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寻找解决中国问题的理论“锁钥”

作者: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 王纪臣

寻找解决中国问题的理论“锁钥”
——从国家社科基金看国内毛泽东研究的“热点”和“趋势”
 
◤通过对2000年以来国家社科基金中七十项关于毛泽东研究立项课题的项目主题、项目的成果论文等进行统计分析,可以探究国家社科基金关于毛泽东研究立项的热点问题及内容微观化、主题多元化、方法多样化的理论研究走向,从而为促进毛泽东研究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借鉴。
 
“热点”问题研究彰显当代价值
 
  毛泽东研究的热点问题,不仅具有前沿性、现实性、针对性等特点,而且也彰显了毛泽东研究在关涉中国现实问题研究中的当代价值。
 
  毛泽东著作文本研究。毛泽东的一生给世人留下了不计其数的经典著作,而这些著作文本正是他对中国革命和社会建设风雨历程的深刻思考与高度凝练,也是指导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理论来源。通过梳理2000年以来国家社科基金关于毛泽东研究立项的相关资料,可以看出,许多学者都将目光聚焦到毛泽东著作文本的研究之中。例如,闻立树主持的《毛泽东著作在中国与世界——毛泽东著作版本与传播研究》(2003)、熊轶欣主持的《毛泽东苏区文稿征集整理与研究》(2016)等近10项课题,分别对毛泽东著作文本的传播和翻译、不同时期毛泽东著作的搜集和校勘、毛泽东经典文本的详细解读等进行深入的研究与探讨。有学者撰文指出,毛泽东写于1937年8月的《矛盾论》虽然借鉴了苏联教科书的许多重要概念以及编排和表述方式,但他超越了苏联教科书体系,这表现在:运用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基本概念、规律来检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服务于具体的革命实践活动。这就有力回应了国外某些学者对毛泽东所开启的辩证法中国初旅的误读,为学界全面正确地认识毛泽东呈现出科学的理论景观。通过对毛泽东著作文本的深度耕耘,有助于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更好地解读、认知毛泽东,从而进一步深化和拓展毛泽东研究。
 
  深入研究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党的十七大报告首次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是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在内的科学理论体系。”很显然,毛泽东思想并没有包含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之内,新的提法引起了海内外的疑惑与争议。鉴于此,很多学者都高度重视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研究,为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提供理论支援。2000年以来国家社科基金关于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关系研究的项目共有5项,如:杨先农主持的《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跟踪》(2008)、亓娇主持的《文化自信视角下习近平总书记对毛泽东文化思想的继承与发展研究》(2017)等。这些课题分别从继承与发展、同构性研究、文化自信等方面深入分析和阐释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其中,王文兵指出:“科学界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并与毛泽东思想明确区分开来,有利于完整地呈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的周期性、阶段性与逻辑层次性。从毛泽东思想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发展,总体上反映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的时代转折,充分展示了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这一研究不仅阐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对毛泽东思想继承与发展的关系,也进一步强调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时俱进的重要品质。通过对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关系的深入研究,有利于明确两次“历史性飞跃”的辩证统一关系,增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生命力和影响力,为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夯实坚定的理论基础。
 
  毛泽东政治思想研究。毛泽东政治思想贯穿于毛泽东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进程的始终,也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一般来说,毛泽东政治思想主要包括民主、法治、民族、民生思想等几个方面。2000年以来国家社科基金关于毛泽东政治思想研究的项目共计22项,占毛泽东研究立项总数的31.4%。由此可知,毛泽东政治思想的研究是学术界关于毛泽东研究中最受关注的话题。由于涉及该话题的立项数量较多,下面仅选取部分典型课题为例:黄显中主持的《毛泽东民主集中制原则研究》(2009)、刘智峰主持的《毛泽东党性思想的历史起源及其实践价值研究》(2017)等。这22项课题主要从法治思想、民主集中制原则、群体事件处置、国家治理以及党性思想等层面对毛泽东政治思想进行研究。其中,黄显中撰文指出,要从整体上把握党的民主集中制,以及群众路线对于党的民主集中制的重要意义,重构群众路线对民主集中制的双轨链接,为党的民主集中制的科学发展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毛泽东政治思想的研究,为深入贯彻党的群众路线指明了方向,为促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健康发展提供了理论支持。同时,这一研究,也有助于更好地继承和发展毛泽东政治思想,为早日实现“四个全面”提供理论基础和实践指导。
 
