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从创伤叙事的视域审视新时期文学

作者: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 魏建

  肇始于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文学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深入考察新时期文学的发展嬗变和丰富意蕴,不仅有助于准确把握中国当代文学的历史变迁,而且有助于推动文学创作的繁荣兴盛。张婧磊博士新近出版的《新时期文学中的创伤叙事研究》一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版),从新的视域对新时期文学进行了深入的解读,呈现出诸多的新意和突破。
 
  第一,重大创伤事件对人类的影响与波及范围并不是即时体现出来,而是具有后发性的特点。美国精神病学专家、哈佛大学教授朱迪思·赫尔曼说:“心理创伤的痛苦源于无力感。在受创当时,受害者笼罩在无法抵抗的力量下而感到无助。如果是大自然的力量,我们称作天灾;如果是人为的,我们叫它暴行。创伤性事件摧毁了人们得以正常生活的安全感,世间的人与事不再可以掌控,也失去关联性与合理性。”可能在创伤发生后的短时之内显露,也可能在创伤事件发生后的几年,甚至在几十年后才得以呈现;创伤事件可能对受创的当下一代人发生作用,也可能对此后几代人造成创伤后续影响;创伤事件可能对人类个体形成身心创伤体验,也可能对一个集体、民族、社会或国家造成历史文化的创伤记忆。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历过数次战争之后,创伤理论在欧美国家取得飞跃式发展,从生理学和心理学领域拓展到社会文化学领域,已经成为一门跨学科理论。与此同时 “文革”作为并未走远的一段文学记忆,学术界对反映70年代末和80年代社会变迁的新时期文学思潮与作品进行了较多的考察。一方面,创伤是人类生命历程中不可避免的一种普遍性遭遇和体验,书写创伤本身就是文学创作的永恒主题。而随着“文革”结束和中国社会政治的转型,再现与表现历史创伤记忆的文学作品构成了新时期文学中的创伤叙事景观,从创伤叙事视角无疑能更好地对新时期文学的内在联系与嬗变进行整体性审视。另一方面,中外学者运用创伤理论对欧美文学作品进行解读的研究成果开始涌现。但由于创伤理论发源、发展及成熟于西方,因语言、资料等方面的原因,国内并没有专门聚焦于新时期文学中的创伤叙事的学术著作。在这种背景下,本书结合西方的创伤理论,对新时期文学进行整体性考察,开拓了新的研究领域。
 
  第二,对新时期文学中的创伤叙事进行了深入的解读。《新时期文学中的创伤叙事研究》以创伤的含义与创伤叙事的文学意蕴为切入点,在分析创伤的多重含义,梳理创伤理论的演进,界定新时期与新时期文学,阐释创伤叙事与文学性创伤叙事的基础上,根据创伤叙事的关注对象与创伤书写的主体,把新时期文学中的创伤叙事分为家庭创伤叙事、社会创伤叙事、集体创伤叙事和女性创伤叙事四种类型,进而分析了四种创伤叙事与政治意识、个体意识、现代意识与性别意识的关系,呈现出的隐喻书写、时代书写、寓言化书写和女性书写特质。在解读中,既有对每种创伤叙事的兴起与嬗变的总体考察,又有对每种创伤叙事特征的条分缕析,还有对典型创伤叙事作品的个案分析。这样不仅使大家对传统主流新时期文学作品,如《伤痕》、《一九八六年》等有了新的认识,而且发掘出曾被文学史忽视的部分作品,如《波动》、《一个冬天的童话》等的内涵与价值。这不仅是从本体论的角度多维认识新时期文学作品的意蕴与缺憾,而且是对当代文学史重构与书写的一种有益尝试。
 
  第三,为当下创作无愧于时代的优秀文学作品提供了重要的启迪。《新时期文学中的创伤叙事研究》从理论的高度对新时期创伤叙事的三重悖论,创伤话语的合法性与有效性、充分性与自由性,从历史的视野对新时期创伤叙事的反思与承续进行了追问。在这些本文解读和学理分析的基础上,从创伤叙事的社会功能、对创伤的间接体验、创伤因子的共通性、创伤叙事的文化建构、创伤表达的社会空间等角度对文学作品的创伤叙事表达提出了富有说服力的见地,为今后新时代文学的健康发展提供了充分的理论支撑,为作家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文学作品提供了重要的启迪。文学是反映社会现实生活与人们精神世界的重要手段,是时代前进的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