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为绞圈房子树碑立传

作者:上海经济管理干部学院 朱林兴

WDCM上传图片

 

  绞圈房子和石库门一样同为上海具有特点的本地房子,近几年这已成为社会共识,并被正式写进了上海地方志。然而,这个结论得来不易,它是与上海地方志专家、吴语方言家、散文家褚半农先生二十多年来的艰苦努力分不开的。最近,其专著《话说绞圈房子》(上海书店出版社,2017.11)一书被闵行区政协列入《发现闵行之美丛书》,这是作者为绞圈房子做的第十件事。作者以流畅的语言,优美的文笔,详尽的历史资料,形象地描绘了绞圈房子的结构和特点,揭示了绞圈房子在海派文化和住宅建筑史中应有的功能地位。褚半农先生“可以当仁不让地说,他是上海乃至全国挖掘、研究绞圈房子的第一人”。(见本书代序)
 
  长期来,石库门被视作上海最具代表性的居民建筑,上了邮票,政府对现存的还采取措施严加保护。客观地说,绞圈房子产生要早于石库门,且分布广于后者;其蕴含的文化价值、历史价值和建筑价值既不逊于石库门,也不逊于当今吸引人眼球的徽房、越房等。遗憾的是,它长期来不为人所认识,在上世纪80年代城市化和房地产开发热潮中还被普遍拆除。否定绞圈房子不符合上海发展历史,也是对先人的不尊,还是对优秀历史文化遗产的否定。从童年到中年长期居住于绞圈房子的褚半农,坐不住了,他作为修志家觉得再也不能沉默了,有责任,有义务为“抢救绞圈房子”出力,唤起社会,还绞圈房子在上海发展中应有的历史价值和功能地位。自上世代纪九十年代起,他把大量精力用于绞圈房子的研究上,四处踏访绞圈房子,广泛收集资料。皇天不负有心人,褚半农的努力终于引起了社会共鸣,一些本来已列入拆除的绞圈房子得以幸存,还有不少人纷纷寄资料给他,以支持他的研究。
 
  作者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以文献和事实为依据,进行论证。他鲜明地指出,绞圈房子是农耕社会的产物,以宗法为纽带基础。从绞圈房子的形制特点可知,最先建造这类房子的是家族的老祖宗,居住在其中的是嫡亲一家人。后来,即使分家了,还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同一祖宗的后人。这类房子不仅存在于郊区,还存在于市区。后来在市区消失,皆在于此类房子用地不经济,不适应上海城市迅速扩张和城市功能的集聚。这和当年郊区绞圈房子被拆除同一理。
 
  褚半农作为吴语方言家在定名“绞圈房子”问题上,也表现出了极其严谨的科学态度。他阅读了大量上海区县有关图书资料,发现由于一些撰写者方言读音上的差异对“绞圈”两字写法大相径庭,五花八门的定义不利于还原绞圈房子的本质。2008年12月,他在参加一次方言研讨会时得到了一位朋友送的《松江方言教程》一书。此书作者是一法国传教士,书于1883年出版。此书有两处提到“绞圈房子”。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眼睛一亮,决定把研究对象定义为“绞圈房子”。理由有二:一是该教程中“绞”字读音为[ko35],同当时松江府居民读音相同;二是按此教程画出的房子和他住过的见过的同类房子一模一样。接着,他马不停蹄利用媒体(上海电视台、新民晚报、文汇报等)和研讨会公布研究成果,为绞圈房子正名。
 
  为了展现绞圈房子的特色,本书有一章研究绞圈房子与北方四合院的异同。比较从平面和建筑图两个层面进行。作者指出,这两种住宅除了“四面有房相围合”这点相同外,其余均各异,各自代表南北方居民住宅的建筑特点,而这源于不同的自然条件,生产、生活特点及文化习俗。可谓唯物辩证,言简意赅。
 
  《社会科学报》总第1624期6版