  毛泽东军事国防思想研究。戎马倥偬的中国革命战争时期,为毛泽东展现其无以伦比的军事才能和智慧提供了实践舞台,也铸就了毛泽东被称为著名军事家、革命家的丰功伟绩。毛泽东军事国防思想是毛泽东思想中一颗最璀璨耀眼的“明珠”。进入2000年以来,国家社科基金关于毛泽东军事国防思想研究的课题共有7项,如:施恒骁主持的《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处理军事危机的理论与实践》(2012)、牛保良主持的《从“三湾改编”到“古田会议”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研究》(2015)等。这些课题分别从国际战略思想、处理军事危机、地域战略思想、军队政治工作以及国家安全等方面深入分析毛泽东的军事国防思想。牛保良指出:“毛泽东在对红四军加强全面政治建军的过程中,在军队政治宣传工作方面也进行了艰辛的探索和伟大创造。他首先认识到了思想政治宣传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而后着手解决这一问题,在军队内部创建党领导下的专门专人专职负责的系统的宣传机构和制度体系。”毛泽东把政治宣传工作上升到全军政治任务的高度来抓,确保了党对军队的政治领导,这不仅提高了军队的号召力、凝聚力和战斗力,也确保了中国革命的节节胜利。毛泽东军事国防思想的研究,为今天的军事国防建设提供智力支持,为实现“强军梦”“中国梦”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
 
毛泽东研究的三个发展趋势
 
  毛泽东研究的热点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毛泽东研究的发展趋势。通过对2000年以来国家社科基金关于毛泽东研究项目的耙梳和思考,可以发现毛泽东研究有以下三个明显的发展趋势:
 
  毛泽东研究内容更加微观化。随着中国社会改革进入到深水区,诸如社会公平、贪污腐败等社会问题不断凸显,并很难从根本上尽快彻底解决,这就需要学者从毛泽东思想中寻找解决当前社会问题的理论“锁钥”。因此,毛泽东研究的内容也随之发生了相应变化,基本上实现了从宏观到客观的模式转换,即毛泽东研究内容更加微观化。具体表现如下:从2000至2011年主要侧重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研究,而进入2012年之后,主要集中于毛泽东个人、著作文本等方面的研究。从立项数量来看,对于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关系研究的项目来说,2000至2011年共有4项,2012年至今却只有1项,而关于毛泽东著作文本研究的项目就有8项之多,关于毛泽东青少年时期的研究也开始出现。学界对毛泽东的研究逐渐从宏观抽象转向客观具体,把目光聚焦到毛泽东个人的相关研究,这表明对毛泽东的研究更加细致化、微观化。毛泽东研究内容的微观化,有助于从过去未被重视的研究中挖掘出新的理论养料,不断丰富和完善毛泽东思想体系,为解决当前社会现实问题提供启迪。
 
  毛泽东研究主题更加多元化。毛泽东研究的主题除了继续围绕毛泽东著作文本、毛泽东政治思想等热点问题进行研究外,最近几年关于毛泽东历史功过的评价、关于毛泽东研究中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也愈来愈备受关注,如:李佑新主持的《毛泽东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观点评析》(2014)、欧阳奇主持的《关于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评价的研究》(2015)。毛泽东思想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故其研究主题也要密切关注社会现实问题,以多元化的主题及时有力地回应社会问题,以更好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提供理论指导。毛泽东研究主题的多元化,有助于从不同层面来感知、理解毛泽东,从而呈现出更加真实生动的毛泽东形像。
 
  毛泽东研究方法更加多样化。随着不同学科之间协作交流的逐渐增多,毛泽东研究的方法也要打破固有的传统模式,以实现研究方法的多样化。研究方法是推进学术研究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有效的研究方法往往会对毛泽东研究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从2000至2011年来看,毛泽东研究的方法主要有比较研究、跨学科研究等,而进入2012年以来真正从国外毛泽东研究视角下研究毛泽东的课题开始显现,如:董标主持的《海外毛泽东教育思想研究述评》(2013)、张明主持的《海外毛泽东研究的最新进展及其批判性阅读研究》(2017)。站在新的研究视阈下,借鉴国外毛泽东研究的最新成果,为我所用,有助于促进国内毛泽东研究的更快发展。毛泽东研究方法的多样化,迎合了研究内容微观化、研究主题多元化的客观需求,同时也顺应了当前学科交叉日益频繁的趋势,这将为毛泽东研究的健康发展提供新的契机。
 
《社会科学报》总第1579期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