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本期聚焦 > 列表

在挑战中迎接全球经济的曙光

2021-04-08  作者:本报记者 朱 唐 / 编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对2021年的世界经济前景作出了预期。报告表示,近期,多支新冠疫苗获准上市,让人们对今年晚些时候疫情出现改善抱有更大希望。然而,新一轮疫情来袭,加之变异病毒的出现,也给经济前景蒙上阴影。在极大的不确定性下,IMF预计全球经济在2021年和2022年将分别增长5.5%和4.2%,预计中国经济在2021年将增长8.1%。
 
  全球经济增长将在下半年提 
 
  近期,多支疫苗获准上市,加上一些国家启动了疫苗接种,点燃了人们对疫情终将过去的希望。2020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预测发布后,各国陆续公布的经济数据表明,2020年下半年全球经济总体表现好于预期。尽管疫情造成的人员损失十分巨大且还在增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活动似乎正在调整并逐步适应人员接触减少的局面。最后,各国在2020年底宣布了更多政策措施,预计将为2021-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提供更多支持。这些新情况表明,2021-2022年全球展望的起点更高,好于在上次预测时所预见的情况。
 
  2020年,全球经济估计萎缩3.5%,萎缩幅度较上一次预测收窄了0.9个百分点(这反映了2020年下半年经济增长强于预期)。各国的复苏势头预计出现明显差异,这取决于医疗干预的普及程度、政策支持措施的有效性、跨国溢出效应的敞口大小、危机前的结构性特征等因素。除中国外,其他地区的投资增速相对缓慢。
 
  基线情景假设,到2021年夏季,发达经济体和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可大范围获得疫苗;到2022年下半年,大多数国家都可以获得疫苗——这一进度快于上一次预测时的预期。此外,预计2021-2022年世界各国治疗方法的有效性和可得性也将逐步提升。基线情景还假设,在疫苗大范围普及前,各国可能实施封锁措施,包括控制新变异病毒的传播。随着疫苗日益普及,以及治疗、测试和追踪方法的改进,预计到2022年底,全球各地的本地传播率将达到较低水平。一些地区和国家的本地传播率将下降较快,这取决于各国的具体情况。
 
  全球经济在2021年和2022年预计分别增长5.5%和4.2%。2021年的全球增速预测值上调了0.3个百分点,这主要是考虑到几个主要经济体追加了政策支持,加之疫苗有望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动经济活动走强。预计2021年发达经济体GDP将增长4.3%。其中,美国经济将增长5.1%,日本经济将增长3.1%,英国经济将增长4.5%,欧元区经济将增长4.2%,欧元区中的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经济将分别增长3.5%、5.5%、3.0%、5.9%。美国和日本的经济产出将在2021年下半年恢复到2019年底的水平。
 
  预计2021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GDP将增长6.3%。其中,东盟五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将增长5.2%,俄罗斯经济将增长3.0%,巴西经济将增长3.6%,南非经济将增长2.8%,中国经济将增长8.1%。中国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强劲复苏态势,主要原因有三:一是疫情防控取得明显成效,二是为应对疫情加大了公共投资,三是央行提供了流动性支持。
 
  各国复苏进展不一且在分化 
 
  在预测期内,全球经济活动将远弱于疫情前(2020年1月)IMF《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水平。各国的预期复苏势头各不相同,取决于其卫生危机的严重程度、国内经济活动受到冲击的程度、对跨境溢出效应的敞口,以及最重要的,政策支持在减小持久损害方面的有效性。
 
  在发达经济体中,各国的复苏路径有所不同。美国和日本将在2021年下半年恢复到2019年底的水平,而欧元区和英国的经济活动到2022年仍无法恢复至2019年底的水平。各国复苏路径严重分化,很大程度上源自以下因素:面对疫情,各国的行为方式和公共卫生反应不同;在人员物资流动下降时,各国经济活动的灵活性和适应能力存在差异;疫情前各国原本就已存在一些不同的趋势,各国在危机爆发前的结构僵化程度各异。
 
  IMF将2021年美国经济增速预测值较去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上调了2个百分点,这既反映了2020年下半年强有力增长势头的延续,也体现了12月财政刺激方案带来的更多支持。相似的,IMF将2021年日本经济增速预测值上调了0.8个百分点,这主要是因为日本在2020年底出台了财政措施,将为经济提供更多支持。部分抵消上述有利调整的是,IMF下调了2021年欧元区经济增速预测值。伴随欧元区感染人数上升并重新实施封锁措施,欧元区经济在2020年底前走弱,而这一趋势预计将延续至2021年初。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复苏路径预计也将出现分化。预计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复苏态势将出现明显差异——中国疫情防控取得明显成效,同时为应对疫情加大了公共投资,央行也提供了流动性支持,这些都推动了经济的强劲复苏。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中,石油出口国和依赖旅游业的经济体将面临尤为严峻的形势,这是因为跨境出行预计要较长时间才能恢复正常,且石油价格的前景低迷,疫情可能使各国过去20年的减贫成果付之东流。2020-2021年,接近9000万人很可能跌入极端贫困线以下。各地区经济的复苏态势将由一系列因素共同决定,包括其脆弱性、经济结构、疫情前增长趋势、疫情的严重程度、应对疫情的政策规模等。在各经济体增速预测值的调整中,印度的调整幅度较为明显(2021年增速预测值上调2.7个百分点),这是因为其在2020年放松封锁措施后经济复苏强于预期,且这一趋势可能延续至2021年。
 
