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李杭春:传统文化要传承也要自新

作者:浙江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 李杭春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影响和重要意义,赋予其新的社会时代内涵,成为其治国理政的重要思想载体。于是,从电视里的中华诗词大会、中华好故事,到高校和各科研机构的重修典藏、重编典籍,都簇拥在“传统文化”麾下,一时繁花似锦。
 
  的确,没有文明的继承与发展,没有文化的弘扬和繁荣,就遑论中国梦的实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市场经济一方面为经济社会注入了强大的生机活力,另一方面也诱发了诸如物质主义、拜金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种种价值偏向,导致道德失范、诚信缺失等沉疴。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虔诚和敬畏的姿态遴选、甄别和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就显得十分紧要。强调本土文化的生命力,张显本土文化的独特价值,应该是每一代族人的使命。因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渗透进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血脉里的文化基因的传承、兴盛为支撑的。这毋庸置疑。
 
  需要考辨的是,我们传承什么,如何传承。
 
  首先,文化需要传承,也需要自新。尽管全球地来看,英国脱欧,美国“新政”,新保守主义大有看涨之势。但我们毕竟已然身处21世纪,全球化浪潮浩浩汤汤,再要关起门来自娱自乐,难度一定可想而知。英美大咖们的“回归”保守,回眸眷顾自己的一亩三分自留地,或只可视为对过度一体、全无隐私的世界局面的一种适时修正。于是,在全球化、多元化的现实语境里,在共同面对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进程中,我们对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弘扬,分明会受到各种东西方价值观念、文化理想的影响或碰撞。从而,中华传统文化基因中优秀的部分,能够与时俱进、贴合人类价值的部分,自然会成为生命力非凡的部分。
 
  百余年来,中华传统文化经受过数度冲击和洗礼。从上上世纪末的“师夷长技”、维新变法,到上世纪初的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基本上是倡导平等、自由、博爱等现代价值的西方文化强势渗透的过程,所谓西学东渐;而新儒学的同时兴起,则忠诚地捍卫了中华文化的诸多精华。两相碰撞,既涤荡了中华传统文化中封建、迂腐、等级森严的糟粕,也弘扬了其智慧、友善、谦和、仗义的一面,理性地完成了文化传承与自新的过程。
 
  所以,在我看来,文化需要传承,也需要遴选和甄别,需要汲取和“拿来”,需要包容和对话,需要自我创新和自我超越。不加择取的传承与不加择取的否定、“革命”一样,会让“文化”走进无所适从的尴尬境地;而若为一己私利抗拒更先进、更理智的人类文化,抱残守缺、固步自封,甚至大搞被新文化运动摒弃的那部分封建主义糟粕,更会使“文化”成为阻扼文明、摧残进步的棍棒,打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营造。
 
  其次,文化需要礼敬,更需要践行。优秀文化不是捏在手里的符,画在纸上的饼,不是只要口中念念就能立时生效,完成传承与弘扬的。如果我们以为编几部典籍背几首诗,搞几项工程走几场秀,把文化工程化、产业化,让文化显在化、功能化,能应付总结或显示政绩就是“传承文化”了,这样的想法和做法怕还是不无偏颇。尤其如若生活、工作中,依然视传统文化精粹、视人类共同价值为无物,说一套做一套,阴一套阳一套,对上一套对下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则非但最起码的忠实、诚信无以建构,人的平等、尊严更是无从谈起,这与传承、弘扬中华优秀文化的初衷无疑是南辕北辙。
 
  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是经千百年历炼、实践被证明是智慧和有益的人类财富。既有畏惧地礼敬,更有虔诚地实践,是人们对待优秀文化遗存的基本姿态。只有在一代代人的践行中,优秀的文化或文化中优秀的部分才能得到真正地传承、更新和弘扬;人类社会也才能在优秀文化的引领下,走上更加和谐、有序的发展轨道。
 
《社会科学报》总第1549期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