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朱林兴:“小屁囝”育苗记

作者:上海经济管理干部学院 朱林兴

  茄子是餐桌上的主要蔬菜,我时常情不自禁地想起一个多甲子前育茄子苗的经历。
 

WDCM上传图片

 
  那一年,生产队种的条子茄子因其皮泽光亮,吃口香酥而远近闻名,中山路菜场要求生产队增加供应量。那时,我正在读小学五年级,听到这个消息后和大人们一样高兴,同时出于好奇心也打算学习育茄苗。
 
  所谓育茄苗,就是将当茄种萌芽三四叶后分棵移植至暖房,棵隔七八厘米占方,加以精心培育,苗长至十三四厘米高时再移植至大田。
 
  育苗一周前,我仿照大人做了些育苗前的准备工作:选通风、排水好的浜边一块废弃地作为暖房场地;利用废旧砖瓦构筑斜屋式两米占方的面南的矮暖棚,棚顶盖以碎旧玻璃片;从田间挑来两担三年内没有种植过茄科植物的优质土,拌以鸡粪后曝晒于太阳底下以除虫灭菌。
 
  万事俱备就欠东风,只等生产队有多余的茄苗了。一天傍晚,我见生产队暖房旁边的地面上有三十棵左右次茄苗,或根须不全,或不足四叶。我如获珍宝,把它们按照占方五厘米的棵间移植到了矮暖棚。
 
  有人预言说:“这个小屁囝育落苏苗,不用三天,肯定是根烂叶黄全死光”。别人越贬我,我越要自强争口气。我想,天下没有学不会的事。我认真地观察、揣摩大人育苗操作,不放过每个细节。
 
  几天后,生产队暖棚里的茄苗开始成活,叶发青,而我育的茄苗不见有活气,叶耸落发黄。我很焦急。脑海里反复对育苗全过程,包括浇水、通风、保暖等各细节,以我做的和大人做的一一比照,结果没有找到差异。为进一步查明原因,我分别从我的暖房和生产队暖棚里抓一点床土进行比较,发现两者有明显差别,前者偏湿有水,而后者微润无水。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带着这个问题求教育苗高手毛囝阿哥。他说:“床土水份太足,苗根无法伸展复活,好在根尚未烂,还有救。”一听到“有救”,我如释重负,松了口气。我疑惑不解地问道:“我明明是按你的办法浇水,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毛囝阿哥略加思索地说:“你浇水方法没错,错在照样画葫芦。生产队暖房高爽,水份易散发,你的暖房矮闷,水份难散发。怎么能浇一样多的水呢?!”我豁然开朗,当即按照他的建议在暖房周围挖一个三十公分深的水沟,并停浇两天水。三天后情况大有好转。“橘逾淮为枳”。以后,我凡干事,包括读书学习,比较注意从实际出发,灵活运用。
 
  冬末春初天气多变,这给育茄苗增加了一定难度。为了暖房保暖,每晚临睡前我都要巡查暖房,根据气候变化情况,采取一些措施,增盖或减少稻草等,以调节暖房温度。
 
  付出与收获是成正比的。二十多天后,我育的茄苗长势良好,棵棵茎高十三四厘米,茎粗、根旺,七八叶,叶腋下初显花蕾,种到大田里将来必定是根深叶茂果实满天星。
 
  根据母亲的建议,一天早上,我把这些茄苗装进箩筐背到梅陇镇街上卖,以换钱购买文具。我刚到集市,箩筐尚未完全着地,许多人就纷纷围过来,都说“好苗”!我开价是一角钱三棵茄苗。茄苗就这么些,而要的人竟有四五个,大家都抢着要,当场出现了买者互相哄价的情况。有人开出的接受价竟高出我开价的四五倍。有人建议说:“高价者得!”
 
  我想起了《弟子规》中的两句话:“凡出言,信为先。长者先,幼者后。”于是,我有礼有理有节地对众买者说:“谢谢大家看好我的茄苗。我的出价不变。我更愿意将这茄苗卖给这位老伯,他年龄最大,又是最先奔来要买我茄苗的,请大家支持。”见众人无异议,我便高兴地将茄苗移交给那位六十多岁的老伯。
 
  星移斗转,六十年过去了,然而当年育茄苗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育苗贵在勤学多问,卖苗贵在心平。这个初心,这个念想,历久弥新,至今不忘。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5期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