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广场舞大妈不等闲

作者: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 子 行

  广场舞大妈大多五六十岁年纪。早上和晚上,在城乡很多稍微开阔一些的地方,公园、绿地、马路边,甚至弄堂、宽一点的巷子,往往都有她们跳广场舞的身影。
 

WDCM上传图片

 
  大妈们普遍没有受过舞蹈的训练。只有一小部分大妈年轻的时候有过一些跳舞的特殊经历。那时候,她们大多参加过“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演过样板戏,扮过小铁梅,跳过忠字舞,从抬头、挺胸、挥拳、睁眼、撇嘴、亮相的种种大动作、小动作中,习得了一点舞蹈童子功。所以,她们的舞姿有一点陈旧,但举手投足之间,也多少显露出一点训练过的痕迹。跳广场舞,扭跨踢腿之时,会让她们有重温旧梦,回到了年轻时代的感觉。这样的大妈往往自然而然成了广场舞的骨干。
 
  广场舞大妈也喜欢旅游。在各个旅游景点,她们呼朋引伴,哇啦哇啦,常常是最张扬的一群。她们一般都是抢占景区最佳摄影位置的高手。她们的动作干脆利索,无惧无畏。她们通常都背着很大的包,里面有好几顶漂亮的帽子,一为遮阳,二作拍照时的道具和装扮。此外,包里还有花花绿绿的各色丝巾。面对镜头,她们张开手臂,举着丝巾,摆出造型。她们不再面对镜头齐声高喊“茄子”,也不再比划“剪刀手”,现在的造型大都是她们精心设计过的,或者几人齐喊“一二三”同步跳跃,或者举丝巾作凭海临风状,或者做个广场舞中的某个动作,或者摆出某个经典影视动作。她们在景区攀高下低,嘻嘻哈哈,“少女心”一番之后,会不经意地丢下一些小垃圾,奔赴下一个景点,继续摆pose,拍照。
 
  在很多商场,她们往往把柜台加固得铁桶一般。该给家人和亲朋买些什么,她们心里都很有谱。她们会一件件慢慢比较,看准了,便不假思索地对标价签上的价钱拦腰砍上一刀。
 
  这些大妈韶华不再,却并不过于落伍。她们大都通过孩子的辅导和姐妹间的交流,学会了大众点评、购物、微信支付、刷码骑共享单车,学会了美颜修图。很多新东西、新事物,她们很快学会使用,常常领先大爷大叔们一步。看过传说中的洋人世界,她们说西洋景虽不错,却比不上咱们街市的热闹,比不上高铁和支付宝的快捷与方便;吃过面包、奶酪和牛排,她们说还是自家的白米粥可口、黑毛猪红烧肉香醇。出过一次国,大妈们大都成了坚定的爱国者。
 
  广场舞大妈差不多都完成了自己的各种人生大事。她们很认同“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的说法。她们希望自己的生活当中不只有油烟飘香的厨房,不只有岗位上的苦干加班,她们也愿意自己的生活中有歌声、有舞步,衣橱中还有几套演出服。所以,她们要充分利用还没当上奶奶外婆的这几年清闲,出去走走看看、吃吃玩玩。
 
  大妈们对身体有了比她们的母亲、奶奶、外婆更全面的认识。关于营养,关于养生,关于每天吃什么、怎么吃,关于怎样和子女相处,关于价廉物美的商品,林林总总的信息、“鸡汤”,通过微信,在她们的朋友圈里面转发、发酵。她们要活出中老年的精彩。
 
  广场舞大妈是当代中国不可忽视的一个人群。大妈们不是改革开放的旁观者,而是亲历者和参与者。她们习惯做“半边天”,是岗位上勤勤恳恳的劳动者。她们站在男人的背后,帮衬和辅佐他成为优秀的领导、企业家、大师傅。当今中国各类台前风光的大爷大叔们,有几个背后没有站着一位含辛茹苦甘当绿叶的大妈?那些为追赶当今世界新潮拳打脚踢的青年才俊,哪一位不是大妈们悉心养育出来的小鲜肉?说大妈在中国经济腾飞中劳苦功高,功不可没,当不为过。
 
  广场舞大妈们年轻时受过“半边天”、“铁姑娘”的教育和熏陶,大多很要强,甚至很强势、强悍。在大妈面前,大爷们常常偃旗息鼓,更多地只是拖着拉杆箱,背着单反,跟着大妈的姐妹淘出国旅游。当然,大妈们并不贪玩。她们的眼睛不光忙着观风景,还在帮着孩子瞄好的工作、合适的对象。人民公园的相亲角里,大妈们是当仁不让的主角。
 
  在姐妹圈各种信息的刺激下,大妈们的爱好多了起来。虽然她们的爱好还说不上有多么高雅,舞姿还说不上多么优美,行为做派还说不上多么的有教养,但是,毕竟她们在非常坚定地追求着自己理想中的生活,追求着实用和功利之外的种种美好。这是一种巨大的历史性进步。大妈是当今许多家庭的顶梁柱和精神领袖,也是当今中国社会的“半边天”。大妈们身上体现出来的这样一种历史性进步,就是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历史性进步。广场舞大妈身上蕴藏着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些深层精神底蕴,是不能被忽视的。社科学者们如果不对广场舞大妈投以更多的关注,也许是难以真正把握当代中国社会深层精神底蕴的。美学家们如果对广场舞质朴与粗糙并存,雅致和娇柔杂糅的美学样相不屑一顾,美学研究将只能缩进越来越小的象牙之塔孤芳自赏。
 
  广场舞大妈不是别人,乃是我们的亲人,我们的姐妹,甚至母亲。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5期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