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学术贷款”制或可行

作者:福建师范大学 欧阳健

  2018年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召开会议,强调推进科研诚信建设制度化,严肃查处违背科研诚信要求的行为,营造诚实守信、追求真理、崇尚创新、鼓励探索、勇攀高峰的良好科研氛围。作为一名年近八旬、从事古代文学研究近四十年的专业研究者,我表示坚决拥护。
 
负面后果
 
  我们一定要明确:科研评价机制,要评价的是科研成果。所谓“成果”,应该是“收获到的果实”;对于科学研究来说,是已完成的著作或论文。然而现行的科研评价机制,却是评价那些尚未完成、甚至尚未动笔的“项目”。大学天天在喊“学科建设”,其实不在号召教师提出新颖的有突破性的创见,形成有影响的学术流派,而是争着去拿哪一级的基金项目,或者得到哪一级的奖励,等等。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增强,对科研经费的投入日趋提高,这种对人文社会科学的“重视”,却在某种程度上带来了一些负面后果:
 
  首先,可能让巨额的国家资源,通过各种潜规则,落入少数体制内人之手,造成学术界的腐败;其次,或可能让缺乏学术抱负、学术眼光与学术激情的人,垄断宝贵而稀缺的学术资源,各行各业有志于从事学术研究的公民却被排除在外,违背了公平正义的原则。而最大的恶果,是导致版面费与书号费的狂涨。
 
“购买成果制”是否可行
 
  2016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政协副主席张亚忠,就在两会上提交提案,呼吁废除科研立项制。他指出:“由于体制机制的制约,最受诟病的就是科研立项制,各级各类的立项资助占用了大量资金,同时,一些埋头苦干、取得原创性真实研究成果的学者却得不到应有奖励。”
 
  2018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中共中央党校校务委员会委员韩庆祥指出,目前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经费报销制度没有完全、真正体现并尊重脑力劳动的本质特征。所言都是切中时弊的。以繁荣学术研究为初衷的各种基金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已成为有碍社会公正的规则,成为繁荣学术研究的桎梏。
 
  那么,应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
 
  张亚忠建议实行购买成果制,具体说来,便是“在各级财政中设立专项资金,可由原科研立项资金直接转用,将所有公民的科研成果,包括论文、专著等可公开获取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全部纳入国家奖励范畴,对于具有原创性和影响力的研究成果持有人要给予重奖。
 
  韩庆祥则建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经费管理实行成果购买制,具体思路是:申报立项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资助经费的30%,应当用于支出资料费、会议费、差旅费、设备费、专家咨询费、劳务费、印刷出版费等,凭发票报销,部分尊重项目制的原有“资助”性质;其余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经费的70%,可直接作为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主持人,及对本项目成果作出贡献的项目组核心成员的特殊劳动报偿,不用发票报销。这70%的实质,体现为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研究成果的直接“购买”性质。
 
  相比于张亚忠主张废除科研立项制,韩庆祥则是在保留现行基金项目的前提下,对经费管理办法加以“改进”,实际上却是一种倒退。但他们的共同点则是实行“购买成果制”。这样做行不行呢?
 
  首先要问:“购买成果”,由谁来决定?是各级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领导小组,还是各级人民政府?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广阔,门类众多,各级规划领导小组与各级人民政府,都能识得真货,给出合理的价格?其次要问:在“成果”产生之前,研究者的投入从哪里来?复杂的脑力劳动,还有一个重要前提,那就是需要大量的文献资料。
 
建议:低额学术贷款与高额学术稿费
 
  要解决这一有碍社会公正的难题,我建议彻底废除基金制度,代之以低额学术贷款与高额学术稿酬。
 
  什么是“低额学术贷款”?即凡有志于从事学术研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不论来自何行何业,都可向银行(通过一定的机构)申请无抵押无担保低额学术贷款,项目课题完成并得到社会检验,可凭有效单据实报实销(不包括餐饮费用),多退少补;不能按期完成或未能通过社会检验者,全额退还贷款并缴纳利息。
 
  什么是“高额学术稿酬”?出版社是人文社会科学著作的权威鉴定者与传播者。人文社会科学著作的高下优劣,出版社是最有发言权的。他们不会有意推出伪劣产品,更不会刻意排斥优良产品。国家可将原先拨划的各种基金,发给各类出版作为补贴,对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著作,提出高额稿酬的标准。同时,对所有出版物的社会经济效益,实行全方位跟踪,无覆盖监察。如发现徇私舞弊、弄虚作假,严肃处理;对出成绩的出版社,给予大力奖励。
 
  废除基金制度这一措施,简单易行,只要有关部门有清理有碍学术公正的决心,励行推动促进社会公正的改革,马上就能付诸实施,并取得立竿见影的成效。
 
  《社会科学报》总第1614期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