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康德哲学走入当代

作者:江南大学 代利刚

  《绝对视域中的康德宗教哲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以下简称《绝对视域》)是傅永军教授最近完成的研究康德哲学的一部力作。傅教授在书中对康德宗教哲学作出了独特的理解与系统构建。
 
  “分析的康德主义”“后形而上学神学”与“回到康德文本本身”是当今国际康德宗教哲学研究的三种代表性思潮。研读《绝对视域》一书,可以发现,某种意义上说,它就是对以上三种思潮的直接回应与思想推进,从该书的两个核心维度——伦理神学与道德宗教——可见其端倪。
 
  首先,《绝对视域》对康德伦理神学的逻辑构建是对“分析的康德主义”的批判,亦是对后形而上学神学的回应。我们知道,关于康德的先验论证,康德研究专家约瑟夫森(Josephson)曾用“反绎推理”予以解释。所谓“反绎推理”,可表述如下:“D是观察材料的集合;H(是一个假设)可以解释D;没有其他的假设比H更能解释D;因此,H最有可能为真。”(Abductive Inference: Computation, Philosophy, Technology)。在本书,傅教授对康德伦理神学从“否定与肯定”双重维度加以建构,不仅肯定了“反绎推理”的存在,而且对之做了创新性阐释。我们看到《绝对视域》将“没有其他的假设比H更能解释D”升华为“否定性推理路径”。此否定性路径以归谬推理方式不仅确证关于上帝存在的宇宙论证明和自然神学证明不过是本体论证明的变种,而且揭示出本体论证明的内在矛盾,从而否定了传统神学关于上帝存在证明的合法性。而“H(是一个假设)可以解释D”则被升华为“肯定的路径”,这条路径首先确认了有理性者追求至善的必然性,然后论证出只有确证上帝存在,至善方有现实性,由此证成作为理念的上帝的理性必然性。通过“肯定与否定”两条路径,既反驳了“分析的康德主义”对康德理性神学的质疑,又指出了一条通往康德宗教哲学的分析路径。也就是说,在“肯定和否定”路径中,“分析的康德主义”所信奉的经验和逻辑的信念寻得依归。经验层面表现为有理性者对于至善的追求,而肯定路径(证明)则在否定路径(证明)的协同下使上帝存在成为一种大概率事件,深合赖欣巴哈的概率函数,表明康德关于上帝存在的道德证明切合逻辑的分析性。不仅如此,“肯定与否定推理”还开释和扩展了巴特“上帝是绝对的他者”这一重要命题,通过道德方式证成“无法触及的他者”的理性必然性,无须像巴特那样,借助解读基督教教义,将上帝视为无法触及的彼岸,以此恢复对神学的信任。在这个意义上,《绝对视域》对康德宗教哲学的探究拓宽了后形而上学神学的发展空间。
 
  其次,《绝对视域》提出的“伦理神学与道德宗教”二维解读是对回归康德文本思潮之“两个极端”的平衡与辨证解决。如前所述,格林等学者重视道德公设,认为宗教信念须为道德公设服务,而希克则批评康德忽视宗教生活。这两种解读要么偏向于道德公设,要么偏向于宗教生活。《绝对视域》试图解决二者的冲突,平衡康德宗教哲学中伦理神学和道德宗教两者之间的辩证关系。通过深入发掘易被人忽视的重要文本(《伦理学演讲录》、《学科之争》、《哲学神学讲演录》等),傅教授追求对伦理神学和道德宗教在康德宗教哲学中各自扮演角色的系统思考,揭示康德宗教哲学的核心要义。傅教授指出,康德的伦理神学以道德地证明上帝存在为主旨;而道德宗教则重点考察宗教的伦理功能,探寻把宗教信仰发展成公共宗教的可能路径。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后者则是前者的意义所系,由此可以化解存在于格林和希克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开辟融贯理解康德宗教哲学之路。需要指出的是,书中的这种辩证综合不是一种简单的折中,而是有着自己的旨趣考量,即牢牢固守康德宗教哲学的核心问题——“我能够希望什么”去运思,并据此在逻辑上实现康德道德哲学与宗教哲学的无缝衔接,哲学地证成上帝理念在人类社会生活中所具有的、不可替代的意义。
 
  总而言之,《绝对视域》一书为当代康德研究注入了新的生机,也为康德哲学走入当代敞开了研究空间,值得学界高度重视。
 
《社会科学报》总第1561期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