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完善中国特色大学治理准则

作者:北京工业大学额研究员 王绽蕊

◤没有治理准则作为指引和规范的大学治理制度体系是不完善的,研究、制定和推行中国特色大学治理准则正当其时。
 
  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是自《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颁布以来我国重要的政策目标,其中一个重要内容是完善大学治理结构。经过几年的建设,我国大学治理制度建设取得了突出成就,大学结束了“无章办学”的历史,学术委员会制度、教职工代表大会制度进一步得到完善。但另一方面,与这一进程不相称的是大学治理文化仍然缺乏“现代化”色彩,治理氛围没有根本改变,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关系依然比较紧张,教师和学生参与大学治理的状况不容乐观,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仍需进一步完善(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再次强调了这一改革任务)。
 
  之所以存在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国将完善大学治理制度的主要着力点放在了以完善制度文本为切入点来完善治理结构。这对于长期处于“无章办学”状态下的大学来说十分重要,但也容易使这种“完善”显得表面化、形式化。完善中国特色大学治理制度不能仅仅止于完善制度文本。使各治理主体真正了解与认同大学治理目标、宗旨、原则,各治理主体的治理责任、决策程序,切实改善大学治理以最终实现大学“善治”,才是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治理制度的终极目标。为此,需要基于中国大学的制度环境,探讨、制定和推行中国特色大学治理准则,通过治理准则“外化”我国大学现阶段的“善治”标准,建立真正能够用于指导我国大学改善治理实践的行业规范。可以说,这已成为我国现阶段必须研究的课题。
 
关注大学治理的“中国特色”
 
  大学治理准则是大学治理的基本原则、治理机构成员的行为守则和治理运作规范,带有价值导向性,是大学“善治”的规则,可以为大学治理改革和治理实践提供专业指南。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都很重视基于治理准则改善大学治理。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AUP)、美国教育理事会(ACE)和美国高校董事会协会(AGB)于1966年联合发表的《美国高校治理声明》至今仍是美国高校备加推崇的治理规范。英国大学理事会主席协会(CUC)定期发布英国大学治理机构治理实践守则和详细的治理原则,内容涉及理事会的职责、组成结构、会议制度,理事会成员的品行标准、在其履职范围内应遵守的治理原则、如何规避利益冲突等,要求英国大学治理机构及其成员严格遵守准则要求,并对照学校绩效指标,定期评估其治理的有效性。澳大利亚政府与公立高校签订的《国家公立高校治理框架协议》类似于治理准则,其中对澳大利亚的大学治理机构进行了原则性的规定,包括大学董事会的角色定位,成员的规模、身份要求、职责等,以督促公立高校规范治理行为,提高治理绩效。美国第一个出版学院和大学治理专著的学者科尔森(John J. Corson)早在1973年就出版了《学院和大学治理:原则与实践》一书。1990年韦斯特梅叶(Paul Westmeyer)对美国大学组织规划,董事会、校长、院长、教授、学生等治理主体的责任以及决策程序中应遵守的治理原则等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案例研究。
 
  在我国,公司治理准则研究开始较早。2002年,参照一些国际组织(如OECD)和其他国家的公司治理准则,中国证监会出台了《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出台大学治理准则。
 
  中国大学治理仍然存在很多需要改善的问题。这些问题难以依靠自上而下的制度改革来实现,必须重视在大学治理实践中通过沟通与对话达成共识。治理结构不是治理制度的全部内容,现阶段需要超越治理结构,研究治理制度的价值导向,系统改造治理文化,关注中国大学治理的“中国特色”。不去引导大学各治理主体之间就大学治理的原则、目标和价值取向达成共识,仅靠自上而下的制度设计难以生成大学治理的“公序良俗”,难以最终实现完善中国特色大学治理制度的政策目标。
 
  总之,没有治理准则作为指引和规范的大学治理制度体系是不完善的,研究、制定和推行中国特色大学治理准则正当其时。
 
《社会科学报》总第1613期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