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立足发展实践:话语体系建构的第一要义

作者:西南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吕春颖/副教授 张宜强/研究生

● 只有主观承认、正确认识、努力超越历史间距的局限,才能深刻把握马克思主义的历史意义与当代价值,才能在新时代的前行中获得合理、切实的指南,也只有这样,马克思主义的当代性、开放性与其思想资源的时代价值,才能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轰鸣中实现自身的诞生意义。
 
  170年前《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宣告了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无产阶级拥有了自己的行动指南,他们开始敢于向世界公开宣布自己的目的和意图,从那时起,世界变得不一样了!站在马克思诞生两百周年的节点上回溯马克思主义走过的170周年峥嵘岁月,我们看到:它有过灿烂的微笑,也有过受挫的沉思;它在阴霾的遮蔽中出世和成长,又在反对的质疑和诘难声中不断发展。
 
马克思主义从未远去
 
  英国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伊格尔顿曾在评价马克思主义“悲剧气质”时说道:“历史的轨迹穿越无数个人的悲伤与痛苦,你可以对两者之间的事实作出解释,但无法为这些悲伤和痛苦做出辩护。”在马克思主义170年的发展历程中,忠实的马克思主义者未曾想过为马克思主义进行“翻案式”的立论与奠基,但我们应当从社会科学理论的本性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程出发,为马克思主义所遭受的误解、肢解、曲解、消解进行辩护,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开放性、批判性、时代性正本清源。诚然,我们应当承认,对于马克思主义,对于社会科学而言,批判和指责绝不是它的痛处,唯有不关心才是其最后的挽歌。从此出发,我们应该感谢众多批评家匆忙地为马克思主义举行的一次次葬礼,因为他们也证明了马克思的幽灵一直在人类社会发展的上空飘荡,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的每一种具体化的形式中都有其幽灵般的存在,并且这种存在一次次被证明,又一次次付诸于实践。
 
只有超越历史间距才能实现马克思主义的进阶
 
  当我们拨开意识形态的迷雾与特定现实的遮掩去揭开马克思主义发展历程的本质时,不难发现,无论是由于缺乏整体性意识造成的误解,还是企图“为我所用”的肢解,抑或是别有用心的曲解,都是围绕历史的马克思主义与当代马克思主义之间的间距所进行的片面化解读、主观式理解与虚假性引证。因此,如何超越历史马克思主义与当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间距就成为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关键所在。近年来,马克思主义研究原典化、文本化的学术倾向流行开来,试图通过对马克思主义经典的本真化解读去消解二者的历史间距。这种研究方法践行了应当回到特定历史背景与时代语境去解读马克思主义的良好学风,但我们也洞悉出其存在的两种极端化倾向:一方面,他们试图抛却时代发展的最新境况与最新境况的问题导向,极端虚化自身,将其理论诉求幻化为一个紧箍咒,硬生生地扣在马克思的雕像上;另一方面,教条和崇古意识的作祟使他们极端地认为,只要回到“最初的马克思主义”,现代社会的一切问题都将化作春风,拂面而过,他们也陷入了新的理论主义中立化的麻木之中。透其本质,试图消除马克思主义历史间距的理论选择与学术实践是走不通的。只有主观承认、正确认识、努力超越历史间距的局限,并在思想方法、分析框架、现实结论的多重维度中,依据问题导向进行定性或定量的社会学想象,客观分析现世问题与经典理论的内在关联,才能深刻把握马克思主义的历史意义与当代价值,才能在新时代的前行中获得合理、切实的指南,也正是因为如此,俞吾金教授才多次呼吁“马克思仍然是我们的同时代人”,也只有这样,马克思主义的当代性、开放性与其思想资源的时代价值,才能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轰鸣中实现自身的诞生意义。
 
中国话语体系建构的第一要义是要立足中国发展实际
 
  我们并不否认马克思主义在长达170年的发展历程中,由于思想建构与现实实践的不完全覆盖、理论前瞻与时代变革的不同速前行、理想信仰与现实发展的不成熟博弈等原因,马克思主义遭受了一定的曲折与挑战。但我们同样不能否认,纵观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跨越,从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开始,马克思主义在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征途中实现了自身的进阶,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建构发展中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飞跃。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主张推进发展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这是我们进行马克思主义中国话语体系建构的根本原因。马克思主义中国话语体系的建构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永不停歇的伟大任务,其第一要义是要立足中国发展实际,面向中国问题,坚持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思想对中国发展的根本指导;坚定马克思主义理想信念,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正确看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过程中的压力与挑战。建构体系的核心是不断促进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和话语总结,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实现中国梦的成功实践及经验总结升华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重要篇章,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提供丰富的、切合时代发展的思想资源,并以此反增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解释力、诊断力和批判力。建构体系的关键是克服形式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做好中国表达,讲好中国故事。同时在问题导向、学术研究、理论宣传、社会实践的多重维度中建构层级分明、作用清晰、科学合理的子体系,增强马克思主义中国话语体系的稳定性与说服力。
 
  从马克思的诞生到共产主义的实现,至于什么时候,在什么期间能够实现马克思主义的最终理想,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原题:话语体系建构的关键是克服形式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
 
《社会科学报》总第1614期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