  预测中假设,在本地传播降至较低水平之前,各经济体将继续调整并适应社交距离要求。与以往的经济衰退相比,一些国家的就业很快从低谷反弹;但在许多国家,仍有大量人口处于失业和就业不足的状态(如美国的就业人口较2020年2月减少了900万)。同时,危机给各个群体带来的负担并不均匀:教育程度较低的工人、女性、年轻人、人员密切接触行业的工作人员、非正式部门务工者的生活和收入都遭受了极大损失。各国劳动力市场的处境不同,意味着长期创伤效应的程度不同。对于严重依赖人员密切接触行业的经济体、大宗商品出口国、学校停课已严重阻碍人力资本积累的国家而言,其供给潜力受到的持久损害尤为严重。
 
  基线情景预测存在巨大不确定性。随着感染人数上升,各国(尤其是欧洲国家)重新实施了限制措施,这意味着2021年初的经济增长可能弱于预期,但其他因素也在将风险分布推向利好的方向。例如,抛开疫情,英国与欧盟在2020年12月终于达成“退欧协议”,消除了一个重要的下行风险,即“无协议退欧”。
 
  政策如何促进经济复苏
 
  各国积极且迅速地出台了货币、财政和金融部门政策,有效避免了最坏结果的出现。一些国家宣布将于2021年出台规模庞大的财政支持,包括美国、日本最近公布的计划和“欧盟下一代”复苏基金的推出。这些财政支持将促进发达国家的经济活动,并对贸易伙伴产生积极的溢出效应。在以上成绩的基础上,政策应确保在疫苗推动经济活动恢复正常前为经济提供有力支持,减少过去一年深度衰退给经济带来的持久性损害。支持短期经济增长的政策也应同时兼顾中期目标,推动经济走向富有韧性且公平合理的增长之路。提高潜在产出、保护弱势群体、确保实现各方广泛参与的普惠经济增长、加快向低碳经济转型等举措,都有助于实现上述目标。
 
  当务之急仍是确保全球各地医疗体系有充足的资源来应对疫情。这意味着需要为疫苗采购与分配、病毒测试、治疗方法、个人防护设备提供充足的资金,同时投资建设医疗设施。国际社会还应向医疗体系能力不足的国家提供知识和设备援助,这一点至关重要。国际社会还应密切合作,让所有国家尽快获得疫苗,包括加大对“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的资金支持,确保疫苗分配至全球的各个角落。
 
  应继续加强公共卫生措施,并根据疫情的发展阶段妥善设计经济政策。此外,在需要时,这些国家还应推出更为广泛的刺激措施,以促进经济复苏。重点领域包括:增加教育支出,以弥补人力资本积累受到的负面影响;推动数字化,以促进生产率增长;加大绿色投资,以提高对可再生能源的依赖并促进节能。如果各国能推出碳价(初始时价格适中,但随后稳步提升)同时加大绿色投资,则既能实现必要的碳排放削减,又推动经济从疫情衰退中复苏。
 
  作为对以上措施的补充,各国可以对再培训和新技能培训项目开展投资,以改善失业工人的再就业前景;可在需要时加强社会援助。例如,面向低收入家庭的有条件现金转移支付和医疗支付;也可扩大社会保险(放松领取失业救济的资格标准,扩大带薪家庭休假和病假的覆盖范围)——这些都有助于应对危机给劳动力市场造成的不均等影响,抑制不平等问题加剧。各国实现这些目标的政策空间各不相同,处于不同收入水平的各国在疫情应对上存在很大差异。国际社会亟需向低收入发展中国家提供赠款、优惠贷款和债务减免,这可避免这些国家被危机成本和日益严重的贫困问题压垮。
 
  观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研究部主任Gita Gopinath:国际社会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帮助贫穷国家,它们将需要国际社会以赠款、减让性援助、债务减免,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彻底债务重组的形式提供帮助。它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全球挑战,国际社会必须立即采取行动,确保在世界各地遏制大流行,逆转各国之间和国家内部的分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研究部处长Malhar Naber:展望未来,我们会看到私人投资活动逐渐开始,逐渐转移到私营部门。就确保恢复路径而言,至关重要的是要确保继续实现向私人消费的再平衡,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努力加强社会安全网来加速其再平衡,这将有助于减少中国家庭的预防性储蓄,鼓励他们增加支出并使结构增长更多地转向私人消费。
 
  《社会科学报》总第1750期1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