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秦维宪:敬畏历史,保护优秀历史建筑

作者:上海 秦维宪

保护优秀历史建筑的紧迫性
 
  今年,上海巨鹿路上一幢优秀历史建筑被拆毁而引起的社会震动,促使人们关切现存优秀历史建筑的命运。
 

WDCM上传图片

 
  在这东西文明交汇过程中,最能反映其历史风貌的,是近代上海大批风姿绚烂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它们最能体现一个城市的风格、最能勾勒历史发展的天际线。而近代上海建筑的发展,与租界建筑艺术分不开,尤其是英、法等租界里万国建筑博览群的崛起。遗憾的是,20多年来,上海在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中,拆毁了大量的优秀历史建筑。
 
  下面,仅举我亲身经历的两个例子。
 
  1954年晚秋,我出生于上海原英租界爱文义路(解放后改名北京西路)一幢呈现欧洲折衷主义风格的英国古堡式大楼里(始建于20世纪初叶)。这幢大楼是姐妹楼,其对面是著名的长江中学,高三层,相当于现在的7层楼公房。大楼内一派欧风美雨,既有历经百年依然大放异彩的马赛克走廊、需两人怀抱的罗马柱、争奇斗艳的木雕装饰,又有可以踢足球的大晒台、高墙上精致的西方古典绘画浮雕等,整幢楼住了将近50户居民。那时候,这幢楼是北京西路上的一个制高点,我们站在晒台上,仰望蓝天白云中群鸽飞翔,前可瞭望国际饭店、上海图书馆,用望远镜还能看到外滩建筑的轮廓;近能对视大楼对面一幢屹立于南汇路的西欧文艺复兴时期、呈现巴洛克风格的大楼; 转过身,则能俯视蜿蜒曲折的石库门弄堂,从那形状各异的山墙上,聆听各种小鸟欢叫着、跳跃着,忽地隐入老虎窗后一棵森然大树之间……就这么一对历经百年沧桑的姐妹大楼,还有对面的巴洛克大楼,以及我们周围的四条百年石库门里弄、四个街心花园,在本世纪初被夷为平地。如今那儿竖起一幢在中国任何城市都能见到的现代化摩天大楼,但四周的历史风韵已荡然无存。
 
  上世纪90年代初,在一次城建会议上,听说上海徐家汇要改造成商业圈了。我立马借了海鸥相机去探究竟。孰料,到了现场只见呈现法兰西新古典主义风格、原来的教会医院被拆得只剩一个空壳;如同巴黎圣母院风范的原徐汇区中心小学的操场上,已停了几部推土机。
 
  为什么在我国接二连三地发生毁坏、拆除历史建筑的事件?窃以为有三大原委:
 
  一是“文革”遗风尚未得到清除。“十年浩劫”是在疯狂的“不破不立”思维指导下进行的,这既是激进的左倾做派,也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太平天国运动开了一个不好的头。1853年,太平军定都天京(今南京)后,便大肆拆毁六朝以来的古建筑,改建成金碧辉煌的天王府、东王府、北王府等;并在随军所到之处,一路毁坏文物古迹。
 
  二是当下的社会充满了对权力与金钱崇拜的氛围。抛弃人性、道德、精神,物质主义已达登峰造极的地步。
 
  三是国人特别是某些干部的思维方式出了问题——缺少历史和哲学思维。历史有自己运行的规律,一切急于求成的事,往往欲速则不达;快慢之间有一个辩证的关系,超越很容易破坏原来的社会和自然生态。像我们这种以30多年的加速度,走完发达国家200年的历程,脚步应该要放慢了。有时前进的步伐放慢一点,是为了走得更好。恩格斯在评价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时曾云:“黑格尔的思维方式不同于其他哲学家的地方,就是他的思维方式有巨大的历史感作基础。”这段话值得我们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深思。
 
  抚今追昔,我们全体国民都应敬畏历史,再不能随意拆毁优秀历史建筑了,庶几方能在几百几千年后,世人仍然可说:近代中国看上海!
 
《社会科学报》总第1585期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