流通先导型经济运行方式会起到很大作用。
 
  中国以前做制造业,大家一单一单地挣点加工费,非常不容易,现在我们仍然要做好制造业,并且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同时,必须发挥市场和现代流通的带动力。中国制造业中80%还是传统产业,我们要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如果中国从事传统产业的企业技术或者产品能成为世界专项冠军,能成为工业小巨人,成为排在世界前三位的企业或者产品,那就意味着我们实现了高质量发展。很多传统行业是“日不落”行业,没有落后的行业,只有落后的管理方式、生产方式和思维方式。中国已经具备了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我们有庞大的人力资本和人力资源。
 
  因为我们具备了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所以我们在无缝连接的两个百年宏伟目标中,可以稳步迈向中高端产业,可以稳步迈向高收入国家行列,可以稳步迈向高水平的开放,可以稳步迈向高效率配置国际资源的世界市场。中国必须以制造业为本,把制造业作为强国之基,不能使我们的制造业空心化。中国制造业必须转型升级,补上我们的短板,不能被一个芯片“一剑封喉”,把我们几十年形成的产业链断掉,使我们的企业一天之内休克。这都是中美贸易摩擦带给我们的深刻启示,这些启示的核心就是中国必须要走高质量发展的道路,必须尽快补上我们的一些短板。
 
  记者:“理念是行动的指引”,赋能高质量发展,必须提高现代国家的治理能力。对此,您是如何理解的?对中国高质量发展的未来,您有何期待?
 
  陈文玲:高质量发展必须有理念指引,必须有高质量的思想品和优质的制度供给。我们要研究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还要研究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未来趋势,要总结中国发展的成功经验,同时要总结中国发展的教训,继续探寻中国未来发展的道路,这比我们停留或者沉醉在过去的成绩中更为重要。
 
  当我们的思想没有跟上发展的趋势,当我们的政策没有跟上实践活动的需要,当我们的思想还没有真正解放,很多新经济、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的发展就会受阻,新旧动能转换就会受阻。高质量发展,需要高质量理论,需要高质量的思想品引领。要切实把我们的基层政府、企业等解放出来,使他们真正能够全心全意地抓经济工作,下功夫研究中国经济如何高质量发展,要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研究,一个短板一个短板补上。
 
  中国改革开放之所以能够推动经济快速发展,就在于生产力释放推动了生产关系变革,就在于思想的解放和微观主体的活力推动了上层建筑的革命,就在于整个中国从上到下都在全力以赴地抓经济工作。中国要成为世界高质量发展的典范,不是没有基础和条件。中华民族有5000年的历史,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从古代到现代,文明长河从来没有干涸过的国家。中国文化是包容的,可以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变成文化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在未来的发展道路上,对中国高质量发展的前景,我们是有充分信心的。
 
  面向未来,在我们的指导思想上,一定要坚持中学为本,西学为用;原始创始、基础研究为本,拿来主义和集成创新为用;人力资本为本,货币资本为用;制造业为本,服务业为用;实体经济为本,虚拟经济为用。我们的发展思想要走出西方思想体系的屏障和壁垒,以及,世界形势变化给我们思想上带来的困惑。中国正走在迈向社会主义现代强国的康庄大道上,从历史长周期来看,中国将一直向上。中国的经验、中国的方案、中国的思想、中国的主张,包括“一带一路”倡议和建设,给世界带来了希望。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5期1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