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明妮·魏特琳:金陵永生

作者:南京师范大学 李 敏

 
    按:民国初年,美国诸教会联合决议,于长江流域筹建首所中国女子大学,定名为金陵女子大学。其校址现为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这里是当时专门收容年轻妇女的难民所,管理这里的是金发碧眼的明妮·魏特琳女士
 

WDCM上传图片

 
留  下
 
  选择金女大,明妮·魏特琳女士放弃了自己的爱情;留在金女大,魏特琳又为此放弃了亲人。在以后的时间里,魏特琳一心扑在学校教育和社会公益事业上。她真正把金女大当成了自己的家,把金女大的师生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然而,最为严峻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1937年,日军侵华战争全面爆发。民国首都南京阴云笼罩。往日宁静、祥和的校园也被紧张与不安的空气所取代。
 
  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黑暗前期,吴贻芳校长让教职员工自由选择去留,并告知大家,因经费少的原因,仅能支付半薪。在此情形下,外籍教员中仅有两位选择留下,魏特琳就是其中之一,而另一位美籍教员也在后期去了金女大在武汉的分部教书。随着南京的局势越来越紧张,美国大使馆先后四次派人来力劝魏特琳撤离南京。但她不仅选择留下,还致函美国使馆讲明在“这个非常时期”留在南京助益颇多,并大胆指出各国使馆轻易退出南京,是很不明智的。对于魏特琳来说,南京已经不是一个异国他乡,而是与自己血肉相关的港湾和孩子,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舍弃的地方。她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就像在危险之中,男人不应弃船而去,而女人也不应丢弃她们的孩子一样”。
 
坚  守
 
  选择留下,就意味着危险与牺牲。此时的魏特琳,像一名即将征战的女战士,迎着风暴迈出了坚定的步伐。魏特琳率先倡议并与15个国际友人自发组织起由德国人拉贝先生担任主席的“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并主动提出将学校作为难民安全中心。战争中安全区的25家难民所收留了近20万名难民,金女大难民所作为唯一一个专门收容妇女儿童的避难所,最高峰时收容了13000名妇女和儿童。
 
  留在金女大是艰难的,守住金女大则更是艰难。魏特琳为此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乃至生命的代价。1937年12月13日,南京历史上最为惨痛的一天,“今天,世上所有的罪行都可以在这座城市里找到。”枪声震醒了南京的长夜,尖刀刺破了南京的黎明,长达六个多星期的南京大屠杀在血泪与哀嚎中开始。
 
  为了保护难民,魏特琳与日军斗智斗勇,像母鸡护小鸡一样守卫着前来避难的妇女儿童。面对不断增加的难民,魏特琳利用有限的校园资源,尽可能多的腾出空教室,让每一个避难者都有一席安稳的落脚地,并将年轻的女难民安置到学校最隐蔽的文理大楼的大阁楼里。魏特琳制作了一块“大美国女子学院”的牌子和一面巨大的美国国旗铺在校园大草坪上,以此来赶退前来侵犯的日本兵;她还组织校内教职员工巡逻校园,并请来为“国际安全区”服务的外籍男士轮流守夜;而她自己则连轴转地四处奔波,与日本兵进行生命赛跑,争夺着可能生存的姑娘和更多的南京市民;日军咒骂她,用血迹斑斑的刺刀在她脸上乱晃,甚至打她耳光,但魏特琳毫不退让,她已然将生死置之度外。为了保护前来避难的中国士兵,魏特琳急中生智,让收容在金女大校园内的妇女难民出面相认父兄,救下了百余人。
 
  为了帮助妇女寻找失踪的亲人,魏特琳多方搜集形成了一份长达1800多人的“辛德勒名单”,通过使领馆来与日军斡旋进行营救。因日军阻扰,最终实际解救释放的仅30余人。但哪怕只有一人,这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哪怕只有一线希望,魏特琳都倾尽全力。
 
  为了救济难民,她千方百计多方途径地筹集资金与物资。她将学校的存粮拿出来分发给难民,由红十字会粥厂每日供应难民两次米粥,并在校内装了两个大炉子整日供应难民热水;随着天气的严寒,难民伤员的增多,魏特琳赶制棉衣,救助患者,绝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个人。
 
  更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样一段血雨腥风黑暗无光的日子里,魏特琳白天为难民忙碌奔波,夜晚以笔为书,冒着生命危险,留下了50多万字的《魏特琳日记》。该日记起自1937年8月12日,迄于1940年4月14日,记载了日军从轰炸南京、进攻南京到南京大屠杀及日军在南京进行殖民统治的全过程,成为揭露南京大屠杀真相的第一手原始资料。1995年,美籍华裔作家张纯如阅读该日记,利用其中重要内容撰写著作《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该书一经发行举世轰动。
 
  日记中有一段记载:“1937年12月24日,星期五。 再过一天就是圣诞节了。10点,我被叫到办公室,与日本某师团的一名高级军事顾问会晤,幸好他带了一名翻译,这是日本使馆的一名年长的中国翻译,他要求我们从1万名难民中挑选出100名妓女。他们认为,如果为日本兵安排一个合法的去处,这些士兵就不会再骚扰无辜的良家妇女了。当他们许诺不会抓走良家妇女后,我们允许他们挑选,在这期间,这位顾问坐在我的办公室里。过了很长时间,他们终于找到了21人。” 2005年,女作家严歌苓将这几行文字,发酵成中篇小说《金陵十三钗》。2011年,著名导演张艺谋的同名电影上线。
 
  爱与信仰是一切力量之源,魏特琳的内心满怀正义,她始终相信中国不会灭亡,正义不会失败。大屠杀期间,许多人为了躲避日本兵的残害,不得已佩戴上象征亲和的太阳臂章,魏特琳对此深恶痛绝。有一天,一名少年进入难民区给姐姐送饭,忘记将太阳臂章取下,魏特琳喊住他:“你不用佩戴这个,你是中国人,你的国家并没有亡。你年纪很轻,你要记着,是哪一年哪一月戴的这个。你看见些什么,永远不要忘记!”说完她帮少年取下了太阳臂章,抛在地上。即使在最绝望的时刻,她仍反复告诉大家:“中国没有亡,中国不会亡,日本一定会失败!”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授予魏特琳外侨的最高荣誉——三色襟绶采玉勋章。
 
永  生
 
  1940年,由于长期劳累及强烈精神刺激,魏特琳罹患严重抑郁症,不得不被迫返美治疗。1941年5月14日,在离开金女大一周年的日子里,她打开煤气,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享年55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魏特琳依然不忘金女大:“多年来我深深爱着金陵女大,并试着尽力帮她”,“倘若有第二次生命,我仍愿为中国人服务”。魏特琳死后被葬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雪柏得镇,她的墓碑是在生命末年自己设计,墓碑造型为中国建筑轮廓,大屋顶、圆廊柱,金女大建筑的经典风格。墓碑上用英文刻着:明妮·魏特琳,观音菩萨,到中国去的传教士。但在最醒目的地方刻下的却是四个汉字——永生金陵。
 
  常言说:“战争让女人离开”。魏特琳作为一名女性,作为一名国际友人,她在南京最危难的时刻,婉拒美国高薪厚职,选择留在炮火纷飞的战争中,哪怕只有半薪、哪怕忍饥受冻、哪怕被辱骂殴打,都丝毫没有动摇她为中国人服务的决心。她和金女大一起勇担道义,用自己柔弱的身躯撑起一片天空,用善良和智慧拯救无数鲜活生命,直到拼尽自己最后一丝气力。
 
  正义不灭,金陵永生!伟大的魏特琳女士永生!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0期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