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顾农:《鲁拜集》翻译几则

作者:扬州大学 顾 农

  在《吴宓诗集》(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卷五之《金陵集》中,有《选译波斯诗人鄂马开亚谟四句诗集》,前有小序云:
 
  波斯诗人鄂马开亚谟Omar Khayyam所作之四句诗集Rubaiyat(今人郭沫若译为《鲁拜集》),英人斐慈解罗E.Fitzgerald译之为最有名,今节取而重译之。
 
  吴宓选译了十三首,为原作之其七、十六、二十一、二十七、二十八、四十六、四十七、六十四、六十六、六十八、六十九、一百、一百零一。
 
  Omar Khayyam曾被译为莪默·伽亚谟,或作奥马尔·哈雅姆(1048-1122),生活在将近一千年前,是一位哲学家、天文学家、诗人,他的四行诗(Rubai)因爱德华·菲茨杰拉德(1809~1883)的英文译本而广为世界所知。在中文方面,全译本甚多,近年来还不断有新的译本出现,选译若干首的情形就更多了,许多诗坛名流都曾在此一显身手。
 
  吴宓是著名的诗人,他的七绝体译文相当可观,兹举出一首来窥全豹,其六十九云——
 
  解道生涯似弈棋,朝来夕去任推移。
 
  局终惟剩枯枰在,成败兴亡空尔为。
 
  中国古人也往往会有诸如此类的感慨。吴译用词平易,朗朗可诵。在吴译之三十年后,旅美著名物理学家黄克孙用七绝的形式译出了菲茨杰拉德本《鲁拜集》的全文,这里的其六十九之译文云——
 
  纵横日夜为棋局,枰上千秋劫正浓。
 
  转换腾挪犹未了,残棋一一入壶中。
 
  措辞更贴近原作,但感觉上似不如吴译本那样圆熟。
 
  最近,《莪默绝句百衲集》(锺锦编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8)一书问世,这里的译文出于一个《鲁拜集》小组中好几位诗人之手,皆采用集唐诗之句的办法,读来令人耳目一新。其六十九诗云:
 
  黑白分明众所知(韩偓),一柯樵斧坐看棋(李群玉)。
 
  欲将香匣收藏却(鱼玄机),正是仙翁棋散时(皎然)。
 
  仍然是以棋局为隐喻,意思亦与原文及旧译相通。但集句总不得不受到前人成句的限制,唐人写到弈棋不免会用到“烂柯”之类的典故(详见《述异记》及《水经注》卷四十),涉及仙凡之别,而原诗中其实并没有这样一层意思。用集句的方法译诗,固然可以因其困难而见巧妙,见功夫,但也容易吃力甚多而讨好较少。这种高雅的游戏偶一为之可也。
 
《社会科学报》总第1550期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