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祁海军:文化自信与总体哲学反思

作者:中共河南省委党校哲学教研部副教授 祁海军

  习近平在建党95周年的讲话中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文化自信从哪里来?只能从今日中国正在做的事情和中国的实践中生长出来,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传统中国现代化的文化创新中来,从当代中国的价值坚守和责任担当中来,从先进文化的认同与承诺中来。增强文化自信,必须从总体上反思如下问题。
 
准确把握我们时代的文化特点,促进文化认同
 
  近代以来,面对国内专制和西方殖民,我们民族曾经被迫丧失“中华者中央之花”那种文化自信,开始了对西方器物—制度—文化的全面学习和奋起赶超,开启了中国两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伟大革命时代。与救亡图存的时代相比,在和平年代的市场经济环境下,人们更关心利弊而无形之中忽略是非,更操心商品价格而不太操心文化价值,更关心个人成功而较少关注集体。当前人们较少地思考整体、全局,较少地思考国家、民族。当我们每个人似乎在生活中都获得了独立性,人与人关系逐渐疏离,对文化统一力量的需要就形成了。然而,任何个人的灵感或文化创造,如果不能抓住这种民意,并且以制度的形式固定下来,就不能成为充分的文化现实。因此,增强文化自信,必须以这种内在需要为基础,在尊重经济发展规律以及重视利益驱动的同时,也要多从文化发展规律想问题,切实提高文化设施和文化产品的制度供给能力和水平,以我们生活世界的共同体意识和集体行动,自觉推动共同目标、共同理想、共同价值的建设和认同。我们改革开放事业只有扎根于人民的这种内在需要、情感和信念之中,才能持久并取得胜利。
 
激活传统中国文化的普遍性意识,提供全球话语
 
  文化自信,需要激活和倡导传统中国文化中的普遍性意识。文化问题已经成为全球性的中心议题。随着全球化在时空上的深化和拓展,一方面试图消除抹平区域民族国家的民族性,另一方面也急剧凸显了民族国家的民族性,造成了所谓的“文明冲突”。在西方,随着晚期资本主义变得越来越具有文化性,西方学者的研究重心纷纷转向文化领域,既掩饰他们在政治上的无家可归之外,也通过这种转向证明自己依然与政治挂钩;在中国,随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以及传统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提出了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问题,明确地提出了中华民族全面复兴问题。种种情况表明,全球范围内,“文化已经成为我们新的归属形式”。中国梦和“中国特色”的自我确认、自我认同不能停留在经济的飞速发展和物质的日益丰裕上,必须由经济大国而向文明大国、由地域性民族国家向天下型国家复归。中国实践所开创的理论、道路、制度和文化,要增强其世界历史意义,关键在于激活传统中国文化中悠远隽永的普遍性意识,而不是过于强调“中国”的国家地域性民族性特色。面对西方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霸权,需要通过大量系统的概念化理论化工作,重构马克思主义视域中的中国天下观、世界大同说、兼爱非攻论和君子人格的话语体系,以中国文化的这些普遍性意识强化世界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提升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的全球供给能力,提升国民的文化荣誉感和自信心。
 
超越华夷之辨和古今中外之争,坚持“为我所用”
 
  文化自信,需要超出华夷之辨和古今中外之争,“为我所用”。传统中国文化之所以充满智慧和活力,延绵不绝,其核心就在于热爱学习。用孔子的话来说就是“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就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为我所用”。为我所用,就是要从中国的历史和现代实践出发,以中国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推进思想文化创新和意识形态的“科学化”。文化自信不是文化迷信,思想文化的创新必须考虑民众内在需求和自主选择。因此,哲学家阿多诺才感叹,今天,任何理论都躲不开市场。每一种理论都是作为处在互相竞争的意见中的一种可能性而提出来的,思想不能戴上眼罩而对此闭目不视。那种以为自己的理论可以逃避这种命运的伪善的信念,必将堕落成自我吹捧。文化自信不是文化自大,意识形态的“科学化”,就是要符合常识并超越常识,把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制度化、生活化、具体化、感性化,既讲道理又要说故事,并通过对现代科学文化的参照,不断扩大其合法性基础。一言以蔽之,为我所用,推进思想文化的创新和意识形态的“科学化”,就是要走中国道路、说中国理论、讲中国故事,不能“拿着工资演戏”、辛苦替别人做嫁衣,不能耕别人的田、荒自己的地。
 
反思中国经验和现代化目标,把握战略主动
 
  文化自信,需要认真反思和审视中国经验以及现代化目标。近代以来,中国历史表现为血淋淋的文字,邓小平一针见血地总结为“落后就要挨打”。新中国成立之前,我们在战略上很难把握主动。在经过几代人努力奋斗、综合国力大大增强的当下,中国必须重新继承和复归我们文化血脉里从容、优雅、淡定和达道的品质,而不是过度地依赖西方的概念来把握世界、理解中国、认识自己。如果说乡土中国的问题是走出乡土、实现现代化,但是现代之后,我们在文化精神目标上必须把握战略主动,不能人云亦云、手足无措。我们如果不加反思、审视和警惕,就会茫然地陷入“历史的终结论”而不自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在文化上必须返回到马克思主义和传统中国优秀文化的地基上,通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传统中国现代化的内在结合和自觉主动实践,创造具有国际感召性的先进文化,返本开新、别开生面,走出新路。
 
确立和完善文化中国的国家战略,强化责任担当
 
  文化自信,需要确立和完善文化中国的国家战略。世界范围内的大规模精神之战和利益冲突,要求我们必须确立明确的国家文化战略,把马克思主义在文化领域的指导作用落到实处,不仅把文化作为意识形态教化资源和国家治理的价值基础,而且作为关乎国民文明素质、幸福体验以及个体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和最终归宿。今天,建立和完善国家文化战略,我们需要的不仅是概念、理论、方法和吃苦精神,更加需要传统中国文化所蕴含的气度、格局、境界和担当。文化自信更需要知识分子的使命意识和责任担当。理论仅仅趋向现实是不够的,现实也必须趋向理论。我们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需要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文化使命意识,不能忘记人民情怀、家国意识和学术良知的责任担当,不能辜负这个时代。
 
《社会科学报》总第1547期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